以為做Google員工好爽?「低等」員工待遇有差別 以顏色區分身份

最後更新日期:

到Google工作或許是不少人的夢幻首選,然而對在裏頭工作的合約員工來說,他們是Google員工制度下最底層的一群隱形勞力。近日,《衛報》拿到了一份Google內部資料,裏頭反映出非正職員工在職場面對到的差別待遇,引起社會上不少討論。

歡迎來到Google

來到Google位於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總部,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可愛的Android巨型公仔,有閃電泡芙、甜甜圈、薑餅、蜂窩、雪糕三文治、棉花糖。緊接着,你會看到在建築物外鮮豔的Google腳踏車,讓你暢遊整個園區內的健身房、自助洗衣店、照相亭等。此外,Google辦公室裏還有滿坑滿谷的零食和免費食物,這些都是讓Google在全球最受歡迎公司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原因之一。

Google位於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總部(VCG)

在Google工作,但不屬於Google

然而,對在Google裏工作的TVCs來說,他們在受人欣羨的環境裏工作,但他們卻不屬於這裏。

誰是TVCs?

所謂的TVCs,指的就是除了正職員工外的合約員工、臨時工和供應商(contractors, temps, and vendors),他們在Google的人數幾乎跟正職員工相當,且從上到下都可以碰到他們。無論是在餐廳工作的廚師、在資訊安全部門抓蟲的工程師、在行銷團隊推廣新產品的人員、負責YouTube影片內容的審查員等,TVCs無所不在。

人數直逼正職員工

根據《衛報》掌握的內部情報,在大約 17萬名Google員工中,有 49.95%是TVCs,50.05%是全職員工。在Google內部,分辨合約員工和全職員工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看他們的識別證是紅色還是白色。紅色的就是合約員工,白色的則是全職員工。

對在Google裏工作的TVCs來說,他們在受人欣羨的環境裏工作,但他們卻不屬於這裏。(VCG)

內部教戰守則外洩:不准送Google衣服

Google內部還有一份名為〈TVCs大小事〉(The ABCs of TVCs)的文件,裏頭警告全職員工在與TVCs互動時要多注意。舉例來說,在獎勵表現優秀的TVCs時,不要送來自Google商店的衣服等產品,因為這些東西被視為個人應納稅收入,TVCs有可能需要報稅進而引起稅法上的疑慮。如果真的要感謝TVCs,Google建議或許寫張感謝函、在他們的僱主前多說好話會是比較好的做法。

不准參加全體會議

另外,Google也要求全職員工不要邀請TVCs參與有可能分享商業機密策略或專利資訊的場合、全體會議、團隊外出活動或是每周五的TGIF例會。在TGIF例會上,全職員工可以對經營高層提問。

Google內部還有一份名為〈TVCs大小事〉(The ABCs of TVCs)的文件,裏頭警告全職員工在與TVCs互動時要多注意。(VCG)

全職掛白色,非全職掛紅色

根據兩名Google現任全職員工提供的資訊,每次開全體會議時,外頭都會有警衛嚴格看守,只放那些身上掛白色識別證的全職員工進入會議室,掛紅色識別證的TVCs則被擋在門外。有趣的地方在,警衛身上的識別證也是不准進入的紅色,因為他們也是TVCs的一員。

履歷可以提,但要註明非全職

除了不能參加全體會議,TVCs也不能參加和自己工作不相關的培訓課程,也不能用「Gcard」支付旅行開支,或是在自己的LinkedIn和履歷上寫自己在Google工作,但卻沒有提到自己是合約員工的身份。

Google:我不是僱主

Google在內部文件中寫到,他們之所以嚴格施行這些規定,是為了避免TVCs對公司造成三大風險:違反Google針對歧視和性騷擾等議題所制定的「行為準則」、破壞安全和隱私,以及造成「共同聘僱」的風險,因為Google不想被視為和承包公司一起聘僱TVCs,藉此避免身為僱主的義務。

「在法律上把人當垃圾」

在《衛報》爆出Google內部TVCs的待遇後,一名Google軟體工程師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說,公司內部林林總總的規定,都是為了省錢和合理化自己僱用這麼多TVCs。他說:「如果某人告Google,他們想指着這份文件然後說:『嘿你看一下,全職和TVCs有很大的不同喔,看到了嗎?』︰……我們在法律上明確地把人當垃圾。」

在公司永遠低人一等

《彭博社》則形容TVCs在Google裏頭永遠低人一等,雖然他們或許可以吃免費食物和使用特定設施,但諸如健保、病假申請等,還是只能受他們名義上的僱主擺佈。

完全就像種姓制度
一名在Google負責全球商業策略的合約員工表示:「這完全就是個種姓制度。」並且,公司裏還瀰漫着一種「如果你夠好,為什麼你不是正職?你一定是哪裏不夠好才只會是合約員工」的這種氛圍。對合約員工巨大的差別待遇,長期下來也會對一起工作的正職員工產生負面影響。

一名Google軟體工程師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說,公司內部林林總總的規定,都是為了省錢和合理化自己僱用這麼多TVCs。(VCG)

夢想可以轉正職

對許多TVCs來說,他們或許懷抱着可以轉正職的夢想。

現在是YouTube全職員工的Stephanie Parker在進入Google前,有在科技產業待過的經驗和兩個來自史丹福大學的學位,但是一開始Google人力資源部聯絡她時,是想要提供她一份在人力資源團隊的暫時職缺,而人力資源這個領域是Parker完全陌生的。

不要期待更多

Parker回憶到,當時Google給她的印象是,她應該要感謝眼前的這個機會,「不要期待、要求更多,或是站出來說話」。Parker表示,Google這樣的態度讓TVCs不敢表達自己對職場的意見。

最後都必須離開

曾經擔任Google合約律師的Ephrat Livni表示,合約員工的合約上限是兩年。通常快滿兩年時,樂觀的人就會和經理討論轉正職,悲觀的人則會開始找新工作,「無論如何,他們的下場都一樣,所有人都必須離開」。

曾經擔任Google合約律師的Ephrat Livni表示,合約員工的合約上限是兩年。通常快滿兩年時,樂觀的人就會和經理討論轉正職,悲觀的人則會開始找新工作,「無論如何,他們的下場都一樣,所有人都必須離開」。(VCG)

對全職員工也不好

Livni表示,這樣的職場環境不僅對合約員工不友善,某種程度上也對全職員工帶來負面影響。舉例來說,有同理心的全職員工可能會對自己享有的特殊待遇深感罪惡,而那些沒有同理心的全職員工則會「從混蛋變成小暴君」。

2018年11月1日,Google員工全球大串連,一起抗議公司不完善的防治性騷擾與不當行為政策。一名Google員工手上拿着寫有「Google這不OK #不作惡」字樣的牌子。近幾個月,Google內部員工紛紛透過抗議和寫公開信的方式,表達對Google管理制度和決策的不滿。

大小眼太嚴重  寫信給CEO

12月5日,受不了Google內部不平等的TVCs寫了一封公開信給Google CEO Sundar Pichai,指控Google對待他們和全職員工間大小眼的情況非常嚴重,像是當 2018年4月YouTube部門發生槍擊案時,全職員工都收到了即時安全通知,但他們卻沒有。

2018年11月1日,Google員工全球大串連,一起抗議公司不完善的防治性騷擾與不當行為政策。(VCG)

TVCs值得更好的待遇

此外,TVCs也寫到在Google利潤創新高的現在,他們應該值得更高的薪水還有與全職員工差不多的福利,像是高品質的健保、特休假、有薪病假和紅利等:「將TVCs排除於重要的溝通和平等待遇之外,是制度性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歧視系統的一部分。」

「TVCs中有不少人來自被邊緣化的社群,他們被認為不值得受到補償、機會、工作保護和尊重。」

把合約員工當成可拋式人力

除了Google,諸如Facebook、蘋果等矽谷科技公司也十分依賴合約員工從事核心工作,他們把合約員工當成可拋棄式人力,一旦達到短期商業目標後就能靈活地改變編制。

將TVCs排除於重要的溝通和平等待遇之外,是制度性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歧視系統的一部分。(VCG)

微軟的前車之鑑

除了Google,不少大型科技公司也會僱用大量合約員工來填補缺乏的勞動力。圖為微軟的員工。2000年,微軟就遭到了「長期臨時工」(permatemps)的反噬,他們因為不友善的工作環境集體控訴微軟,最後以 9700萬美元微軟和解。

【本文獲「地球圖輯隊」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