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產業】專訪四位選手以外的行內人士: 熱誠或比技能更重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競產業近年蒸蒸日上,電競選手隨即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收入豐厚、前途光明,更成為不少年輕人心中的夢想職業。這個夢想未必人人能夠達到,但在選手身後的電競工業,卻有著大片空間,讓電競愛好者施展拳腳。

電競工業工種繁多,選手以外的職位如項目管理、市場推廣、電競導演,同樣需要對電競有熱誠和豐富的遊戲經驗,不同工作需要大量人才。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向數碼港撥款一億元,推動電競產業發展。有院校更開辦電競課程,培養電競產業的策劃及管理人才。選手以外的工種,同樣值得留意。

記者:何晨儀、胡夢琦|編輯:莫泳浵|攝影:胡夢琦、莫泳浵

2017年9月,剛從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畢業的區朝仁,踏上選手以外的電競路:

當時心態是我很喜歡電競這件事,想陪它一起在香港發展,出一分力。

當時英皇電競剛成立,並無公開招聘,區朝仁向公司遞出自己唯一一封求職信,以示對電競發行業的熱誠,經過四小時面試,最終獲聘。

區朝仁現為英皇電競市場助理,兼任剪片、設計、管理社交平台的「小編」、行政等工作。他認為,職業技能只是基礎,熱誠更重要:「就算你技能再好,但不明白電競是甚麼,其實做不到任何事。」創意媒體的訓練令區朝仁有了拍片、產品設計等技能,成為他的優勢。但擁有六年打機經驗的他強調,對遊戲熟悉同樣重要,熟悉遊戲才能了解觀眾口味和觀感。

區朝仁強調,遊戲熟悉度對工作同樣重要,只有熟悉遊戲才能充分了解觀眾口味。(大學線提供/莫泳浵攝)

當時英皇電競剛成立,並無公開招聘,區朝仁向公司遞出自己唯一一封求職信,以示對電競發行業的熱誠,經過四小時面試,最終獲聘。

區朝仁現為英皇電競市場助理,兼任剪片、設計、管理社交平台的「小編」、行政等工作。他認為,職業技能只是基礎,熱誠更重要:「就算你技能再好,但不明白電競是甚麼,其實做不到任何事。」創意媒體的訓練令區朝仁有了拍片、產品設計等技能,成為他的優勢。但擁有六年打機經驗的他強調,對遊戲熟悉同樣重要,熟悉遊戲才能了解觀眾口味和觀感。

區朝仁現時月薪約13,000元,與一般畢業生收入相若。他說,雖然現時負責的工作較雜亂,但同時在學習如何營運一個戰隊,期望未來更熟悉工作時,能擔當管理和營運的職位。他相信工作經驗逐漸累積,薪金亦會有所上升:「香港是很現實的社會,錢都很重要,畢竟要吃飯。」但對他來說,目前工作帶來的滿足感比錢來得重要。

英皇電競菁英盃大型海選賽(英皇電競 EES Facebook 圖片)

項目管理轉任導演 五年內薪金升四倍

除了英皇電競等主要創立戰隊的電競公司,香港也有策劃電競賽事及活動的公司,如Cyber Games Arena(簡稱CGA)。

陳俊傑於2013年入職CGA時月入只有10,000多元,他從事項目管理工作一年多後轉任現場導演。他表示,初入行時香港電競業發展仍未成熟,沒有人察覺市場需要導演,很多公司都沒有這個職位。直至2015年第一屆香港電競音樂節舉行時,雖然整個活動很有氣氛,但主辦單位發現可以做得更美觀、節奏可以更好,才明白市場需要導演。

陳俊傑在大專院校修讀時裝設計,與電競看似無太大關係,但他認為,導演所需的美感是於設計衣服時培養出來。雖然陳俊傑從未做過導演,但他在入職初期參與賽事直播工作、向師傅及上網學習操作拍攝器材。作為電競導演,他需運用手上有限的資金統籌整個賽事,包辦構思活動風格、安排人手、佈置現場等:「你對這件事有深切認識,才能給觀眾最好的享受。」

陳俊傑相信電競導演有一定前景,電競賽事只會愈來愈多。(大學線提供/莫泳浵攝)

陳俊傑認為,要了解觀眾心理,才能塑造激烈的比賽氛圍。2017年,在電競音樂節的《英雄聯盟》賽事,他利用現場燈光烘托比賽氣氛。賽事隊伍分成紅藍兩隊,在紅隊「打龍」時他將全場燈光轉為紅色,並開啟閃燈,提升現場緊張感。

陳俊傑相信電競導演有前景,他更認為電競能於香港落地生根,將來更可成為亞洲的重心。陳俊傑說,電競賽事會愈來愈多,這些賽事必須有導演,行內所需人手只會更多:

今天你籌辦電競節,可能未來五年會是世界聯賽。

陳俊傑表示,現在公司聘請沒有經驗的助理導演,薪金也可能有14,000至15,000元,資歷較多的則有20,000至30,000元。而他在CGA累積約5年經驗後,現時月薪也升至40,000至50,000元。

2017年,在電競音樂節的《英雄聯盟》賽事,他利用現場燈光烘托比賽氣氛。賽事隊伍分成紅藍兩隊,在紅隊「打龍」時他將全場燈光轉為紅色,並開啟閃燈,提升現場緊張感。(資料圖片)

學歷非首要 熱誠或比技能更重要

年輕人若要投身電競界,需符合甚麼準則?英皇電競業務總監張焯然說,學歷並非招聘的最重要條件。電競和其他行業分別在於,它並非日常事物、涉及群體較小,因此他們渴求願意了解電競動向的人,其設計的產品才能迎合口味:「我隨便找一個4A(廣告公司),做出來的東西不會適合電競圈子。」他舉例,同事留意到台灣有很多人騎機車,很多人帶口罩到場館看比賽。因此,他們針對台灣粉絲製造印有戰隊元素的口罩,相當受歡迎。

張焯然又說,很多應徵者誤解在電競公司工作,就是每天不停打機、很好玩,事實並非如此。因為電競行業甚至比投資銀行更辛苦,有比賽的話,週末也要上班,可能連續幾天都要工作十數小時。他建議有志的年輕人可先實習或兼職,例如到電競賽事幫忙、參與拉線、裝機等基本工作。張焯然指,若對方只為喜歡打機而來、沒有任何電競工作經驗,並不會考慮。

張焯然建議,有志從事電競業的年輕人可先嘗試實習或兼職,了解電競賽事安排與要求。(大學線提供/胡夢琦攝)

CGA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周啟康亦同意,學位非招聘首選因素,他最著重遊戲經驗和熱誠,甚至比專業技能更重要:「我們曾聘請電視台導播,但無法溝通。我們用很多遊戲術語,他不清楚亦不願意去了解。」由於CGA負責很多遊戲的賽事策劃,導播不但要熟悉不同遊戲類型,也要懂得控制畫面、重播精彩鏡頭。周啟康說,電競賽事策劃中,最缺乏就是導播和導演人才,這些職位會愈來愈值錢。現時很多導播是以自僱形式聘請,每次活動日薪約1,000元,一個月約有四次活動,長則一星期、短則一日。偶爾有如電競節等展覽式活動,工作時間長達十多個小時,薪金就會雙倍計,最多更可有約5,000元一日。

儘管工作量大、工時不定,仍有不少人渴望踏上電競路。周啟康指,近來約有60、70人應徵項目管理、商業發展、設計等六至七個職位,等於10個人爭一個位。他除了考慮熱誠和相關經驗,也會在面試問有關遊戲的問題,了解他們的性格,例如問對方打機時,傾向擔任甚麼位置:

喜歡進攻的大多是較進取、衝動;支援隊友的就喜歡配合人,適宜做後勤工作。

周啟康除了考慮熱誠和相關經驗,也會在面試問有關遊戲的問題,了解他們的性格。(大學線提供/胡夢琦攝)

人才需求潛力大 院校新推電競課程

目前香港有數十間電競公司,規模小至幾人,大至過百人。身兼香港電競總會主席的周啟康認為,香港電競業具備國際化優勢,入境簽證便利,方便各地選手來港參賽。加上香港網絡設備完善、投資機會多,政府亦表明積極推動電競發展,於2018年財政預算案向數碼港撥款一億元,支援業界培育人才,人才需求隨之上升。由於賽事數量不斷遞增,CGA規模一年內擴大三倍多,由2017年的十多個員工增至現時30多個。周啟康說,公司正參與融資計劃,將會推出更多新項目,預計2019年會增聘人手至約40人。CGA現是本港最大規模的電競賽事策劃公司,每年於香港、台灣及東南亞地區舉辦超過一百場賽事。

隨著電競行業蓬勃發展,有院校開辦電競課程,培養電競產業的策劃、管理人才。2018年,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與數碼港合辦為期半年的「電子競技科學文憑」課程。香港公開大學也計劃下學年推出四年制的「運動及電競運動管理榮譽工商管理學士」課程。該學位課程主任張麗雲表示,現時電競產業備受重視,電競項目亦入選亞運會賽事,行內人才需求是大學開辦課程的主要原因。她相信,畢業生可從事電競領域中市場推廣、項目策劃、活動及隊伍管理等工作,前景無限。

【本文獲「大學線」授權轉載,原文:打機選手以外 電競筍工五花八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