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女性】善用空檔幫補家計 兼職家務助理成婦女就業一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返一份「無理想」的工,同做一條鹹魚沒分別?也不是沒有道理,但對一些人來說,理想不是在工作中尋獲,而是在生活裏,因此打工的意義最重要還是掙多分錢。

對不少基層婦女而言,煮飯、做家務、湊囝早已佔據了生活的大部分時間,但在空檔時間裏,她們也樂意找份兼職幫補家計,而工時彈性,資歷要求不算高的家務助理,便是其中一個受歡迎的選擇。

(文:方心惠、文耀倫)

別以為頑固污漬盡在洗手間內,阿月就以經驗解釋日積月累的油漬,會令廚房比洗手間更難清潔。 (李澤彤攝)

當家務助理,專責為客戶打掃家居,或許談不上什麼「理想」,但對單親媽媽阿月來說,能藉這份兼職賺得多少錢,才是她最關心的事情。「我在8年前來港,那時不懂事,誕下女兒時才只得21歲。我的前夫是香港人,但因為他想要一個兒子,因此對我和女兒都不好,結果就離婚了。女兒現在讀小三,我去年送她到深圳的學校寄宿,因為在香港沒有人能照顧她。」

為多賺些錢供女兒讀書及生活,阿月於年多前經朋友介紹入行,現在每周總有2至3天會接下家務助理的工作,就如是次般,她就需為客戶清潔洗手間、廚房以及客廳與房間的窗戶。在整整3小時內,阿月除偶爾向客戶查問外,就只是默默無聲地工作。

其實阿月除當家務助理外,還有一份晚上在酒樓推銷啤酒的工作,而她亦坦言,那才是她獲取固定收入的正職,「(賣啤酒)一周上班3日,每日工作3小時就有8,000至9,000元;工作6小時的話,則由晚上7時做到1時,一個月就是14,000至15,000元,還另有勤工獎,幾好賺。」工作至凌晨,翌日沒工作的話就睡至中午,下午再當幾個小時的家務助理,黃昏又去賣啤酒,這就是阿月的日常生活。

對人對物 各有難度

雖說家務助理的工作是為客戶打理家頭細務,但在正式工作前,阿月得先接受由工作配對平台舉辦的培訓,學懂如何與客戶溝通及在遇上爭執時要如何解釋等技巧。她自言較幸運,甚少與客戶發生不愉快的事情,不過她也從朋友間聽到不少經歷,指有客人會特意為難,如指責家務助理的工作效率低,還好她較年輕,做事較快手,而且就算有什麼問題,也即場解釋清楚就是。

做家務助理,每小時的收入約70元。相比起賣啤酒的收入,在這裏的錢只算是小小幫補,但阿月卻依然把握機會繼續當這份兼職。她覺得香港的消費水平高,以生活指數來說,生活實在艱難,「小朋友開支多,到深圳讀書的學費貴,也要買很多東西,我現在人工的一大半都是用在她身上;接下家務助理的工作,就能多賺些錢帶女兒去吃些好東西及遊玩。」

雖然生活不易,但她對自己及女兒仍有期望:「現在自己辛苦些,希望女兒之後不用受苦,我相信就是勤力一點。她明年升小四,可合法自行上下課,我就會讓她回來香港讀書,那麼學費就省了一些。現在就為小朋友而奮鬥吧!」

阿月不怕遇上麻煩客,但在擔當家務助理時,也有害怕的事情。「我曾到一個很骯髒的家庭工作,馬桶上甚至堆積了一層頭髮。嘩,那天很辛苦,那時我覺得進退兩難,又想吐,真的想不做了,幸好戴了口罩,最後還是撐過去。」她指自己的家很乾淨,而朋友們見她那麼年輕,又愛整潔,理應不會肯當上家務助理,「但沒辦法,都是為了女兒。」

每份工都有精彩位,按此發掘更多本地行業的獨特人與事!

由Raymond(左)及Sam(右)創辦的「家務幫」,於本年在6,000間來自全球的初創中脫穎而出,成為100間在矽谷贏得Startup Grind Global年度初創公司大獎的其中1間公司。(潘思穎攝)

隨着社會有愈多愈多婦女希望投入職場,香港近年出現了不少為專為用戶與婦女配對的家居服務平台。據平台「家務幫」創辦人李耀基(Raymond)和吳宇森(Sam)指,雖然不少婦女需照顧家中小孩,不過由於生活需要,因此都希望找一份有彈性安排,又能幫補家計的兼職,而家務助理就是她們的首要選擇。「我們平台向來與舉辦職業再培訓局(ERB)課程的機構有合作,為修畢家居服務及健康護理服務等課程的人士提供配對服務,協助她們尋找工作。」

香港人工時長早已聞名國際,不少人因而無暇處理家務亦可理解。有平台可提供兼職家務助理的服務,對大眾及基層婦女來說皆有所得着。(潘思穎攝)

現今一般的中介公司會以客戶要求為本,因此說是向婦女提供工作機會,但卻未必顧及她們是否需要跨區工作及何時上班下班等需求,而且她們一旦拒絕過一次,公司下一次便未必會向她們派工作,凡此種種,致令有關的平台配對服務得以興起。「始終不少婦女都要照顧孩子,因此『有得揀』,能讓她們按地區及時間而自行挑選工作,對她們來說是很重要的。」

當人口老化已成不可逆轉的趨勢,釋放女性勞動力將成為影響香港未來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據早前公佈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指,在320萬名年齡15歲以上的女性(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中,就有50.0%為勞動人口,即每2位女性就有1位是有工作在身。這個數字比在2006的49.4%及2011年的49.6%略為上升,但如與英國的74.5%作比較,這顯然有着一段距離。Raymond與Sam表示,平台現約擁有4,000位可提供家居及護理服務的用戶,並以基層婦女為主。當然,一個平台或是一份兼職,未必可帶來太大的改變,但從阿月的故事可見,只要社會能提供更多選擇工作的可能,女性自可獲得更多工作機會,以在應付生活所需之餘,更可為社會提供更多元的勞動力量。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