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河北「哭靈人」述悲情人生:哭到五勞七傷 月入最多7000

撰文:梁子傑
出版:更新:

河北省唐山秦皇島的竹姐(化名)從業哭靈人二十多年,在死者靈柩或靈位前痛哭,用哭帶動悲痛情緒,以寄托親人對上天的哀求。
竹姐20多歲為生活入行,曾被圍觀者白眼,長年哭靈亦五勞七傷,她為生活,也為表達逝者親人不會用言語表達的感情,為逝者們消災免難。

《封面新聞》報道,竹姐在河北省唐山、秦皇島一帶專職哭靈,從業20多年,早已見慣生死。竹姐談及20多歲入行初衷,說是「為了生活」。剛開始,竹姐一天只能賺30到50元(人民幣.下同),現在哭一場靈半小時,能賺300元。

她表示,哭靈是替別人表達對亡人的思念,雖然是為了賺錢,但畢竟是代替逝者的親人表達孝心,表達他們不會用言語表達的感情,為逝者們消災免難。

哭靈受白眼 竹姐:不偷不搶憑本事賺錢

20來歲的竹姐跟嗩吶班哭靈受過不少白眼,她說:「有人在旁邊喊,一個姑娘在哭,給別人家喊爸媽,是缺爹還是少媽啊?!」不過她淡然處之:「我一不偷二不搶,我憑本事掙錢。」

+5

作為職業哭靈人,竹姐沒有其他工作。因為這行業要隨叫隨到,「今兒叫你三四點鐘到,你就得三四點鐘到。明兒點你五六點鐘開始,你這五六點鐘就得開始。所以你幹不了別的」。

從業日久喉嚨變「破鑼」 最多月入六七千

竹姐有時一天能參加三四場哭靈,最多月入六七千。「有些人感覺這行容易,掙錢快,其實並不是。現在因為疫情,基本沒人請了,我們也不像那些有工作的,到退休時還有五險一金的保障,只能幹一場掙一場。」

時間久了,竹姐的嗓子不再像最初唱歌時的「脆生生」了,她形容:「現在跟破鑼似的。」但她並沒有抱怨這份職業帶來的後遺症,「就是想多掙點錢。」

竹姐說哭靈時,必須全程跪著,多年來也對身體造成傷害。「畢竟你在那兒哭,又傷眼睛又傷心臟,現在我偶爾睡覺的時候會心跳加速。」竹姐承認,自己每次哭得都特別投入,「有時候一邊哭一邊平復情緒,想著身體挺重要的,雖然別人去世了,但自己還得活著啊。」

哭靈「道白」哭靈是否真哭?

被主家請過去后,哭靈人會找家人打聽逝者的情況。「比如多大歲數?因意外傷亡還是因病去世?家裏頭有啥情況?這一輩子有啥特殊經歷?然後把這些運用到道白裏。」

哭靈剛開始是「道白」,就是自報身份,「假如逝者是老人,我就要說是人家的孫子孫女、兒子兒媳婦或者女兒請來。道白以後唱《過七關》,中間再穿插著一些道白,說一些老人對孩子們的恩情、疼愛之類的話,再闡述老人一輩子的經歷,最後是給亡人上香,上完香再磕頭,送他一路走好。」

哭靈是否真哭,竹姐回答很乾脆:「沒人規定說你必須得哭出來,反正我是真有淚兒。也有哭靈不掉淚的,給人做戲的感覺。」也有哭靈人怕哭不出來,給眼睛抹清涼油、風油精,「特別傷眼睛,我從來不幹。你為人家表達孝心,人家咋地你就咋地!我就想把親屬的心情表達出去,給人家感覺越真實越好。」

哭靈是事後結帳,也有同行遇到哭完靈后,被主家摁著頭不讓起來的。「主家就好像感覺,我花錢雇你了,我就高你一等。但你哭完,我覺得這錢花得冤,就拽著摁著你不讓走。」

觀念變沒人看 哭靈早晚消失

在當地,愈來愈多人開始從事哭靈,但竹姐覺得哭靈早晚會消失。竹姐所在的哭靈人圈子裏,男女人數差不多,從業者年齡最大的60歲左右,最小的30來歲,更年輕的基本不會入行,也有人想拜竹姐為師,傳授哭靈技巧,但都被她一一婉拒。

她表示,現在哭靈的人太雜,為賺錢,各種投機取巧,讓主家反感,覺得錢白花了;現在大家觀念變了,請人來哭靈農村不是大事,哭不哭無所謂,也沒人圍觀看了。沒人看了,請的人也愈來愈少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