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場探險】北角劏場城市金庫冇黃金 竟有個奇趣食蟲植物園?

撰文:黃正軒
出版:更新:

《死場探險》系列,不經不覺來到第五集。
北角城市花園商場「北角城市中心」的地庫「城市金庫」,在2013年被發展商劏成300個舖位,由於所在的電氣道位置偏僻、特色欠奉,人流一直冇起息。
去年卻變成一個「花生」甚多的死場。
攝影:黃正軒

2017年4月先有11名業主入稟法院,要求頒令取消買賣合約兼向發展商追究賠償。因發展商曾答應安排歌手麥浚龍 Juno等明星到場宣傳,又指日本護膚品牌FANCL已購入20間舖位。承諾全數落空,「中伏」而蝕到入肉的小業主眼認為發展商作出失實陳述,要為人流稀少負責。

相關新聞:Juno麥浚龍未被安排作推廣活動 10業主指發展商等失實陳述求賠償

同年8月又傳出有劏舖業主持貨4年蝕讓69%沽貨,屬該場蝕讓最大個案。與此同時有位主婦卻連租14舖經營「雜貨街」,期望激活死場。

業主自救能否令城市金庫「起死回生」還言之尚早,卻給我們探險隊發現場內一間甚具特色的「食蟲植物園」SundewRex

北角城市花園商場「Maxi Mall 城市中心」及地庫「Maxi Base 城市金庫」其中一邊入口。
包括地庫,北角城市中心商場共有四層。
+2

種盆栽是小眾興趣,種食蟲植物更是小眾中之小眾,相關專門店也許要在死場才生存到。

「我由第二度搬過來,因為這裏近我公司。」資深食蟲植物迷的店主Rex說,舖頭是他放工後「娛樂自己」的落腳點,家裏空間有限種不到太多盆栽;在舖頭繁殖,可賣來交租和射燈的電費。

經營食蟲植物店成本不低,盡在電費。因為一日有八至十二小時要長開燈,照住植物。
+3

「這門興趣不能用來搵食。有生意就做,無生意便充當工作室。」Rex認為城市金庫好處是乾淨、企理、冷氣夠,且租金特平。「以前在觀塘牛頭角道裕民薈開店,該處也是死場,租金卻要二千幾;這裡只需千幾。」深水埗「深之都」他也考慮過,「樓下多人行,但冇人上樓」,認為始終不及此處經濟和新穎。

豬籠草「粗生」 卻受不起「乾淨水」

Rex是食蟲植物發燒友,曾用五年時間找齊香港食蟲植物,「相信香港無乜人知」。

自1995年起開始種植食蟲植物,Rex對箇中竅門一清二楚。他喜歡食蟲植物有別於一般「死板」植物的奇妙外貌及行為,模樣千變萬化,特殊功能多多。

他回想當初行山途中遇見食蟲植物,深受毛氈苔上面分泌的水珠吸引,觀賞之餘再上網搜尋其他食蟲植物的資料,為之驚艷,心動下便自己試種食蟲植物的「明星」——豬籠草。

培養中的豬籠草,Rex用水種不用泥種:「睇返原生地,好多豬籠草都是在溪澗流水地方生長,」「兩三日加少少水,補充氧氣。」
Rex指馬來西亞的神山有好多不同種類的豬籠草,印尼、泰國也是他的入口來源。圖為「蘋果豬」。

「開頭種死了好多。」他尋根究底下得知豬籠草死因,亦悟出食蟲植物的生存條件,關鍵元素除了綠色植物必要的光外,還有散熱,還有水。「它們多在貧瘠地方生存,通常水質要好靚好乾淨,」「接近無營養,幾乎純淨。」

雨水其實最適合食蟲植物,Rex說人們用自來水澆灌,是弄死豬籠草的主要原因,皆因自來水含有氯和氟等元素的消毒用化合物,是有害的:「食蟲植物對水喉水好敏感,少少雜質也受不住。」切合人類飲用需要的無菌「乾淨水」,對食蟲植物卻是致命,著實諷刺。

照這樣看,食蟲植物竟不是很易死於「太有營養」?「冇錯,市面上的泥土好多都落了肥料或是有機,它們正正要求無肥。」豬籠草粗生,土壤太好反而折壽,養份不足就靠捕食昆蟲來「進補」,配以光合作用維持生命。食蟲植物由樣子到生命形式,都是如此耐人尋味。

最大的豬籠草,體形可媲美水壺,適宜在花場培種。Rex以前在元朗有個花場,不過因為香港天氣太熱,植物易死,他決定結束。「商場冷氣夠,有塊大玻璃櫥窗,看得清楚又靚。即使冇開舖,人客都會被吸引而Whatsapp我問幾時回店。」他解釋說。

店中品種外國為主 自行繁殖生產混種

「B52」巨型捕蠅草。

「香港品種的食蟲植物,大多不是太美。」Rex說,店中品種多數由外國買回來繁殖,或跟網上討論區的網友交換得來,「香港收藏的品種不外乎幾隻,一般店舖不及我這裡多。」亦有些是兩朵花「接吻」雜交出來之混種。

好望角毛氈苔、俗名「星球大戰」的北領地毛氈苔、別名「B52」的巨型捕蠅草、望上去像純粹一塊葉而沒有捕蠅草「眼睫毛」的「趣怪捕」(Wacky Traps)、蘋果豬籠草以及屬於多肉植物類的捕蟲堇等等,都是Rex愛種又愛賣的美麗食肉植物。

「星球大戰」北領地毛氈苔。
太陽瓶子草。(受訪者提供)

來自南美洲的太陽瓶子草結構精妙,水管形葉身上闊下窄,生有倒毛,分泌汁液吸引獵物。昆蟲被吸引飛上毛端,邊食蜜汁邊跣腳滑落至瓶底,然後再也爬不到出來。自然界的死亡陷阱有時都幾可怕。

「除非屋企好充足太陽,否則要加裝魚光燈。」Rex在商場內養食蟲植物電費更是不菲,因為魚光燈每日長開十多小時。

越近光,植物顏色越深越紅,更顯美態,也有功用。「它們在野外都是依靠色彩吸引昆蟲。」Rex有時覺得食蟲植物像「動物扮植物」,甚至有點兇殘:「因為識郁、識引、識欺騙。」行為吸引得意,獨特結構。如捕蠅草葉中的四支撞針被郁動,兩片葉就會即刻合上,慢慢將誤入昆蟲壓死。這些天然演化的機關和陷阱,都令Rex感到很神奇。

小藍兔狸藻。一如名稱所指,花的外形像小兔子。
好望角毛氈苔,又名南非茅膏菜。

創作盆景為興趣 自製小巧苔蘚瓶啱晒港式斗室

用多種毛氈苔及苔蘚植物做成的盆景,猶如雨林縮影。
Rex創作的「超迷你盆景」,猶如雨林縮影,小巧得可放在掌心。

牡丹雖好,終須綠葉扶持。Rex喜歡為食蟲植物作美化工程,在植物土壤加上他稱之為「配菜」的苔蘚。「好多人鍾意苔蘚。因為形態幼細,又是綠色,啲人睇得好開心。」細微、精緻的事物總有吸引力,在環境擠迫的香港尤其受歡迎,「屋企唔大,公司張枱唔大,太大盤嘢不會太多人鍾意,人們都追求迷你。」因此Rex經常製作超細盆景,用上三款苔蘚烘托食蟲植物。

「Instagram有吸引人來的功能。」Rex看中這社交網絡平台以圖片為主,經常上載自製盆景的精美照片作宣傳(見官方IG)。「我鍾意創作。」他強調說,跟生意拍檔一同影相,他們都講究IG植物照片的拍攝角度和擺放方式。

Rex其中一個引以為傲的作品,植物花朵的長莖屈曲,盤據成一個「屋頂」罩住盆景。(受訪者提供)
捕蠅草 + 毛氈苔 + 小藍兔。

多年來收集種子栽培 保育瀕危香港種毛氈苔

Rex栽培的長葉茅膏菜(學名:Drosera indica),已在香港郊野絕跡。(受訪者提供)

談到「不太美麗」的本港食蟲植物種類,Rex指自己都是這方面的發燒友:「我曾用5年時間搵齊香港食蟲植物,不過相信香港冇乜人知。」他說香港曾經好多地方都生有食蟲植物,也是為了尋覓它們而遠足,可惜近年不少品種已經滅絕,「因為起路落石屎。」

絕種的當中有種名叫D. indica(Drosera indica,中文名為長葉茅膏菜)的毛氈苔,Rex聲稱是香港特有品種(按:網上資料有說分佈於華南,即福建、廣西及廣東等地),一般生長在潮濕曠地及水田邊。「N年前行山收集了種子,現在自己繁殖,為它留後。」店中有些仍然是「BB」,還未長大,他解釋:「種子好像粒塵般,起碼半年才會發芽。」

上、下:近年深受女性喜愛的多肉植物,較旱生,Rex認為比食蟲植物易種很多,因為「不用太多光,也容易繁殖,擺塊葉落泥就會生」。屬多肉植物的捕蟲堇,Rex也有在培植箱栽種。

城市金庫租金還要劈價 方能吸引年輕人進駐起死回生

梁繼章是Rex顧客,賣盆栽給他時也有趣事,「他搏命講價,說老婆嫌貴」。

2017年是Rex進駐城市金庫的第二年,對於場面冷清早已習慣,也不太清楚11名小業主聯手追究發展商的官司發展,只聽說過他們有個群組。「死場嘛,只有附近的人收工或中午食飯才來逛逛。舖位多,但舖不多,不少都用來當貨倉。」即使有人做生意,也不乏長期關舖的店,「他們跟我一樣是業餘,在這個場正職做生意搵唔到食。」死場位置太「隔涉」,區外人前來意慾好低,食蟲植物店鄰近的皮革舖,網絡宣傳方面就落足功夫。

北角城市金庫可以「起死回生」嗎?對此Rex也有其看法,認為先要「諗特別嘢引人來」。場內有多個舖位的「Imagine Art 想像空間藝術中心」是教兒童畫畫的畫室,但同時也是一間日本風道場,給人做瑜伽,他印象深刻。有些業主不想平租出去,寧願自行入貨做生意。Rex還是覺得租金有下調空間,「人流低便租平,但去到三千蚊都冇人租,就可能仍未夠平。」Rex認為只要再略低少少,便能吸引年青人進駐,做較貼近潮流和富特色的生意,人流方有改善機會。但他申報自己不是業主,上述睇法只屬個人意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