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場探險】深之都(一):小業主收舖中伏 變身大衛抗爭自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和商場的最大分別是什麼?

答案是:人死不能復生;但商場死了卻有機會復活,甚至「飛上枝頭變旺場」。

今回主角正是處於半復活狀態的深之都商場,比起黃金高登更近深水埗地鐵站,享盡最佳地理優勢的它過去「死」足接近十年,本身已是吊詭至極;到近年舖位租賣回勇,潮舖,古刀劍收藏店等個性小店進駐,究竟變旺原因何在?

由生到死再到生,深之都原來經歷過一次「小業主VS發展商」法律大戰,找來當年以業主委員會副主席身份「參戰」的業主趙勇全,分享一心買舖收租的他,何解最後變成收律師信,一眾小業主又如何合力戰勝一場被指零勝算的官司。

離地鐵站出口不超過廿步,享盡黃金地理優勢的深之都,何以沉寂多年?(王嘉政攝)

真‧黃金地段 前路滿希望?

黃金高登這兩大深水埗旺場再方便,也要過條馬路;但從深水埗地鐵站D1出口到深之都,不到十五步距離。大型紅白燈管旁邊的「金華大廈」四字,點明了深之都並非獨立存在的事實:它實際上是住宅金華大廈的1至3樓,前身為龍朝酒樓,由發展商「China Tender Limited」收購改建而成,並於2005年9月開業。

而於2004年12月,深之都開始賣舖,當時在各大報章上刊登廣告,令有意慾者信心十足,打工仔趙勇全是其一,他本身只想買個舖位幫補日後退休生活,卻想不到自己竟要四出奔走、寫信給曾蔭權,最後自掏錢包走上高院抗爭。「自己對電子工程有興趣,所以很熟深水埗鴨寮街一帶。眼見高登商場由『垃圾場』越做越旺,所以得知深之都開售時也非常心動,因為它的位置可說無與倫比。」加上廣告模擬圖顯示商場正門面向近長沙灣道大街,能夠吸納四邊八方的人流,令趙勇全最後決定用70萬在三樓買下一個約20呎的舖位。

豈料自收舖那一刻起,趙勇全和一眾小業主便意識到深之都非常不對勁,比「污糟嘢」更可怕的,始終是人。

趙勇全憶述,深之都在廣告中聲稱商場正門會設於圖中之位置,而不是現時的窄門。(王嘉政)

收舖一刻即中伏 貨不對辨兼零宣傳

「商場正門由轉角位變為如今這個窄位,不能拆去的主力柱遮蓋了近一半視野,較闊的那一邊也只有1.5米左右,外人看起來根本似住宅多過似購物商場。」趙勇全說,中了「圖片只供參考」的陷阱是自己的責任,但不負責任的管理公司才是真正嚴峻之處:「不論規模大小,正常商場也會做宣傳和推廣活動吸引人流吧?何況深之都更是新開張,但當我辦完簽收手續後問職員會有什麼推廣活動,對方竟然答:『冇喎,我哋只做管理,唔負責推廣』。」他指自己當堂打了個「突」,心想大時大節也要貼張揮春放條聖誕裝飾吧?想不到竟然如此愛理不理?

時隔十年,趙勇全向記者說起此事時仍只能苦笑:「當時已意識到自己上了賊船,但勢想不到後來情況會更加惡劣。」

即使深之都有復蘇跡象,場中仍然不乏吉舖。(王嘉政攝)

「管理公司擺明車馬不做事,小業主唯有靠自己。要自救,第一件事當然是交換聯絡方式,但管理公司竟不肯幫手聯絡業主及召開會議﹗於是有些業主就在一樓舖位的玻璃門貼上聯絡方法和名字,怎料被管理公司撕走。」

死場暗黑兵法 等你心灰再回購

他們後來改為把字條貼在門內,才聚集到一班業主兼苦主。「整棟金華大廈本身已有其公契及業主立案法團,位屬1至3樓的深之都則受分公契約束,亦無法成立商場業主法團,只能成立互助委員會。」趙勇全指,那時只有數十個業主參與,但註冊委員會前,竟被管理公司報警指他們這班業主是非法團體。後來委員會終能成立,但多次要求查看帳目和管理合約也不果。「上面很有問題,完全是想弄死這個場﹗」趙勇全肯定地道。

業主們搜集資料後,終於發現管理公司和大業主的「暗黑兵法」:「他們目的確實是搞死個場。無論業主用現金買斷還是月供舖位,每月也要交管理費。當商場無人租無人流變成死場,你終有一日會心灰意冷,一時不為意就會欠交管理費,那就正中他們下懷,可以告你,然後把你的舖拿去申請拍賣,扣去原先要交的管理費後全數再落回大業主手中。」他續道:「如此下去,所有業權又轉回大業主,換個商場名字再裝修再賣舖。」

「更甚的是,這種手段早已用過不只一次,至今被玩死的商場亦不只深之都一個。」

比起06、07年時的十室九空,現時的深之都已稱得上是「盛況空前」。(王嘉政攝)

分公契刁人所難 小業主的零勝算「造反」

「若我無記錯,銅鑼灣廣場亦是其中一個情況類近,管理公司放任不管的商場。那邊的業主可能較富有,不介意邊蝕邊交管理費;但包括我在內的一眾深之都業主也是打工仔,輸不起呀,所以大家也想出一份力去拯救商埸。」

趙勇全以「造反」作形容接下來的自發抗爭過程:「越來越多小業主加入我們的委員會,小業主加起來的業權份數甚至多於大業主那份。」字面上來看,趙生等人有足夠力量挑戰大業主,然而當日簽訂的分公契卻潑了他們一盤冷水:除非現任管理人自行辭職,或者發展商不再在商場內擁有任何業權,否則無法更替理任管理公司。

「自行辭職」的可能性,近乎零;「發展商沒有任何業權」更是天方夜譚。當時不少律師了解過情況和分公契條文,也向一眾業主表示這場官司零勝算,無得打。絕望之際,其中一位業主認識的利炳輝律師卻帶來一絲希望:「唔係冇得打。」

面對含糊條例和發展商的強大律師團隊,究竟深之都業主如何扭轉「死場」命運?深之都能夠再起,但為何一眾死寂劏場仍然越開越多?詳情請留意下集。

【死場探險】深之都(二):決戰千億大狀 官司和解廢都復活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