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職人一】愛書是必要條件 誠品店員:書架是我的世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平時去購物,大多數售貨員在你踏進店內一刻起,便熱情招呼,問你要不要介紹,唯獨去書店,店員絕不輕易開口打擾你,而你需要的「介紹」,他們早已通過書架的擺放呈現給你。

文學分中國文學、世界文學,世界文學又分日本、歐美,記下二百多個分類,是誠品圖書區店員入職必過的關口。有些人記得快,有些人記得慢,但他們有一個同通點,就是熱愛閱讀。誠品文學區的阿中和兒童區的Carol都抱有相同的看法。每天都有新書送來,每天都有很多書要看,不喜歡看書的話,實在難以捱下去。當書店店員每天執書、擺書,工作沒什麼新奇事發生。最有趣的事,都在書本之中。

Carol現在是兒童區的組長,曾在食譜、醫學等生活圖書區工作。(黃寶瑩攝)

紅膠囊是Carol「看書的入口」。(網上圖片)

接觸不認識的書是成長過程

在誠品工作五年,食譜區、醫學區,Carol都做過。原本想到人文區工作的她,輾轉來到兒童區,一來就擔任組長。領導組員整理書籍外,自己也落手落腳。對兒童書沒什麼認識,但在前人教導下,也很快上手。「這也是個成長過程,我可以看不同的書,找到各種樂趣。」每次新貨送到,她都會快速看一遍書籍,然後快速地將書放在合適的位置。平日也會看看短片和動畫,了解孩子喜歡什麼,構思平台的陳列。

這份工作之前,如果非得說Carol和兒童書有什麼關係,那就是她從中學便開始看很多圖文書,台灣知名圖文作家紅膠囊更是她「看書的入口」,但紅膠囊面向的讀者主要都是成人。Carol下班後看的大多是成人向的書籍,心理、小說、圖文,幾乎什麼都看。誠品定期都有員工分享會,她便認識到很多不同類型的書。她也希望日後到其他書區工作,學習更多,她說自己真的很喜歡看書。

新書送到,阿中便和同事將書搬到推車上,準備上架。(黃寶瑩攝)

在兒童區工作需要更多耐性和愛心,終究孩子較難控制。(黃寶瑩攝)

平和的書店工作

當然,當書店員工,還要和客人溝通。在Carol看來,「愛看書的人一般都比較內斂」,雖然交流的機會不多,大都是詢問書的位置,溝通技巧還是要有的。Carol遇過頑皮的小孩,躲在書桌下不願離開,怎樣勸也沒有用。後來還是孩子無癮了,自己爬出來。正如她自己所言,面對孩子真的要更多耐性和愛心。不過,曾在NGO工作的她,接觸過很多人,也從中學習到對人要親和友善。過去的工作經驗,對書店一職都有一定幫助。

中則曾在家品店當售貨員,喜歡看書的他也喜歡和人談天。「有客人和我爭辯到底是24個比利,還是23個比利。」他笑了一笑,想了想,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在他的印象中,這就是兩年多來最特別的經歷。在書店工作,很平和。「看書是工作的一部分,只要你喜歡,怎麼看都不會悶。」他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有什麼書送來,有什麼可以看。

尖沙咀店外是海港,遊客大多最愛這家香港分店。(誠品書店)

《少年來了》是韓國女作家韓江的得獎作品,阿中認為小說不出名卻是重要的。(黃竇瑩攝)

一個書架就是一個世界

在公司的安排下,阿中來到文學區工作。從一般店員升至組長,他看書的速度愈來愈快。在大學主修社會學的他,本身也看很多小說,中國古典四大名著、偵探小說,都涉獵過。現在他負責的世界文學區,反而是他之前未接觸過的類型。「小時候沒有相關的知識和經歷,長大後看世界各地的小說,能了解更多民族的歷史,文學都離不開歷史。」暢銷書榜上的書不一定是他喜歡的,他便在負責的平台上推薦自己欣賞的書,放在當眼的地方。見到有人經過平台時,他也會留意他們有沒有拿起自己推薦的書。

這些書未必受大眾認識,阿中卻認為是重要的。「閱讀不同地方的文學能啟發思考,而且告訴大家有些事一直在世界各地發生。」現在放在立書架上的《同情者》(The Sympathizer),是美國暢銷小說、2016年普利茲小説獎得獎作品,講的雖然是70年代的越南戰爭,但作者是越南裔,以越南人角度講述越戰,在美國文藝界很少見。另外上年的韓國政治電影《逆權司機》引起熱話,阿中便提到同樣以光州民主化運動為題的小說《少年來了》。小說獲意大利文學獎「馬拉帕爾泰獎」,名氣卻及不上同一題材的電影,但阿中依然推薦小說:「它不出名,但有很意義。」

會繼續在文學區工作嗎?阿中點點頭:「我希望客人會定期來到我的平台,看我所推薦的書。」這些書不是受所大眾青睞的,但他渴望有更多人留意到。每次整理平台,他都抱持這個原則。Carol說過平台能反映店員的性格,阿中的話不多,但想必是個真誠的人,靜靜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書架就是我的世界。」窗外是個海港,彷彿會有海浪的聲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