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台灣經驗】模仿電影劇情佔領出版社?搬行李箱到街上賣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書展落幕,經歷了一個星期的減價促銷,我們得到的可以不只是通過折扣優惠買回來的書。上星期四(7月20日),富德樓艺鵠舉行了一場香港與台灣獨立出版和獨立書店的對談,在場的觀眾無不都被台灣獨立出版及獨立書店的新思維和做法攪動。台灣的文創經驗,香港能否借鑑參考?

左起:陳夏民 (台灣獨立出版聯盟秘書長、逗點文創結社社長)、 劉霽(台灣獨立出版聯盟理事長、一人出版社社長、蔡瑞珊(台灣閱樂書店前店長和青鳥 Bleu&Book現任店長)、鍾尚樺(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常務理事、三餘書店店長)

台灣獨立出版社:玩角色扮演為推書

2017年台北國際書展,獨立出版聯盟佈展主題是「讀字迷宮」。(獨立出版聯盟Facebook)

台灣從2009年開始湧現一批只有一個人的出版社,領航獨立出版的新思維。是次講座的講者,「逗點文創結社」負責人陳夏民和「一人出版社」負責人劉霽,都是只有一個人的出版公司,而他們鮮明的宣傳方法,都可謂洗去讀書死氣沉沉的一面,「搞鬼抵死」地把讀書玩得有趣。

從2011年的台北國際書展起,他們聯合幾家獨立出版社有主題地「玩展覽」,在佈置上花心思,把賣書的場地變成不同的場景,如「讀字機場」、「讀字車站」、「讀字小宇宙」、「讀字部落」、「讀字小酒館」、「讀字辦桌」,一直到2017年的「讀字迷宮」。劉霽指,每年的設計主題跟書完全沒有關係,只想讀者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活動,引起他們的好奇心。

2015年,劉霽、陳夏民和南方家園出版社負責人劉子華,共同成立「獨立出版聯盟」,三人分別擔任理事長、祕書長與常務理事。

+2

看過電影《午夜巴黎》,陳夏民和劉霽比賽翻譯,前者翻譯海明威的作品,劉翻譯費茲傑羅的作品。翻譯文學瑰寶,他們拒絕繼續拼湊一揭書面塵滿天的古板畫面,反而緊貼時代,把書的封面設計得簡潔新穎,宣傳方法更別具一面──兩人各自扮演翻譯的作家,去台灣淡水遊樂,帶着名作家的面具去遊樂場和餐廳。或許宣傳效果不是最重要,但能看出他們轉換思維,激盪創意,盡顯獨立出版社的靈活。

漫畫家「目前勉強」和陳夏民不合,佔領陳夏民的「逗點文創結社」,變成「露點文創結社」。(逗點文創結社)

每家出版社都要定期賣掉倉存的舊書?沒有「清貨大減價」招牌,上年年底陳夏民曾與讀者大開玩笑,在Facebook專頁「逗點文創結社」玩起遊戲來,名為「逗點的內戰」,以一個好玩、奇怪的狀態,讓讀者重新看見這些書。他有創意地模仿超級英雄電影《Captain America》第三集的內戰,把插畫家「目前勉強」被設定為壞人,佔領出版社,不但把專頁的名字從「逗點」改為「露點」,更把整個專頁變成很醜陋的插畫,發文風格也變得窮兇極惡。

三餘書店向來賣包書套,「逗點文創結社」就針對「露點」計劃給三餘書店設計一個書套。

玩得盡興,「殃及池魚」的不單follower,還有與「逗點文創結社」相熟的獨立書店,如三餘書店。三餘書店向來賣包書套,「逗點文創結社」就針對「露點」計劃給三餘書店設計一個書套。陳夏民已將遊戲發展為三個階段,就像「打機升級」,但最終目的當然是賣書。作為扣連出版社、書店、讀者的遊戲,陳夏民玩得出色。

台灣獨立書店:立足在地 書店也是一個媒體

書店只是賣書?「青鳥Bleu&Book」現任店長和「閱樂書店」前任店長蔡瑞珊和「三餘書店」的店長鍾尚樺,都認為書店不只賣書,更是一個媒體或頻道,因為他們能更自主地說話和選書。例如,大型出版社不關注的文學類書和獨立出版社的出品,三餘書店就認為這些書十分重要,把他們放在最當眼的位置。

他們的書店也着重不同創作媒介的推廣,一年舉辦二百多場不同類型的活動,把不同創作者的創作內容和想法傳遞出去。三餘書店與高雄的演出單位有很多的互動,間接令他們成為一個高雄在地的諮詢中介,支援不同藝術團體的需要。

三餘書店是一個多用途複合式空間,有書店、咖啡館、講座和展覽的地方。(三餘書店 TaKaoBooks Facebook)

蔡瑞珊把握媒體人特有的觸覺及青鳥Bleu&Book位於華山1914文創園區的地理優勢,書店會配合「華山」的活動而推介不同的書,讓讀者對不同的活動有後續認識;9個選書人制度,連結社會不同界別的翹楚為書店選書,爭取書的曝光率,接觸更多讀者。

三餘書店的店長鍾尚樺,也是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常務理事,不只關注出版及銷售,更宏觀地思考三餘書店所在地高雄,他留意到高雄各方面的特色,例如高雄的外籍勞工、農業生產,這些議題也落入書店的眼光,他希望書店能夠融合一個城市不同的文化特點。「我們想,最後不是談高雄賣不賣書或高雄出不出版,而是透過書店,一直跟讀者說,什麼是台灣,什麼是台灣文化,書店對高雄和台灣的文化及未來可扮演什麼角色,引起大家了解台灣未來的樣貌及精神」。

青鳥書店空間很大,能容納更多人出席活動。(青鳥 Bleu&Book Facebook)

對於香港書業,台灣行家能否開一劑藥方?陳夏民留意到香港的書報攤多得令他驚訝,他說如能把自己出版的書放在書報攤,一定很開心,但現場立刻有香港作者指出,現今壟斷經營的書報攤已不接受小說寄賣;劉霽則試過搬個小行李箱到街上賣書,在場的觀眾也很快指出,警察會檢控街邊擺賣。除了要面對同樣的紙媒寒冬,比起台灣書業,香港書業或許還有更多難以撼動的現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