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創作】靈異怪奇極短篇:夜更保安員芬姐──奇聞見異錄之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更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樓上的敲打聲

由於收到十六樓的噪音投訴,座頭叫我上去查看一下。

我看一看手錶,現在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四十七分了。在我任職的這個高尚住宅裏,基本上過了十二點之後,整棟樓都像按了靜音制一樣安靜。我在空無一人的升降機裏,等候到達十七樓。

我在空無一人的升降機裏,等候到達十七樓。(《電梯九層半》劇照)

1702那戶的男主人好像是姓孔吧,剛搬來二個月。雖然他老是滿臉笑容很親切的模樣,但經常跟他在一起的那兩個同住人就不同了,總是靜靜地跟在他身後默不作聲。唉,真不想跟他們家有任何接觸。

在升降機門打開之後,耳邊傳來清晰的「咚咚,咚咚」聲,像敲打着什麼的聲音。我遁着聲音去到1702的門前,把耳朵貼近門上細心聆聽,可以肯定敲打聲一定來自入面。心想,怎麼真是他們家!但由於職責所在,我嘆了口氣,硬着頭皮準備按門鈴。

我嘆了口氣,硬着頭皮準備按門鈴。(unsokash/__matthoffman__)

就在這時,傳來升降機開門的聲音,跟着傳來「咔咔,咔咔」聲,我轉頭一看,看見孔生拖着行李箱回來。除了原本的中年男女跟在他身後之外,今晚還多了一個胖女人和一個瘦弱的男人。

我先跟他打招呼問他是去旅行回來嗎,他看見我便露出親切的笑容,回答說去公幹兩天。我告訴他因為收到樓下投訴有噪音所以上來查看,他接着說都正想要投訴樓上老在敲打東西,還笑說叫我聽清楚近在耳邊的「咚咚」聲是在樓上傳來嗎。我連忙回答說,既然他是一個人住的,那聲音真是在樓上傳來才對。接着跟他告別,說要上一層查看。他笑着跟我揮手道別。在走進後樓梯之後,我忍不住抹一下冷汗。看見他那微笑我打從心底覺得心寒起來。

在走進後樓梯之後,我忍不住抹一下冷汗。看見他那微笑我打從心底覺得心寒起來。(Unsplash/chuttersnap)

因為我由小時候就已經有陰陽眼,只有含冤枉死的靈體才可以完全實體化,一直跟在兇手的身邊。剛才看見他身邊,又多了兩個頭顱被什麼硬物敲得血肉模糊的靈體,腦漿跟血液還不住流到臉上。能這麼清晰重現生前的模樣,證明他們是剛被殺死不久。正滿腔怨憤地張嘴對孔生死咬不放。那恐怖模樣,把每天都看到靈體的我也嚇得心離一離。

在新聞報導中鬧得熱哄哄的連環傷人犯應該是他了……唉,可惜靈體的能力遠沒有電影裏那麼強大,如果有,還會有那麼多殺人無數的人活得比你我還好嗎?

很快「他們」就會知道只是徒勞無功,世上根本就沒有報應兩個字。

那在他家裏傳出敲打聲的,會是另一個受害者嗎?但我無證無據就算找警察只會當我發神經吧。算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只是打份工而已,當看不見罷了。

「時運高,咩都睇唔到。」我口中密唸着。沿樓梯行落了一層,在升降機前等候。還是想想怎樣解釋噪音那問題才好呢,就說上到去聲音就停止好了,找不到源頭。——反正每晚都總遇到解釋不了的事。

我像放下心頭大石那樣,愉快地哼着歌,步進升降機裏。

反正每晚都總遇到解釋不了的事。(《電梯九層半》劇照)

食雞

「別怪她,別怪她……」

當我百無聊賴,坐在座頭一邊吃着零食,一邊偷偷聽我男神吳唱K的歌時,對講機傳來噪音投訴要我上去查看。

「又是噪音,你們這班人找一晚讓我休息一下行不行?」我不禁咕嚕。

看一看手錶,已經是凌晨二點三十一分了。

幸好今次不是十七樓,孔生那個殺人犯還是敬而遠之好一點,我心有餘悸地想着。

當我百無聊賴,坐在座頭一邊吃着零食,一邊偷偷聽我男神吳唱K的歌時,對講機傳來噪音投訴要我上去查看。(《別怪她》MV截圖)

我步入升降機按下廿二樓的按鈕,看着上面的數字跳動,「別怪她~別怪她……」我不禁哼起歌來。在我閉上眼陶醉地唱着的時候,「別再傷心對吧~」突然間在我耳邊響起一把低沉的男聲。

我嚇得心頭一顫,馬上睜開眼睛,偷偷看着電梯門的反射。

——沒有人在我身後。

「真笨!如果是人剛才入升降機時一早見到了,一定是靈體吧,不要理他,不要理他,時運高什麼都聽不到。」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看着上面的數字跳動,「10,11,12……」

平時一晃眼就到的升降機,今次卻像吃了豬油那麼慢。

我把流到臉上的汗水抹去。

平時一晃眼就到的升降機,今次卻像吃了豬油那麼慢。(公共領域圖片)

先重申,我雖然從小就有陰陽眼,但看見跟想見是兩回事啊。所以大部分時間我都裝着看不見他們的,如果讓他們知道我能看得見,就會很麻煩。

他們會千方百計引起我注意,纏着我不放,有想找人聊天的、想我尋人的,想我幫他報仇的。——還有想上我身的。這些下次我再詳細說,因為升降機到達廿二樓了。

隨着我步出樓層,升降機門徐徐關上,不理會他果然有用,我不禁偷笑起來。是2210投訴,我轉身向着那單位走去。

「呼哧,呼哧。」行不夠十來步我就汗如雨下喘着大氣。

「唔通……我又胖了……又胖了。」我把放在褲袋中的小手帕拿出來抹着汗。

好不容易行到2210門前,按着門鈴,沒有人回應。

好不容易行到2210門前,按着門鈴,沒有人回應。(VCG)

再按多一次,終於傳來拖鞋聲夾雜咒罵聲來到門前。打開門的是一名戴着眼鏡的中年女人,一開聲就破口大罵說沒有打過電話投訴。

我用對講機確認多次沒有弄錯單位,同事激動地回應說肯定沒有聽錯,是一個男人打來投訴的。

但這裏面住的楊小姐是出名難纏的單身老姑婆,如果有男人就不叫老姑婆啦!

被騙了,我怎麼剛才想不起呢,害我走得滿身是汗,我拿着小手帕不停抹着。

「呼,到了,真不好找。」耳邊忽然又響起剛才那把低沉男聲,這次聲音像在我上方傳來那樣。

被騙了,我怎麼剛才想不起呢,害我走得滿身是汗,我拿着小手帕不停抹着。(電影劇照)

我被嚇得呆立着,只見一個混身濕透,被水浸到全身膨脹發紫,舌頭脹出嘴巴,連雙眼都突出眼框的男人從我背上下來,走進她的家。在半開的大門中,隱約看見幾個靈體在沙發上坐着。

「那麼遲啊,就等你一個食雞!」其中一個靈體說。

隨着「吧嗒」一聲大門關上,我才回過神來。

原來剛才他一直在我背上!怪不得我行得那樣辛苦。那麼剛才一直流下來的…………不是我的汗吧!?

「啋!真係見鬼了!」我拿着手帕不停抹臉。

「人都死了,還食什麼雞,食元寶蠟燭啦!」我一邊咒罵一邊走向升降機。

作者:睜開雙眼做場夢

更多詭異故事,請到作者Instagram:open.your.eyes.dreaming

想分享作品給更多人看到? 請即下載香港01 app到01撐場發表精彩創作!或將作品電郵至ugc@hk01.com,隨時敬候來鴻!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靈異怪奇極短篇:夜更保安員芬姐」​】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