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創作】靈異怪奇極短篇:夜更保安員芬姐──奇聞見異錄之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更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自殺鬼

「你個衰仔,叫你六點叫我起床,你又掛住睇電話,無時間去買餸了,用今早飲早茶打包的春卷炒了白菜,還有魚蛋雞翼湯你跟你老爸翻熱一下再飲吧。」我除掉圍裙,大聲嚷着。

沒有回應。

我走出客廳,看見那衰仔像懶蛇一樣躺在沙發上玩電話。原來戴着耳機怪不得沒有理會我。我正想走過去罵他一頓,忽然他興𡚒得彈起身來手舞足蹈,「Yeah!食雞!」我被他嚇了一跳。

他像剛剛才看見我那樣說,「媽,起床了嗎?」

……

又是食雞,昨晚才給那個趕去聚會食雞的浸死鬼當順風車。原來今期流行的是跟朋友食雞嗎?想起被他的口水滴到滿臉都是,就嘔心得想把剛才喝的魚蛋湯都吐出來。

「平時我蒸雞時又不見你食,衰仔!」我一邊咕嚕着一邊把大門關上。

「平時我蒸雞時又不見你食,衰仔!」我一邊咕嚕着一邊把大門關上。(《天水圍的日與夜》劇照)

剛從更衣室換好衣服出來,隔離十二座的座頭阿環走過來滿臉驚嚇地說,「芬姐!出大事了,剛才我那幢樓有人跳樓啊!」

我一邊用梳整理燙成小卷的短曲髮,一邊回答說,「車,每天都很多人跳樓死啦!有什麼大不了。」

作為一個有九年經驗的專業保安員,在後輩面前不可以失威的。在阿環一臉仰慕的眼光下,我回到十一座的座頭。心中慶幸不是發生在我幢樓上,因為自殺死的靈體是最最最乞人憎的。

我回到十一座的座頭。心中慶幸不是發生在我幢樓上。(Unsplash/chaozzy)

在我忙碌了一輪幫住戶開門和訪客登記的時候,那個討厭的IC(即是保安主任)突然出現。他說因爲剛才的跳樓事件,有個外圍同事嚇得不敢上班。要我出去頂替他。我在心中雖然由他阿爺那輩開始罵到他的孫子,但還是跟他說了聲「無問題」。

唉,大熱天還要頂外圍周圍巡邏,還是快快巡邏一圈就找個地方蛇王。差不多巡邏到十二座剛才有人跳樓那個位置時,我刻意繞過那裏,因為實在不想見到自殺鬼。

我拿着手帕抹着汗,終於只剩下遊泳池就巡完一圈了。

「別怪她,別怪她……」我愉快地哼着歌快步走去。

「唔該,唔該可以幫我找一樣東西嗎?」身後突然傳來一把女聲。我被嚇了一嚇,眼尾偷瞄一下手錶的時間。

「已經二點了,這個鐘數誰會有人在泳池邊找東西啊!又遇到麻煩鬼!」我心中納悶着。

正猶豫該不該停步時,「唔理了,還是扮聽不到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時運高咩都聽唔到,咩都聽唔到……」我口中不停唸着加快腳步向前走。

差不多走到泳池旁時,看見一個穿着校裙的少女,正背着我在低頭找東西的樣子。

差不多走到泳池旁時,看見一個穿着校裙的少女,正背着我在低頭找東西的樣子。(《告白》劇照)

「唔該,唔該可以幫我找一樣東西嗎?」耳邊又傳來少女的聲音。

我見狀馬上轉90度向另一個方向走去,邊行邊說,「哎!十一座爆水管要馬上去處理才行。」

我差不多是用跑的速度,想快點回到十一座擺脫她。怎知道在轉角處跟一個迎面而來的人撞過正着。力道之大令我們雙雙跌在地上。

我好不容易爬起身一看,「……又是校裙!?天呀!」

「唔該,唔該可以幫我找一樣東西嗎?」那少女跌跌撞撞地站起來。

我才發現,她校裙上佈滿鮮血,在沒有頭顱的頸項上,鮮血像噴泉一樣猛射出來。

「唔該,唔該可以幫我找一樣東西嗎?」那少女跌跌撞撞地站起來。(《Crow's Blood》劇照)

「哇!」縱使我經常看見靈體,都被嚇得尖叫着不停退後爬。忽然手指摸到像頭髮那樣的質感。

「唔該,唔該可以幫我找一樣東西嗎?」身後竟然又傳來少女的聲音。

我看一看眼前的無頭鬼,立刻回頭一看,只見一個血流披面,沒有了半邊頭顱的人頭正死死地看着我,口中唸着「唔該,唔該可以幫我找一樣東西嗎?」

我嚇得緊閉起雙眼顫抖着問,「你……你究竟想我……幫你找什麼?」

「可以幫我找回我的頭顱嗎?」無頭鬼說。

「你……你……你個頭不就在我後面囉!」我急着說。

「可以幫我放回頸上嗎?」

「不是吧!自己不懂放嗎!」我心中痛罵着,「看來不幫她了結心願,她是不會放我走了。」

唯有硬着頭皮轉身把她的頭顱拿起放回頸上,那濕濕滑滑的感覺,我應該永世難忘…………

她用手把斷頭調整一下位置說,「謝謝你。」最後才滿意地轉身離開,消失在轉角處。

「謝謝你。」(《Crow's Blood》劇照)

呼,我終於鬆一口氣,抹去頭上的冷汗。之後馬上拿起手機打給阿環。

「芬姐,這麼晚什麼事啊?」她被我電話吵醒。

「今天跳樓那個是女學生來嗎?是不是……跌斷頭的?」我急着問。

「對呀!她從三十五樓跳下來,不知道中途撞到哪裏,頭顱跌飛到隔兩座遠的游泳池裏啊陰公……」天呀!怪不得會在泳池旁遇見她。

要遇上的,始終避不過。

隔了兩天晚上,聽見阿環說,有外圍同事撞鬼了,在泳池旁遇到無頭鬼,要他幫忙找回頭顱,嚇得他馬上辭職不幹了。她說所有同事準備一起籌錢做場法事,問我準備捐多少……

這就是我說自殺鬼是最最最乞人憎的原因!因為她會每天不停循環自殺之後找頭顱,自殺之後找頭顱,自殺之後找頭顱……直到永遠,阿們。所以我決定以後不會再頂外圍更!更加不會捐錢做法事倒錢落海!

(外圍的意思是負責定時巡邏整個屋苑的崗位。)

請給我一個女朋友

「別怪她,別怪她,別再傷心對吧。」

我哼着歌在外圍巡邏,在這個又濕又凍的天氣下,那些麻煩的死飛仔都不在平台吹水抽煙,連孤魂野鬼都不見一隻。

我看一下手錶現在是凌晨三點半,無驚無險多巡兩座就可以蛇王等下班了。

我懷着愉快的腳步向平台公園走去,剛掃描完巡更點,忽然背後傳來一把悽慘的哭聲。我被嚇了一嚇,「男聲?幸好不是又遇到那隻自殺鬼」我轉頭一看,只見在平台圍欄上坐着一個人影,由於那個位置街燈照射不到,所以看不清他的容貌。看見地上堆滿啤酒罐,不禁鬆一口氣,今次不是撞鬼了吧。

看見地上堆滿啤酒罐,不禁鬆一口氣,今次不是撞鬼了吧。(Unsplash/@aaronalvaradophotography)

「怎麼又是我遇到麻煩事啊!」我心中埋怨着,很想當看不見就算,但抬頭一望,閉路電視正正對住我。

「如果那男人出什麼意外一定會追究到我呢……」我嘆一口氣,想走近叫他下來。

「先生,你無事吧,坐在哪裏很危險呢。」

「你不要管我!你再走過來我就跳下去!」怎料他馬上激動得站起來叫罵。

靠,又是想自殺的!你們這些香港人壓力真是那麼大嗎?老娘我以前在大陸時窮得吃樹皮都沒想過自殺呢。

「先生你冷靜點,有事可以慢慢說,先下來好嗎?」我邊說邊拿起對講機想找同事支援,怎知道只傳來一片雜音。

「媽的,偏偏這個時候才壞!?」我用力地拍打對講機但都沒有用,只是發出刺耳的「吱吱」聲。

「根本無人明白我找不到女朋友的痛苦!」他崩潰地大哭起來。

還以為什麼大問題要自尋短見,原來只是這麼小事。看來找不到阿頭求救,只可以靠自己了。

「年輕人,男人只要搵到錢就一定能找到女朋友呢,所以你現在只要專心一意努力工作就可以了。」(gettyimage/視覺中國)

「年輕人,男人只要搵到錢就一定能找到女朋友呢,所以你現在只要專心一意努力工作就可以了。」說得真漂亮!不枉我通常看無綫劇集,那些台詞現在大派用場了。

他沉默不語,拿起身旁的啤酒就昂頭一飲而盡,一罐、兩罐、三罐……但與其說是喝,更像是用酒來沖涼,因為他每喝一口,有大部分都是流到身上。

這樣陪他飲酒都不是辦法,於是我接着說:「而且看你又高大又英俊,這麼靚仔一定會有女孩子看上你的。」

這招果然見效,他馬上轉頭說:「真的……?我很靚仔嗎?」語氣都變得害羞起來。

我立刻附和:「靚仔呀,簡直比我男神吳唱K更帥呢!所以你先下來吧,不要做傻事。」其實燈光這麼暗,我根本連他的樣子都看不見。

「謝謝你的安慰,從來都無人這麼欣賞我的……」他態度開始軟化,不再站着,慢慢地坐了下來。

看見他竟然被我說服,我不禁沾沾自喜起來,「有時善意的謊言很有用呢!」我慢慢走近他準備把他扶下來。心中已經不住幻想那個老看不起我的保安主任會怎樣稱讚我,身邊的同事一定會用仰慕的眼神凝望着我呢,哈哈。

「其實……阿姨你都很漂亮呢。」

他的讚賞令我心花怒放起來,我笑着拍他的背脊說,「你不要開阿姨玩笑了,芬姐我今年都五十三歲,還漂……」

「噹。」

咦?怎麼會是滑滑涼涼像金屬的質感,還會響的……我抬起頭……(《鋼之鍊金術師》電影劇照)

咦?怎麼會是滑滑涼涼像金屬的質感,還會響的……我抬起頭……

他轉過來,詭異地笑說:「不如你就做我女朋友吧。」

「哇!」我終於看清楚他的樣子,這不是那個佇立在涼亭旁的銅雕像嗎!

一直覺得這玩意很邪門,烏黑一塊作學生打扮,在擺一個觀望遠方的姿勢,但臉上是掛着格格不入的古怪笑容。

真的很像痴漢。

不知道是那個腦裝屎的高層想的主意,才會擺放這個銅像。一直流傳他成精了,只要看見美女行過,雙眼就會跟隨轉動的都市傳說,竟然是真的!我嚇得高聲呼救。

他被我驚謊的樣子激怒:「你騙我!」之後伸手把我捉住,「這樣寂寞無趣的生活我受夠了,你就陪我一起死吧!」接着強行把我拉上圍欄,

他的手像鋼箍一樣緊拉住我,我出盡力氣都無法掙脫,看着圍欄下起碼有八、九層樓高的山坡,「哇,我不想跟這爛銅爛鐵一起死啊!」怎麼辦才好?

「好吧好吧!我陪你一起死啦,但你先放手好嗎?你弄痛女朋友我了……」他態度馬上軟化起來,「你願意做我……女朋友?」連原本緊握着我的手都鬆開。

「對呀,你一個人……不是,一個銅像真的太寂寞了,來吧,姨姨抱抱。」我張開雙手等他投進我的懷內。

「嗚哇……我好寂寞啊……」他像大哭起來,但由於他只是個銅像,所以表情依舊是那個古怪笑容,真是說不出的怪異。

就在他攤開雙臂準備擁抱我時,「機會來了!」我出盡吃奶的力把他推落山崖。(unsplash/@deko_lt)

就在他攤開雙臂準備擁抱我時,「機會來了!」我出盡吃奶的力把他推落山崖。

「……女朋……」在他未來得及反應之前,已經凌空跌下。

「呀,為什麼?」「為什麼…………」

「呯。」

在一聲淒厲的慘叫聲之後,四周回復平靜。

我喘着氣,望向圍欄下面一片漆黑的山坡,「這麼高跌下去,那舊爛鐵應該都粉身碎骨了吧。」

看見山坡下沒有動靜才吃力地爬下圍欄,雙腳不停在震抖。

我跌坐在地上,不禁鬆一口氣,「今次差點就去見閻羅王呢!」

他一定沒有看過金庸那套什麼……神鵰屠龍記。不知道「愈是漂亮的女人愈會騙人」這個道理。

我伸手整理燙成小卷的短曲髮,「哼,幸好今次老娘我轉數快。」

這時,對講機傳來IC(即是保安主任)近乎咆哮的聲音:「張豔芬你跑到哪裏蛇王?Call爆你都不應機!」

「不是呀主任,我……」

「你不要那麼多解釋!快給我回來十八座幫手。」關上對講機,我由他太公一路罵到孫子。

「唉,誰叫我窮,就是要受氣的了。」

如果你問我最可怕的鬼是什麼,我會答是:窮鬼。

「還要好好想個藉口解釋今晚遇到的詭異事件呢。」我一邊咕嚕一邊向十八座行去。

作者:睜開雙眼做場夢

更多詭異故事,請到作者Instagram:open.your.eyes.dreaming

想分享作品給更多人看到? 請即下載香港01 app到01撐場發表精彩創作!或將作品電郵至ugc@hk01.com,隨時敬候來鴻!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靈異怪奇極短篇:夜更保安員芬姐」​】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