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尼特普演傳奇新聞攝影師 作品震撼全球揭日本水俁病公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外媒報道,美高梅(MGM)已購下由尊尼特普演出電影《水俁病》(Minamata),並將於下年二月在美國上映。電影中尊尼特普將飾演傳奇攝影師W. Eugene Smith(尤金史密斯),這位攝影師晚年與妻子於日本熊本縣拍攝水俁病公害的故事,照片最終震撼全球並引起大家關注。傳世照片中以《智子入浴》一組照片傳播最廣,照片後來更掀起了攝影師將照片版權歸還給被攝者家庭的創作倫理爭議。

尊尼特普(右)主演電影《Minamata》將於下年公映。(電影劇照)

這次尊尼特普主演的電影《水俁病》,是取自1956年日本真實發生事件。在熊本縣一個叫做水俁鎮的臨海小鎮中,由於地產豐富、交通便利,許多工業大廠選擇在此建廠。比如化肥廠、醋酸廠、化工廠等等,幫助小鎮富裕又飛速的發展。除了鎮上居住著的4萬多工人外,周圍還有1萬多的漁民和農民。

然而,小鎮居民幸福而日漸富裕的生活開始不久,便要面對一種「怪病」來襲。這種「怪病」最初是從當地的貓兒開始。生了病的貓兒走路一搖三擺,像極了跳舞,因此也被當地人成為「貓舞蹈」。但後來這些生病的貓兒痛不欲生,後期都會莫名其妙的「跳海而死」。這種奇怪的現象居民並沒有聯想到可怕的疾病,而只認為是鬼神作怪,並開始舉行一些祭祀活動。一直到這種病傳染到了人的身上,才開始引起大家恐慌。

尊尼特普(中)主演電影《Minamata》將於下年公映。(電影幕後照片)

為掩醜聞痛打新聞攝影師

「怪病」造成恐慌,但大家對它的成因卻一直被人為地隱藏掩蓋了整整15年。一直到1971年攝影師Smith前往水俁鎮,他和妻子在當地調查並拍照了整整3年的時間,才向全世界揭發了這起由重工業金屬「汞」,過量排放至河流、外海而引發的災難。

「我每次按下快門,都是對人類罪行的詛咒和責難。」這是著名紀實攝影師W. Eugene Smith(1918-1978)經典名句。Smith出生自美國肯薩斯州,高中畢業後進入《新聞週刊》、《生活》等報章雜誌社工作,成為一名新聞攝影師。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他作為從軍攝影師踏上了日本沖繩等戰場。除了在日本拍攝水俁病,他還曾於1954年赴非洲拍攝關於麻風病診所的專題,最後形成影集《一個慈悲的人》出版。1979年他去世一年後,紐約的國際攝影中心設立了「尤金·史密斯獎」,表彰他對人性的信念,鼓勵後人推動人道主義在新聞領域的發展。

傳奇攝影師W. Eugene Smith(1918-1978)曾表示:「我每次按下快門,都是對人類罪行的詛咒和責難。」(網上照片)

1971年Smith與21歲的日美混血妻子愛琳美緒子(同時也是他的工作夥伴)結婚,並共同生活在熊本縣水俁市3年。他們到達當地時大概有10%的村民已經發病,而且逐漸發病的人也愈來愈多。為了揭露真相,Smith夫婦去到鎮上和居民一起生活,深入當地調查拍攝。三年來他用影像記錄了日本工業污染對人類和環境帶來的無盡傷害。在此期間,Smith甚至被肥料公司所雇的暴民毆打,差點導致一隻眼睛失明。但他依舊鍥而不捨,使這項報道工作於20世紀70年代初完成,並最終出版成畫冊——《Minamata》(《水俁病的受害者》,下文簡稱《水俁》)。這一專題攝影報道引起輿論廣泛關注,在世界範圍引起了巨大反響。最後工廠老闆不得不關閉有水銀污染的工廠,並且向1萬名受害者作出了賠償。 《水俁》這個系列也是Smith一生中最後的重大報道,由此環境公害導致的日本水俁病的真相才被曝光於全世界。

在《水俁》系列中,以名為《智子入浴》、拍攝環境受害者的照片最為廣傳,後來也掀起了攝影師主動歸還版權事件。

《智子入浴》這照片中,母親抱著胎兒性水俁病患者智子入浴,它展現了這位母親為受害的孩子洗澡時的悲痛與無奈,讓人過目難忘,在世界造成震撼的迴響。智子媽媽懷著智子時,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吃了被污染的魚,而毒素則通過胎盤傳給了胎兒。因為智子吸收了本來存在母體內的毒素,從而使她的5個弟弟妹妹都沒有患上水俁病,這讓智子父母把這個長女看作「珍愛之子」。智子成為全球關注人物,可是水俁病是不治之症,1976年智子病逝,享年21歲。

電影《Minamata》劇照。

攝影師設身考慮被攝者感受

《智子入浴》爭相成為媒體使用,任何報道水俁症的文章都會採用的照片,照片成為水俁公害象徵。可是到了1998年,Smith遺霜、攝影師愛琳美緒子收到了智子父母的來信,他們請求美緒子不要再對外使用這張照片,他們希望讓智子好好安息。事緣1997年智子離世20周年之際,一家法國電視公司與智子父母取得了聯繫,希望尋求發布圖像的權利,智子一家備受困擾,拒絕了採訪請求和使用該圖像的許可。

不同國家有不同的版權持有人法,但一般不會否認攝影師有照片版權。《智子入浴》這照片成為了重要的新聞照片,有人認為照片價值已提昇至公眾知識產權和人類共有記憶的層面,它不僅出現在許多攝影史與視覺藝術史著作中,也作為一種形象教材,成為提倡人道、控訴公害、呼籲重視環保的視覺宣傳材料,是人類藝術史一部份。照片也成為《水俁》影集最重要部份,最有震撼力的作品。

(編按:維基百科有收錄《智子入浴》這一作品。)

1972年,W. Eugene Smith(右)與妻子愛琳美緒子。(網上圖片)

美緒子嘗試用被攝者的立場來思考,她回想當年舉行《水俁·東京展》時,這張照片被用作大幅展覽海報,被張貼在日本鐵路的各個電車站內長達兩個月之久,照片中15歲的智子要把僵硬的裸體展示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時讓美緒子能設身感受到智子父母的悲痛。

最終,美緒子於1998年宣布版權歸還智子父母:「總的來說,一張照片的版權屬於它的拍攝人,但模特也有其權利。而我覺得尊重其他人的權利與感情是重要的。因此,我在1998年6月7日會見了智子父母,並答應使成為問題的這張照片不再被用於出版與展覽。出於上述理由,名為《智子入浴》的照片將不再被用於任何新的出版物中。此外,如果任何其它已經擁有或正在展出這張照片的博物館等,在將來展出這張照片之前能夠考慮上述因素的話,我將深表感激。」

美緒子這一舉措,帶出在新聞領域被報道對象並不是單純的「素材」,而是有感情的個體。媒體與媒體工作者本來應該充分考慮這些被攝者的尊嚴與感情,細心保護他們不受傷害。聲明中用「歸還」一詞,顯示攝影師鮮明地指出與模特兒共有這張照片著作權,背後即表示照片的版權本來屬於智子和他的父母,影師只是通過照片為他們討回公道,現在「歸還」只是物歸原主。

《水俁病的受害者》封面。(網上圖片)

新聞照片版權背後倫理

《智子入浴》是一張擺拍照片,現場佈置和與被攝者的溝通都是經過拍攝前的設計調度。美緒子曾受訪透露,智子父母起初是拒絕拍攝的,但經過多年的溝通和信任後,才能拍出這作品。日本攝影家畑祥雄便就此評論:「這張照片並不是在馬路這樣的公共空間中拍攝的抓拍照片,而是在浴室這個最隱私的空間裡拍攝的照片。如果沒有智子父母許可,是無法進入浴室拍攝。」這照片不是攝影者一方單向拍攝產物,它已經超越報道與被報道這種簡單兩元對立關係,而是一種建立於人與人間信任溝通的關係上,照片是拍攝與被拍攝雙方平等合作的產物,是集體創作的作品。因此,在這張照片拍攝中的任何一方都擁有自己的合法權利。

W. Eugene Smith攝影集《Minamata》收錄照片之一。(網上圖片)

這個回歸版權的宣布一出,當時也有反對輿論。有讀者投書美國著名攝影雜誌《Aperture》,認為這張照片的公開面世,才讓更多人思考環境保護問題,這是一張對於理解Smith偉大成就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照片;而在日本,則有一種意見認為如果此事成為先例的話,報道攝影作品的發表自由就會受到限制,甚至可能給攝影家帶來潛在的心理障礙。同時,對這張照片所作出的決定也可能影響到其他也拍攝報道了水俁公害問題的攝影家們的利益。

美緒子這個決定,對所有從事報道攝影工作的人開闢了一個思考報道倫理問題的新視角。這促使人們思考有沒有可能在攝影者與被攝影者之間建立一種新型的關係。

【一齊回顧以擅長繪畫人性孤獨、美國畫壇大師 Edward Hopper的作品!】

+4
+4
+4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