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日本|湯禎兆專欄|建構一種面對不同假面下的平行溝通技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人一向有云女性是天生的出色女演員,大家從不同的流行文本中,也不難感受到為人女,為人妻,為人媳以至為人嫲嫲婆婆的種種壓力,「演技」當然是一種生存技倆,由誕生開始已在每天修煉,又怎會不爐火純青?好了,那麼男性呢?《我家的故事》正好是為男性演技發聲的傑作。

文:湯禎兆

宮九特意挑選了兩個「假面」世界——一個為能樂,另一是摔角,不約而同均有深遠的假面文化背景。日本的假面文化,早在紀元前已有土製面具的遺物存在,而古代風俗已用來配戴後作除魔祈福之用,後來更在戲劇世界中成為關鍵的元素。至於面具摔角手,更加一向是象徵標誌之一,既可用來隱藏身分,同時也代表貫注了肉身上的神秘力量,增添競賽的話題性。事實上,日本從來都是深愛假面文化的民族,由《蒙面超人》(即《假面騎士》)到《變態超人》(即《究極!! 變態假面》)到最近的日本電影《爸爸是壞蛋冠軍》無不如是。

【還是日本|《我家的故事》系列1:宮九染疫癒後《我家的故事》新劇哭笑如舊

壽三郎及壽一的父子情,正是在以上兩個假面世界中往復交織。壽一在能樂世界中得不到父親的肯定,全在摔角場上以SUPER世阿彌MACHINE的假面身分受到讚揚——甚至肯定與否定均屬同一動作!而壽一在摔角界的重生,正是以能樂的技法crossover而得以成功(我推想往後的劇情發展,也應有摔角元素置於能樂上的顛覆創新)。男人在假面世界下隱藏的身分,由不相知到既知卻不識破,從而建構一種面對不同假面下的平行溝通技法——如果說日本女性是天生的女優,那麼男性則需要假面的道具協助,才可以盡情展示自己的男優魅力出來!

(專欄「還是日本」每周六刊出,標題由編輯撰寫,原題:假面宮九。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作者其他文章:阿叔講波的那些年|林尚義口中的馬勒當拿及其他

【湯禎兆專欄|還是日本|高橋一生綾瀨遙換靈魂從一枚口罩開始

【延伸閱讀|林綸詩專欄:歌詞心頭好|Serrini安全隱患隔離Jace Chan醉過喊過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