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展】鏡頭是他們的眼睛 身體是他們的語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大多居住在城市中的高樓,要接觸自然,可以前往郊野公園,或坐小船出海,逃離城市的繁囂。中國藝術家榮榮和日本藝術家映里是一對夫妻,多年來用行為藝術與攝影探索人和自然的關係。他們今年舉辦「妻有物語」展覽,展出由2012至2014年間與三個孩子在日本鄉郊地區居住時所拍的黑白照片,以赤裸身軀與大自然展開對話。

照片展現藝術家庭私密一面,他們一同浸浴,好奇的孩子望向樹林,圖為作品《妻有物語No.13-5》。(榮榮與映里及10號贊善里畫廊提供)

藝術家重疊影像,產生夢幻與現實交織的感覺,圖為作品《妻有物語 No.2-14》(榮榮與映里及10號贊善里畫廊提供)

2012至2014年間,榮榮與映里獲邀到日本新潟縣參與越後妻有藝術三年展。他們一家由北京搬到日本的偏遠村落,住在傳統木屋中,靜靜欣賞着樹林、田野的天氣變化。由於越後妻有的四季氣候變化明顯,藝術家在照片中展現了水、雪、冰的各樣形態。三個天真的小孩子亦展現對大自然的好奇心,背向鏡頭,浸浴時亦不忘觀賞樹木。

「我們創作這一系列作品,是為了反映一個以此地區名稱『妻有』的形象為基礎所產生的世界觀,以及其本土傳說。我們漫無目的地穿過被白雪覆蓋的迷宮,想像出一對被極端情緒支配的男女在妻有惡劣的自然環境中生活的故事。」榮榮和映里說。在《妻有物語No.13-5》中,兩位長髮的藝術家赤裸身體,抱著膝頭伏在地上,如同地上的綣曲的繩般,分不清誰是榮榮、誰是映里。藝術家又重疊了兩個影像,令傳統黑房黑白沖印的照片更見質感——外面下着大雪,木屋內二人難以抵禦寒冷。

當我們旅行去一個地方,我們不僅僅用眼觀察,還聞着那兒的空氣,感覺那時的濕度和溫度,這些才是我們想要傳達的。那個我們暫時所處的時空,真實存在過,卻又是超越時間的。
榮榮&映里

榮榮和映里躺在日本傳統木屋內,展現身體與木屋、大自然的親密關係,圖為作品《妻有物語No.13-5》。(榮榮與映里及10號贊善里畫廊提供)

中日攝影師結為夫妻 攝影是共同語言

榮榮重疊個人照與植物照片,創出班駁、暗淡的效果,圖為作品《妻有物語No.2-31》。( 榮榮與映里及10號贊善里畫廊提供)

榮榮生於中國福建,在九十年代拍下成名作《東村》,見證着北京東村藝術家張洹、馬六明等居所被拆遷,他於是用鏡頭紀錄行為藝術。他認為「赤裸創作作為對抗現實的一種方式」,當年亦因赤裸而被公安驅趕,但「裸露身體」的表達方式一直深深影響着他。

1999年,榮榮在東京舉辦作攝影展,結織了在日本任職攝影師的映里,從此開始共同創作。二人最初語言不通,多以簡單詞語和影像來溝通,通電話時雖然難以對話,但只要聽到對方在電話那頭便好。直到後來,他們會共用相機甚至膠卷,兩人的創作因而混合在一起,再難區分。

他們結婚後,曾經到日本富士山拍攝,在白霧下互相牽手擁抱,創作出《在富士山》一系列作品,探索人體與自然間的微妙互動。此後,兩人繼續以身體及攝影來做創作,刻劃人體在自然和城市間的獨有美態,作品包括《在自然中》、《六里屯》等。

藝術家與三個孩子搬入日本的偏遠村落,繼續用身體與影像探索人與自然間的關係,圖為作品《妻有物語 No.9-2》。(榮榮與映里及10號贊善里畫廊)

榮榮與映里的合照。(10號贊善里畫廊)

藝術家Profile

自2000年起,榮榮(1968年生於中國)和映里(1973年生於日本)一直合力創作。二人的作品反映了他們共同創造的親密世界,同時擴闊了傳統黑房黑白沖印技術的邊界。過往作品廣受讚譽,如《富士山》、《在自然中》、《六里屯》及《妻有物語》等,專注刻劃人體在自然和城市環境中的美態。2007年,榮榮在北京草場地村藝術區創立了三影堂攝影藝術中心,隨後成為了國際交流的首要平台。中心亦開辦一年一度的三影堂攝影獎,藉以發掘和鼓勵中國最具前途的攝影師。在2016年索尼世界攝影獎中,榮榮和映里一同獲得「傑出貢獻獎」。

《妻有物語》展覽

地址:10號贊善里畫廊(中環蘇豪區贊善里10號)
展期:即日至2月4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