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俠2》如有鞏俐就不能放映?香港電影在台灣的那些年

撰文:來稿文章
出版:更新:

「剪出來的電影史」,主題是戰後電影審查,陳設在人權博物館的「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那裏曾是戒嚴時期關押輕重政治犯的所在處,如今開放給公眾,青草依依,在當年的審判庭外,也在如今堆放在門口地上、作為歷史證物展覽的鐐銬旁。
文:李大寧

展覽在其中一排平房空間作為特展陳列,「五〇和六〇年代的電影審查」、「電影審查外的發展不自由」、「七〇和八〇年代的電影審查」、「電影審查大事紀」等主題一一延伸。親歷者的訪談在電視中播放,遊走在展板間不時可見富於時代感的電影海報,歷史文件等實物展品。在曾經的台灣,看電影前必須先起立唱三民主義歌,電影前要播放政令宣傳導片,包括蔣中正總統的訓詞片和三民主義歌片。曾經有位台灣作家朋友回憶,他少年看電影時拒絕起立唱三民主義歌,而被旁邊的人把頭打穿洞,而這經歷也促進了他日後對國族主義的進一步反思。

威權時期的影視審查是由1949年設立的新聞局負責的,政治觀念是可以想見的審查重點,但原來從來也伴隨著對色情、暴力、不健康意識的審查。

依然留有無法完全揮去的遺緒

然食色性也,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同創作者伴隨被審查、到自我審查而生發的反審查能耐——如通過隱喻、暗喻、反諷等藝術手法,民間也催生出一些「祕技」。譬如作為地下體驗的「非法觀影」,1978年臺北白宮戲院,就在那個年代以專映「異色」電影聞名,在未經電影審查的裸露鏡頭藉第二家放映機伺機插播,一面則要為防警方突襲,在賣票窗口設有警鈴、設置通電鐵門和逃生密道,或由專門人員名為監票實則暗中觀察有無可疑人員⋯⋯有趣的是,這種「私接」放映除色情鏡頭,也是一種途徑,向不熟過於的本省籍民眾提供走私進口的日本電影,甚或是令文藝青年能夠觀看到期待已久的大師名作盜版錄影帶的方式。

+3

展覽還有一部分與我們熟悉的香港電影相關。原來周星馳、王晶的《賭俠2》,因女主角是鞏俐而未能在台放映。但為了台灣這塊市場,電影公司特別再請來台灣女星方季惟,另外拍攝了台灣版《賭俠2》,這才能夠賺到台灣的票房!未知當時片方是否認為自己正好印證了香港人一貫自矜的靈活變通,世界仔貴在「醒目」。而周星馳主演的《賭聖》如何因片中出現的旗幟「光芒不足十二道」而遭修建。

+3

《賭俠2》和《賭聖》的受審都發生在1990年代,台灣已解嚴數載。只是審查的步調是逐步放寬,而非一蹴而就。最有趣的,當屬Kubrick大導1976年的作品《發條橙》,遲於2000年再度送審,依然遭裁定為限制級禁止上映,到前幾年2017年再次申請,才能於46年後合法上演。

展示檔案中有審批人員要求裁掉陰毛露出等鏡頭的批示,於今自然莞爾,於當時可以想見千禧年拿到這份裁決的藝術工作者所感到的荒謬和憤怒。由此可見,儘管今日台灣解嚴的年頭還差一點就夠上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歲月了,但威權時代的種種影響,無論可見還是潛在,威力竟可延至千禧年後,相信如今,也依然留有無法完全揮去的遺緒。

(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鶴咀炮台|港島東南端英軍海防炮台 繼主教山後又一本地歷史遺蹟

香港地勢三面環海、多島多山,足稱世界知名的遠足、登高勝地。鶴咀半島位處香港島東南端,頗受本地遠足愛好者歡迎。沿下山小徑穿過樹到半島西面海邊,我們可見岩石灘上仍矗立着一座堅實的建築,它就是鶴咀炮台(Former Cape D'Aguilar Battery)。
+16

【世界上有不少建於孤島上的著名建築,我們一齊看看這五個著名歐洲孤島建築。】

+5

【意大利隱世教堂內藏多具18世紀驚世大理石雕像,雕像迫真到爆!】

+17

【一齊回顧以擅長繪畫人性孤獨、美國畫壇大師 Edward Hopper的作品!】

+5

【中國電影海報設計殿堂級人物黃海,多個作品成為經典,我們一齊重溫當中佳作!】

+8

【英國畫家 William Hogarth 經典《時髦的婚姻》,六幅畫訴說一個上流不幸婚姻故事!】

+1

【廢墟回憶奈良 Dreamland 清拆前最完整圖輯

+10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