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畫家 William Hogarth:解讀名畫蛛絲馬跡 記載上流婚姻愛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前唱片騎師被踢爆背妻出軌,小三一方更大爆雙方惹上性病秘聞,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小三丈夫受訪時卻大讚老婆,令人感到離奇萬分。婚姻從來不是容易說明白的事,從一而終的愛慕或不計前嫌的寬恕,都是婚姻的一體兩面。究竟婚姻的意義是怎麼?我們或以18世紀英國畫家 William Hogarth 有關婚姻的系列作品,看看這位觀察世情入微的藝術家,如何看上流社會的男女愛恨。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愛情終將死在婚姻裡。夫妻可以鶼鰈情深,長相廝守;也可以不安其室,暗通款曲。婚姻意義是怎麼?古今中外各人都有不同觀點,感情細膩的藝術家對此又有何看法?18世紀英國畫家 William Hogarth,以對社會人生百態有敏銳觀察和理解而著稱,亦善於用藝術對大眾曉以道德教育,且看他一系列有關婚姻的作品,如何看俗世男女間的情慾愛恨。

William Hogarth 自畫像《Painter and his Pug》(1745)(the Tate Gallery)

William Hogarth(1697-1764)生於英國,是英國著名畫家、版畫家、諷刺畫家和歐洲連環漫畫的先驅。Hogarth 年少時期以學徒身份學習雕版畫,並鍾情於倫敦大都會的生活,經常畫一些他見到的人自娛自樂,23歲之年便以銅版畫家身分獨立開業。自1724年創作第一件版畫作品《化妝舞會與歌劇》(Masquerades and Operas)以來,開始涉足油畫、版畫和連環漫畫等多種媒介創作。1730年前後他創造了一種把許多肖像集於一幅畫中的談天畫,這種畫著重人物心理刻劃,極富戲劇性,代表作《乞丐歌劇》(The Beggar's Opera)(1731)、《征服墨西哥》(The Conquest of Mexico,又名《印度皇帝》)(1732-35)。還繪畫了許多諷刺社會不良現象的連續性組畫,如《煙花女子哈洛特墮落記》(A Harlot's Progress)(1732)、《浪子生涯》(A Rake's Progress)(1734)、《時髦的婚姻》(Marriage A-la-Mode)(1743)等。

William Hogarth《The Beggar's Opera》(1731)(the Tate Gallery)

他的作品範圍極廣,從現實主義肖像畫到連環畫系列,許多作品經常諷刺和嘲笑當時的政治和風俗,並尖銳揭露英國貴族上流社會的醜惡腐朽,有力地推動英國民主主義啟蒙思想,後來這種風格被稱為「霍加斯風格」,他也被稱為「現代卡通之父」(the father of the modern cartoon)。Hogarth 亦是其中一位在英國積極爭取立法捍衛藝術作家品版權的要員,英國最終於1735年通過了《版畫版權法》(Engravers' Copyright Act,又名 Hogarth's Act),是世界上首部針對視覺作品的版權法案,亦首次確認了視覺藝術家的著作權。畫家以外,Hogarth 也是位美學家,著作《美的分析》是歐洲美學史上第一篇關於形式分析的美學專著。

《時髦的婚姻》系列

就在 Hogarth 發表銅版組畫《煙花女子哈洛特墮落記》而聲名大噪之際,他愛上了一位貴族女子。在那個時代,不同階級間的戀愛是不被允許,二人因此雙雙私奔,女家父親因而宣布斷絕父女關系。但母親心疼女兒最終還是寬恕這對愛侶,並把 Hogarth 上述銅版組畫買下來,布置在餐室內。後來老父看到這幅作品,深深為之著迷,並得悉是這個「女婿」所畫,因而肯定了他的藝術才華,默認了這段婚姻。

Hogarth 這段打破世俗禁忌藩籬的婚姻,造就他對英國上流社會的權財婚嫁,別有體會,經典名作《時髦的婚姻》便在這大背景下誕生。

《時髦的婚姻》(Marriage A-la-Mode)描寫18世紀上層階級的生活,指出因利益而結合的婚姻,導致了悲劇收場。內容描述沒落貴族 Squanderfield 伯爵之子 Squanderfield 子爵與富有商人女兒結婚的故事,兩人之間並無感情基礎,婚後因此很快便形同陌路。最後 Squanderfield 被妻子情人謀殺,伯爵夫人亦服毒自殺。六幅畫作依次序是《訂婚》(The Marriage Settlement)、《結婚之後》(Shortly After the Marriage)、《訪庸醫》(The Inspection)、《伯爵夫人晨間招待會》(The Countess's Morning Levee)、《伯爵之死》(The Bagnio)、《伯爵夫人之死》(The Lady's Death)。

1. 《訂婚》(The Marriage Settlement)

商人與伯爵各有盤算,締結二人子女婚姻。商人為讓家族擁有伯爵頭銜,而伯爵為了能獲得商人錢財,以利益交換為核心的婚姻在畫中明確的被描繪出來。訂婚那天,中間人拿出財產抵押單請伯爵簽字,一手拿著婚約文件,一手拿著商人提供給伯爵的匯票。右方伯爵正指著家譜表明高貴家世,身穿紅大衣的商人膽怯地看著伯爵,惟恐高攀不上。婚姻如同交易般在桌上完成了,而婚姻的主角卻被置於角落,畫面最左方的是伯爵之子面對鏡子,背對著未來的妻子。他身旁的商人的女兒滿面愁容,在用手帕穿著訂婚戒指無聊地擺弄著,身旁的律師傾下身與交談。在畫面的左下角,畫了兩條硬被鏈條鎖在一起的公母狗,這一情節正暗示了這樁婚姻交易的性質和前景。這幅畫中即將成婚的兩人毫無互動,預示了這段婚姻的發展。

William Hogarth《Marriage A-la-Mode: The Marriage Settlement》(1743)(National Gallery)

2. 《結婚之後》(Shortly After the Marriage)

第二幅畫以兩人婚後早上一幕為場景,有跡象表明他們的婚姻已經開始出現了危機。丈夫和妻子彼此之間似乎不感興趣,在前一天晚上他們是分開過夜。畫中大鐘指著12點20分,可見已是日上三竿,但夫人仍在伸懶腰像剛睡醒的樣子,房子內一團混亂,看來昨夜狂歡後未及打理。子爵精神渙散癱坐在椅子上,小狗在他外套口袋裡找到的女士帽,表明他尋花問柳。畫中兩人對彼此毫無興趣,有如平行線一般活著,華麗佈局下有大量不協調。有趣的是畫面左方伯爵之子家的僕人,面露不屑的走出畫外,彷彿連他也已看見了這段婚姻未來的衰敗。

William Hogarth《Shortly After the Marriage》(1743)(National Gallery)

3. 《訪庸醫》(The Inspection)

子爵帶著年輕外遇去找江湖醫生檢查是否有孕,若有懷孕便要打胎,可見偷情已結出惡果。由於子爵頸上有一黑點,亦有解釋此畫指子爵染上性病梅毒,旁邊外遇表情痛苦,似亦已染病,二人因此結伴求醫,但子爵對庸醫給出的藥丸表示懷疑,要求退款。中央較高的女子則是妓女母親,她拿著刀面露憤怒神情,可能是不滿子爵把性病染給女兒,亦可能想從中敲詐子爵。

William Hogarth《The Inspection》(1743)(National Gallery)

4. 《伯爵夫人晨間招待會》(The Countess's Morning Levee)

描繪夫人在自己閨房與朋友聯歡,此時老伯爵已過世,子爵接替成了伯爵,他的妻子也就成了伯爵夫人。畫中僕人正為剛起床的伯爵夫人梳妝,在沙發上與她親密交談的是她的外遇,也就是在第一幅畫中出現過的律師。房間內眾人皆是打扮時髦的上流階層子女,牆上的繪畫除了老伯爵畫像外,其餘則是充滿肉慾和瘋狂的名畫。在第三及第四幅畫中,伯爵夫婦兩人並沒有同時出現,藝術家分別描述了兩人如何對婚姻不忠。

William Hogarth《The Countess's Morning Levee》(1743)(National Gallery)

5. 《伯爵之死》(The Bagnio)

第五幅畫從地板上的道具和面具凌落分布,表明丈夫參加完化裝舞會,更有可能是尋歡歸家,碰巧撞破妻子與奸夫偷情,大發雷霆兩男大打出手,婚姻正式爆發衝突。三人僵持中律師殺了伯爵,並穿上睡袍爬窗逃跑。伯爵夫人縱使跪下懇求伯爵原諒,可惜伯爵也是返魂乏術,一命嗚呼!此畫是整個系列中最具戲劇張力的一幅,藝術家運用強烈的明暗對比,將光線聚焦於中央的伯爵夫婦,更加突顯主角的悲傷。

William Hogarth:《The Bagnio》(1743)(National Gallery)

6. 《伯爵夫人之死》( The Lady's Death)

最終一章,不幸的時髦婚姻導致了年輕妻子因墮落而悔恨自殺,伯爵夫人癱軟在椅子上,臉色死白,顯然即將死亡。老婦人抱起小孩,讓小孩能親吻伯爵夫人,但孩子面上的黑痣表明梅毒已傳給下一代。此時,悲劇的始作俑者伯爵夫人的父親卻未有感到悔恨或悲傷,反而想從女兒身上榨取最後的財富,將女兒的結婚戒指取下,結束這個故事。

William Hogarth:《The Lady's Death》(1743)(National Gallery)

【一齊回顧以擅長繪畫人性孤獨,已故美國畫壇大師 Edward Hopper的作品!】

+4
+4
+4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