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之聲】女子歌唱組合KiRYu 氣流傳送動畫古典詩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套動畫作品能否打動觀眾的心,故事、畫功和配音故然緊要,牽動觀眾情緒音樂也是不可或缺。出色的動畫主題及片尾曲,地位和入腦程度不亞於動畫本身。

你可能未必記每套動畫的劇情,但熱血的動漫歌曲必能勾起令人昂首的畫面。澤野弘之的電子搖滾交響樂《Before My Body is Dry》一響起,彷彿《Kill La Kill》女主角纏流子在你面前爆衫變身;陳麒元主唱的《Get the World 》使人想起星馬豪星馬烈這對四驅兄弟的愛車在跑道上追逐。

有熱血男歌手自然有柔情女歌手。今集《同人之聲》是以翻唱歐陸古典風格的日本作曲家梶浦由記作品為主的KiRYu。

KiRYu成軍於2015年夏季,由繪師兼經理人KiYO、繪師兼製片RAN(下稱嵐叔)及聲樂總監つゆ(下稱TsuYu)組成,團名取三姝名字部份組成,在日文中亦有「氣流」的意思,寓意氣流傳播音樂。要介紹KiRYu前就必先了解組合成員所鍾愛、並奉之為音樂大神的作曲家梶浦由記。

KiRYu成員,左起為嵐叔、KiYO及TsuYu。(吳煒豪攝)

歐陸風動畫音樂家梶浦由記

梶浦由記舊照。(網上圖片)

梶浦由記是日本資深作曲家及編曲家,主要為動畫及遊戲製作配樂及撰寫歌曲,亦為樂隊FictionJunction主腦及女子組合Kalafina製作人。梶浦參與家傳戶曉的電視動畫如《機動戰士高達SEED》系列、《ALDNOAH.ZERO》、《刀劍神域》、《TSUBASA翼》、《Fate/Zero》、《魔法少女小圓》等的配樂。

即使題材由未來太空科幻、戰鬥機械人到魔法奇幻都有,這些作品多是情感激烈極端、情節苦大仇深,不少屬於調子沉重的史詩式長編系列動畫。由此可大約知道梶浦的音樂取向:神聖莊嚴、歌劇感濃、蕩氣迴腸、悲喜交雜、光明中帶黑暗。

Kalafina。(網上圖片)

早年跟父親旅居德國,梶浦深受歐洲文化影響,常用德語、西班牙語或義大利語創作教堂聖詩風格歌曲,亦常把女聲多部合唱變成配樂樂器,把古典、異教民族(如蓋爾特)和電子等流派融合,帶來歌德(Gothic)和新古典(neo-classical)感覺濃厚的作品,令人想起Dead Can Dance、Lacrimosa等Gothic或Darkwave組合,大增動畫戲劇張力。而Kalafina本來是梶浦在十年前為《空之境界》劇場版作曲而創立的新人女歌手組合,歌曲全由梶浦製作。

KiYO認為梶浦的音樂「很有自身世界觀」:「她的作品雖有快有慢,風格十分鮮明,一聽就認得。」她喜好為氣氛壯大的音樂。而TsuYu也認為梶浦音樂出色,不同作品帶來的感覺相似,辨識度高,她分析說:「梶浦經常在配樂加入一種神秘語言詠唱,令人沉醉。」

這種聽落像歐洲語言的未知語言純為梶浦自創,以空靈聲線唱出,發音本身沒有意義,只作豐富配樂旋律、傳遞情感、憑曲寄意,樂迷稱為「梶浦語」。嵐叔形容梶浦和Kalafina音樂為「邪教歌」:「一聽就會中毒。」她指歌手一開首的幾個音足以牽動情緒,先聲奪人捉緊聽眾注意力。

「Kalafina三位歌手大瀧若菜、窪田啓子和政井光聲底各異,但夾埋一齊就好好聽。」KiYO跟大學同學的TsuYu本組成YuKi翻唱梶浦作品,但兩把聲音實在不能唱足梶浦音樂中標誌式的多重合唱分佈,難把音樂原有之氣勢效果重現。某次觀看動漫band show,見識嵐叔樂隊,被她聲線吸引,即「搭訕」請她加入,嵐叔答應便正式組成KiRYu,KiYO負責高音,而嵐叔負責中音,至於TsuYu負責低音部,積極在家中排練演出。

同人界志趣多元 耀眼地方隨處有

(吳煒豪攝)

成立近兩年KiRYu走遍大專和公開同人場,印象最深刻的演出是香港動漫電玩節第二屆《創天綜合同人祭》(Creative Paradise 02)首度登台,以及越洋往澳門大學參加盛事《桜卉祭》。今年三月KiRYu以搞手身份在西灣河蒲吧舉辦《Kajiura Night 梶浦由記同人音樂之夜》,一路走來三姝花了不小時間心機在同人翻唱,演出漸受歡迎。

開心時光過得特別快,從未想過「講拜拜」,「這圈子讓我們有機會跟不同人士如歌手、畫師、影像製作人或技術支援等合作,互相切磋,這種同心協力在同人界才經歷到,」TsuYu舉例說明:「梶浦以外,我們跟一些音樂單位會跳出comfort zone合作玩一些完全不熟悉的歌曲,是最吸引之處。」KiRYu曾公開獻唱《超時空要塞》兩部作品《Frontier》和《Delta》以及當紅動畫《亞人》中的歌曲。

KiYO和嵐叔亦有畫畫。KiYO的同人繪畫組織為GardenAzul水色の花園;嵐叔為同人組織紫陽花屋的主要管理人。「同人範疇眾多,音樂和繪畫都是我的興趣,使我生活充實忙碌。」嵐叔說俗稱「打Call」(台下觀眾雙手持大枝燈光棒舞動)的動漫演唱會動作是一大特色和樂趣,不同活動氣氛亦見分別,兼任樂隊主音和女子組合的她觀察:「平時夾band在一個man的環境下進行,樂手都是男人,經常互常呼喝『喂!執歌啦!』成員間相處粗鄙、不拘小節,但完成事務又好有效率。在KiRYu這全女班裡唱歌,大家就好溫文。」

《歌之王子殿下》於2014年曾與位於荃灣的動畫主題餐廳Youme Cafe合作舉辦活動。(網上圖片)

近年動畫歌常由女性主唱,男歌手似乎越見稀罕。KiYO對此見解有保留:「可能是marketing問題,現在市面多萌番,自然用返女性萌聲唱主題曲。不說萌番,少年向作品,男女普遍都會看;但女性向作品,由男歌手主唱,觀眾以女性為主,絕少男觀眾。」

受歡迎少年作品由女歌手主唱歌曲,先天限制使然,這些少年作品在市場上比女性向作品獲得更多關注,因而產生動畫歌手「陰盛陽衰」之片面印象。

「像《歌之王子殿下》等男性偶像主題的乙女game改編動畫,或《IDOLiSH7》等手機game的配音,這些作品角色是男人關係,吸引女擁躉居多,她們便比起少睇這類作品的男觀眾認識更多動畫男歌手。」

嵐叔跟TsuYu則覺得喜歡動漫音樂的男性通常都會組樂隊,好少會以歌手為目標,嵐叔說:「我樂隊AniHolic除我以外都是男性。」TsuYu認為男動漫樂迷較女性有搖滾心,著緊玩音樂的「有型」感覺:「男仔都鍾意自彈自唱演繹,耐心鑽研樂器技藝和操練,想把歌曲音樂部份玩出來。」

KiRYu未來目標 給同人圈外朋友的話

由於動漫作品存在,先會有同人出現;但同人的世界不淨止動漫。
TsuYu@KiRYu

「無論籌辦演出、揀歌和邀請嘉賓,我們輕鬆面對和享受,全無賺錢的財政壓力,志在將音樂分享出去。」TsuYu覺得能帶動觀眾合唱,感受非常好。回顧《Kajiura Night》KiRYu共獻唱19首歌曲,吸引一百五十多位觀眾出席,略見小成,KiYO說他們目標是成功翻唱Kalafina所有歌曲:「也會挑戰跳舞,亦考慮緊推出原創作品。」TsuYu補充:「我們是梶浦歌迷,好自然個腦會諗返相似的旋律;不過不是抄襲,而是從那些作品中獲取靈感。」

催淚之作《未聞花名》。(網上圖片)

社會或有不少人對動漫或同人文化抱持成見,視為不成熟孩子嗜好。KiYO強調KiRYu的同人翻唱都是極其認真,盡善盡美,絕非態度兒戲、求其應付。同樣地不少動畫主題嚴肅、訊息深具意義,她說:「好多作品宣揚友情和親情等正面人性,對社會起提醒作用。」

動畫《未聞花名》講一班青梅竹馬小孩因當中一位朋友意外身亡而有心結。故事以孩子們成長、彼此關係發展為主軸,對友情的細膩描寫深深打動KiYO。

初看到《小圓》的甜美少女畫風時,很多觀眾無想過這「致鬱系」神作內容如此充斥死亡和絕望,作品中的「魔法少女」不是夢幻大能者,而是被詛咒的不幸人。(網上圖片)

嵐叔舉出人物造形可愛、畫面繽紛璀璨,劇情卻極盡悲慘黑暗的《魔法少女小圓》,提到這部有着兒童向卡通外衣、實際上探討宿命論的經典作的反差藝術:「奉勸大家唔好見到啲可愛少女,就以為係日常系萌番,唔係就會中伏。」

而現正於香港上映、改編自大今良時同名漫畫的動畫電影《聲之形》更是深入探討聽障人士受歧視和校園欺凌等社會陰暗面,「這套作品十分寫實,令觀眾反思相關社會問題。」

「即使是《刀劍神域》這部輕小說改編、講RPG線上遊戲的動畫,第二季寫友情的部份都是很到肉,更傳達人所擁有的並非必然、應該珍惜生命的訊息。」TsuYu認為相比小朋友看的卡通片,動畫涉及範圍大很多,更是生活的寓言,「內容一邊可能深奧一些,一邊是關於人生將來可能遇到的情況。」

嵐叔較喜歡幻想,強調踏入ACG世界不單止調劑生活,使人樂而忘返、不會後悔:「你會發現好多平時日常你未諗過、超越你想像力的事情。」TsuYu補充道:「一進入就好難重返人間,而大家嘗試認識的時候,可以感受下那種強勁的張力。」對於同人,她只有一句:「由於動漫作品存在,先會有同人出現;但同人的世界不淨止動漫。」

 

KiRYu成立於2015年7月,由三位喜愛梶浦音樂的女生組成,目前以翻唱Kalafina的歌曲為主。「KiRYu」在日文中有「氣流」之意。希望歌聲能乘着氣流,伴隨着對音樂的熱愛,將這份感情滿滿地傳達到觀眾的心中。

Facebook
Youtub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