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唔易做】將軍澳小師奶 擺街站入立法會 為女兒爭取反TSA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她,樣子斯文,說起話來語氣溫柔,一向寡言的她,從不曾為自己爭取過什麼,但這天,她卻為了就讀小三的女兒,拿起咪,在將澳軍寶林站的街頭企足一天,為的就是呼籲家長簽名支持反小三TSA復考。

她,張文青(Hilda),育有一子一女,與丈夫各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家人生活平淡安穩,但眼見女兒的功課量不斷增加,壓力漸大,加上近年經常有學生因功課、學習壓力而自殺,她覺得作為家長,必須站出來為下一代發聲。她自覺只是將軍澳的一名小師奶,勢孤力弱,於是在facebook成立群組,發動家長的力量,在這半年來曾擺街站、到立法會、政府總部等,要求政府正視學生自殺問題,及爭取反TSA復考。

「如果今日唔做,家長唔肯行出來,情況會愈來愈嚴重,大人小朋友也要承受巨大的壓力,我只是做家長應該做的事。」

看到女兒每天放學後也要應付繁忙的功課,加上溫習,連玩的時間也沒有,甚為心痛。(龔慧攝)

Hilda跟一般在職媽媽一樣,每天上班9小時,放工後回家為女兒檢查功課、溫習,有時丈夫也會幫忙,分擔她的工作。「記得女兒讀小二時,功課量仍未算多,放學後一小時內可完成,但去年升上小三後,功課量大增,很多時要花兩個多小時做,之後還要用一小時溫習,她一星期有中、英文兩次默書,每天單是花在功課、溫習上已三個多小時,由下午四時半回到家中,撇除吃飯時間外,就一直做功課做到九時半才能休息,連玩樂的時間也沒有,有時會因功課問題而責罵她,這樣絕對會影響親子關係。」

家課冊密密麻麻

Hilda說曾經有一次,女兒對她說看到手冊寫滿密密麻麻的功課,很不開心,除了功課量多,學校更會在課堂上讓學生做TSA的past paper。「女兒不會表達自己壓力大,但眼見她每日埋頭做功課,很辛苦,也不開心,再聽到她這樣說,我也很心痛。」因為這個原因,Hilda在去年曾跟校內其他家長,向學校反映多功課的問題,校方曾有跟進,有一段時間女兒的功課量略為減少,但仍屬於多。這次之後令她有更深的感受,若家長沒有發聲,子女就一直承受沉重的功課壓力,沒完沒了。

在2月5日,Hilda以群組代表身份在將軍澳寶琳站擺街站,發起反小三TSA行動,收集家長簽名及學生心聲。(受訪者提供)

後來她得知將軍澳同區小學的家長也面對同樣的問題,於是在facebook設立家長群組「TKO 95」,目的是讓家長可以有一個交流的平台,之後更以群組的名義向區內小學發信,希望校方正視功課壓力的問題。「其實我並非針對女兒或區內的學校,而是整個教育制度也出了問題,將TSA融入課程中,還有密集的操練,也令學生的壓力加重,我期望能扭轉社會風氣。」

功課多影響親子關係

群組在去年10月至11月期間發起「西貢區小學功課調查」,共收集526位西貢區小學的學生家長有關子女學習壓力情況,結果一半人要用超過1.5 小時做家課,當中接近四分一學生,更要兩小時或以上,除功課以外,53% 人每日平均用1.5 小時温習,「家長同仔女的相處時間全用在功課同溫習上,還有什麼溝通可言?」Hilda說。

在去年11月,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向教育局提交最終報告,指學生自殺與教育制度並無直接關係,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更多次引述報告,強調沒證據顯示與制度有關。「聽完真係好嬲,亦很痛心和失望,我們明白學生自殺原因並非單一,但教育局為何不能主動為學生多想一步,主動為學生減少來自學習和升學的壓力呢?」Hilda於是以群組發起人的名義,向全港家長發出聯署,促請教育局正視教育制度問題,並提出多項建議。聯署行動用了一星期多收集三千聯署,她們再發信到教育局及立法會。

還孩子快樂童年

其後Hilda以群組代表的身份,積極出席過不同的活動,包括學生自殺委員會最終報告公聽會,直至今年1月尾,教育局宣佈在今年五月推出「修訂版」TSA,即2017小三「基本能力評估研究計劃(BCA)」,並擴展至全港小學,引起一班家長相當不滿,在1月26日Hilda以「家長聯盟」成員身份與「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一起於立法會出席記者會,反對小三TSA復考,她更以家長代表的身份發言,「其實我們作為家長,訴求很簡單,就是停考TSA,還學校正常的教學環境,還學生快樂的童年, 不要再做無謂的操練。」

早前Hilda(中)以家長代表身份出席於立法會舉行反對復考小三TSA的記者會。(楊晴攝)

由一名普通的OL, 到婚後變為平凡的師奶,Hilda從沒想過自己會站出來,更走到立法會在記者及大眾前發聲。「我一向很少參與子女校內的活動,就連家教會也沒有參加,但在這樣的教育環境下,我不能再站在一旁,子女壓力大,我們作為父母,同樣要承受壓力。」Hilda說其實很多家長也支持她們的行動,特別在聯署或街站簽名運動,也看到大家的反應,只是願意走到最前的,實在不多。「很明白家長的顧慮,擔心他們參與這些活動子女在校內會被針對,但我一直以來目標是改變整個教育制度,而不是針對學校,所以不太擔心這方面的問題。」

Hilda明白到大家的顧慮,所以從來不會勉強其他家長加入她的行動。(楊晴攝)

再辛苦也爭取到底

既要上班,又要照顧家庭,同時要兼顧群組的管理及出席活動,她曾經試過趁午飯時間跑到政府總部,為的是聲援其他家長團體的請願行動。在成立群組這大半年來,支持及反對聲音各有不少,亦曾為她造成壓力,初時就連丈夫也不明白他為何要這樣辛苦。「他會覺得我已經夠忙,不贊成我花太多時間做這些,但我跟他說我為的是子女的將來,我們要看遠一些,今日不去做,聽日會愈來愈差。 」幸好丈夫也明白她的苦心,當Hilda忙於處理群組工作時,他亦願意分擔照顧子女的責任。

近日學童自殺的個案不斷發生,作為父母的都會感到痛心,Hilda強調制度未能為受壓的孩子們作出即時的變更,但父母們卻可以,她期望以自己微小的力量,守護自己、甚至其他孩子。

Hilda說為了應付TSA,學校會將日常課程融入其中,這幾年來女兒不時要學寫便條、不停做閱讀報告,但她發現女兒不會嘗試去理解課文,而是運用技巧去答題,這完全失去學習的意義。(相片來自TKO 95 Group facebook)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