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家庭】五口子旅居家庭 將藝術帶進印度紅燈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唔做想做的事會死。」瑞士媽媽Rahel以英語說道,爸爸Damon這樣轉述。這句話簡潔、有力,直闖眾人心裏,帶來一陣騷動,此刻,我想起:「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

有這樣的一個家庭:爸媽帶着6歲的哥哥、4歲和兩歲的女兒,在家教育孩子(Homeschooling),平日最愛畫畫,又到森林裏玩耍爬樹,認識大自然,主要遊走瑞士及香港兩地。有天,他們前往印度的紅燈區,一個治安及衛生環境較為落後的地方,逗留三個月,為的是在那裏的牆壁添上色彩。

Lamily,就是這個瑞士X香港的藝術家庭,此刻他們以「一個無控旅程的生活與藝術」為題,在藝術空間「碧波押」分享一家五口於去年前往加爾各答紅燈區,以藝術與當地社區交流的經過。無控之旅與平日的生活又是如何?我帶着疑問來到他們在港的家……

攝影:龔慧

恰巧妹妹在睡覺,我們提議不如在不吵醒她的情況下來個大合照,哥哥興奮、卻又靜靜地走進去。左起為媽媽Rahel、大仔Nias、妹妹Malena、二妹Monia及爸爸Damon。

I want to give my children families and communities, share our passion together.
媽媽Rahel

一切源於一個夢,媽媽Rahel清晰地記得一句話:「If you don't do what you dreamt of, you will die.」在決定性的夢境出現前,令他們踏上印度的藝術之旅,是於泰國旅遊時,認識的一名在加爾各答紅燈區工作的女士而引起。她希望為當區的婦女與孩子的社區添上色彩,邀請Lamily到當地進行藝術創作。即使與小朋友開了家庭會議,一致同意出發,他們就不怕孩子遇上危險嗎,藝術如何走進別的國度?

他們主要以英文、瑞士德語及廣東話來溝通,不時轉換語言。

學會保護自己 自然融入印度社區

甫進藝術之家,爸爸邀請我入內,最有趣的是一家五口各自在忙着,爸爸為籌備未來於瑞士的一個展覽在白紙上寫字,媽媽與哥哥Nias把充滿童趣的Lamily 畫作放進簿內,他說他有一個夢想……妹妹Monia呢?在做手工,兩歲的Malena望我兩眼便走進房內睡。孩子一點也不怕生,很快進入自己的領域,有時又與我閒談兩句,也許就是這樣的適應力及懂得尋找屬於自己的空間,自得其樂的能力,令他們能面對未知境地及無控的未來。

當時,Lamily五個異國人走在加爾各答紅燈區的路上,總會引來不少目光。但他們像是自然地融入社區,Damon與Rahel亦沒有「禁足」的指示,讓孩子走在街上、甚至與當地的小朋友嬉戲。

哥哥Nias在印度時已習慣赤腳走,黑腳板是平常事。(Lamily提供)

哥哥Nias很快便與印度小朋友一起玩蘋果棋,甚至赤腳行走,弄得雙腳變黑也沒所謂;也曾把布條掛在簡陋的房間內,自製小鞦韆。最有趣的是,有一次,妹妹Monia在街上突然跑着追打一個印度女士,原來她不喜歡那位女士摸她的臉,於是還手。也對呢,我們總習慣「搣可愛的孩子臉龐」,卻壓根兒沒想過他們是否願意。這次面對正在做手工的Monia,媽媽說她昨天用紙條做了壽司送給朋友,我說:「Can you make one for me?」當時半帶點戲言地對她說,怎料最後她真的給我做了一個小蝴蝶。

Dream,中文是夢想,我覺得大家對它有些片面,像是遙不可及或是奢侈品,達到是不現實的。但如果你建基於這樣的想法,便不會想辦法去達成。
爸爸Damon

當地婦女主動參與繪畫過程,無分美醜,誰人也可參與。(Lamily提供)

畫上自由的鳥 合力綻放美麗花朵

紅燈區內的女性被迫成為男士的「商品」,並提供性服務。自由對她們來說好像是個奢華品。Lamily在一棟建築的白色大門,以黑色的線條畫出可以自在飛翔的大小鳥,亦在Tamar Community Centre內畫出一隻飛翔中的燕子,嘴裏叼着印度傳統服飾Sari,他們希望代表自由的燕子,以Sari保護當地的婦女與孩子,畫着畫着,漸漸愈來愈多婦女參與中,在Sari內畫上七彩盛放的花朵。此刻,即使語言不能相通,藝術卻打破隔膜,拉緊雙方的距離。

爸爸Damon反思說,如果她們有的是時間,某程度上也是富有的。(Lamily提供)

這趟旅程也許超乎大家的想像,但這個「夢」對於Lamily並非不能實現的願望。爸爸Damon說,「在生命的旅程中,好多時並非有既定的目的地,可能是當我們接觸一些人,有所啟發後再行動。」而夢想,並不是遙不可及,可能是他們感興趣或者是觸動他們的事,他們會想辦法接近、想像,當中也許有很多掙扎,如犧牲、代價,他們會根據過往的經驗,討論如何向前走。他笑說:「但其實想法來到的時候,也許會好迷茫,別人會給我們不同的理解,當中亦有很多問號及疑惑。但好多時,碰撞才是最重要。」

生命的旅程中,會帶來不同的碰撞與機遇,所以他們在香港及瑞士也有不同的藝術計劃,坪輋壁畫村便是其中之一。(坪輋壁畫村的故事,有待下回分解。)

合力創作的作品是為了寄語當地的女性工作者能受到保護及得到自由。(Lamily提供)

有些父母在公司也用遙控鏡頭監視家中情況,其實小孩是知道的。為何要弄得像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Lamily

醒來的妹妹嚷着要爸爸陪着她繪畫,於是爸爸把紙鋪在小桌上讓她隨心畫。

小朋友也需要私隱 自由的空間

有人曾問Rahel為何她的孩子不再百厭,然後她開始思索自己兒時的生活……

Rahel自小在瑞士成長,與大自然為伴。她笑說媽媽並沒有刻意看管或安排密密麻麻的興趣班給她,於是她有很多時間做一些「naughty thing」。有一次,她有一個想法:在家弄些火會怎樣?於是她便找些木材,嘗試在客廳起火,但媽媽及時察覺,並阻止她。Rahel笑說:「其實兒時只是有不同的想法來kill time,想着想着,想像或創意便由此而生。」她亦察覺香港的孩子像是被父母過度保護,很多小朋友也想來他們的家,原因就是家中並沒有遙控鏡頭。那麼,孩子無處可逃嗎?不是。Lamily 帶小朋友去郊外遊山遊水的原因在於,他們希望孩子能在大自然中探索、歷險,並克服恐懼,而恰好孩子在大自然玩樂中可找到自身隱藏或秘密的地方。媽媽Rahel更希望香港家長了解孩子需有自己的空間,不要過度保護及監測。

延伸閱讀:【粉嶺壁畫村·多圖】藝術家庭走入坪輋 壁畫創作與鄉村共生

不是要他們成為藝術家,而是希望他們專注去做有熱誠的事。但這個經過是漫長及要面對不同的難處,如果我們的生活是冒險的話,我們可以學習如何面對困難。
爸爸Damon

最後我用以75元買了兩幅作品,他並沒有把放進錢罌內,反而把部分金錢給媽媽,原來媽媽要讓他明白,這些是支付父母協助此計劃的勞力。

孩子的夢:儲錢一齊去非洲!

「哦,姐姐喜歡這張,幾多錢?」

「200元!」

「咁貴?你不是說original是50元嗎?」

「不,這張比較特別,如果太便宜,怎樣令5個人去非洲?」

兩個錢罌盛載着去非洲的資金,豬仔錢罌已滿,右面的恐龍是哥哥製作的新錢罌。

哥哥Nias已把畫作放進簿內,我問這些什麼來的,主要都是他日夜繪畫的畫作,有些是爸媽也參與其中,有些妹妹也添幾筆。然後逐一講解:這些原作是50元,那些copy的是20元……原來這兩年來Nias不停地閱讀及討論有關非洲的事,他想去看那裏罕見的動物,想去熱帶草原,想去認識當地的人……於是,兩個月前,他開展了一個計劃:賣畫儲錢去非洲!當我與他了解畫作時,再問:「你想請爸爸媽媽、妹妹一齊去?」,他肯定地回答:「梗係要啦!」媽媽在旁笑說:「I think it’s very nice, very nice, very nice, so that’s why we help him.」如果說「好重要所以要講三次」,三次的「very nice」,不用在場,也能感受到媽媽喜悅之情。不過非洲溫度高,很熱呢,懂少少廣東話的媽媽一聽「熱」字,立即笑說:「India好熱,No air conditioner,46 °C。」

對,我忘了他們在夏天到印度並住了3個月呢。他們完成瑞士的計劃後,正打算9月再次前往印度,繼續Lamily的藝術之旅。

Project Naivety是一個藝術項目,由Damon Lam和Rahel Lam以家庭開始,與孩子一起坐在桌子上做藝術開始,鼓勵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互動。

有誰的房間可以塗滿孩子的創作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