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阿媽去旅行】母子成團11年 兒子袁智仁:我係媽媽惟一的導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媽媽成為旅伴,子女需EQ高,做足準備功夫,否則必定嘈交收場?

「你哋有冇炒大鑊?」我問。不消一秒,近乎沒考慮且肯定的回答:「成日。媽媽成日講不會再跟我去旅行,可是每次也跟着我走。」自2006年起,袁智仁第一次帶媽媽去旅行後,一年一度的新春遊成為了二人的必備節目。他們在過去11年「走過浮華大地」,開始在印度、意大利、伊朗、冰島、東歐等國留下足跡及回憶。兩代的價值觀不盡相同,人在異地朝夕相對,磨擦少不免。這對歡喜冤家「成日炒大鑊」,成團11年的秘訣是……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袁智仁與媽媽闖入阿爾巴尼亞人的婚禮,他送上香港郵票做賀禮,雖然語言不通,卻是難忘的回憶。

瘋狂東歐遊 高速公路的母子失散記

袁智仁與媽媽今年去了東歐23日,共7個國家,他說:「有人講我虐待阿媽,可能因為我哋兩日之內連續兩晚坐通宵巴,即係我同媽媽都無覺好瞓。」不過最瘋狂的卻是高速公路失散事件。

他們參加了印度的Local Tour,在賈沙梅爾的沙漠中行走及在星星與沙海中風餐露宿一天。

話說他們二人晚上乘坐巴士由波斯尼亞出發,前往塞爾維亞。零晨3、4點,巴士到油站停下來,袁智仁下車去廁所,當時在車上着得比較單薄,天氣十分寒冷,他打算速戰速決,放放水便回去。怎料下車不久,巴士卻走了?他當時睡眼惺忪,心諗:「幻覺嚟嘅啫!」當他打算回府時,卻真的嚇怕了,向路人確認後,才知道巴士真的走了!現在只有一個不會英語的媽媽在車上,況且在東歐國家,英文也有無用武之地時。此時,他連手提、銀包也沒有,路人對他說這要有免費車,一個星期一班,剛好是今天,然後便推他出高速公路慢慢等。他說:「當時我勁驚,因為媽媽唔識英文,等等吓有架車衝過來,然後有個人衝過來,對我說話,應該係講粗口,再拉我上吉普車,以為打劫定咩,我有反抗,但佢強行拉我上去又講粗口。上到去,見返一齊坐巴士的人對我講,Don’t worry。」

原來那個站不是去廁所時間,而是前往塞爾維亞第二大城市的人便需換車,所以只會停留5分鐘,開車後媽媽發現囝囝不見了後,只好瘋狂地嗌,他們才發現有失蹤人口,開架細車調頭尋找。我問:「短暫但驚險的分離,你們有相擁而泣嗎?」他說應該是被阿媽狂鬧,怎料她站在路上呆着,也許是「攰到無氣鬧」,重新走回車上,充滿拍手的聲音,好像在說:「救返個人,萬歲!」此刻回想起來,他不禁笑說:「成個雷霆救兵咁。」

師奶好得意,會軍備競賽(即互相比較),如你去歐洲?我又去過喎。但我阿媽會講,去過伊朗呀!然後別人便會覺得好型啊,即刻會覺得自己贏咗。不過呢個唔係選擇同佢去非熱門地點的主因。
袁智仁

他們曾前往印度兩次,媽媽曾更在泰姬陵前表演瑜伽。

印度的沙漠之行,雖然媽媽不懂外語,但一身好廚藝成為溝通的關鍵。

阿仔旅行團 和惟一的團友溝通好重要

與長者去旅行,總會遇上自由行定跟旅行團的問題,對於袁智仁來說,他會選擇前者。他與媽媽曾跟團到西安及柬埔寨,不過他的旅行風格就是不受控,自嘲「成日唔跟大隊」,團友會有微言,阻礙行程好大鑊。除此之外,亦可自由選擇景點、住宿、幾時休息等。

他說:「幸好大家都喜歡經驗和體會,多過去景點打卡或購物,加上她會量力而為,唔會覺得唔去一個地方就蝕咗。」為了讓媽媽了解行程,他每天早上也會做一個簡短的匯報,如東歐的23日,穿越的國家太多,告知行程後,令她心裏有個打算,可以選擇某些地方並不一定一起去,可以留在旅館中。他認為:「同媽咪,不是同老公老婆去旅行,不需要24小時跟住。」不過他重申一點,溝通是日積月累,平日的溝通也是好重要,到異地時便會認真聽行程及才會明白對方的需要。

他會選擇先帶媽媽去一些比較熟悉的地方,如她的媽媽是名瑜伽導師,因此印度亦是首站之選。現時,袁智仁曾到54個國家,媽媽則曾前往15個國家。那為何會帶媽媽去伊朗、冰島、東歐等地?因為他認為這些地方,是媽媽與她的朋友並非會去的地方,因此便由自己帶她去體驗好了。不過袁智仁與媽媽的旅遊經歷,使媽媽時常說:「我跟旅行團,我係惟一的團友,而阿仔就是導遊。」

囝囝說媽媽雖不會外語,但亦會主動跟美女溝通。

11年的長征 原來因為……

我們大多曾經歷「媽媽帶我去旅行」的時間,而令袁智仁實行「帶阿媽去旅行」的契機,卻在2000年時,他剛考畢會考的時候,他問媽媽:「可唔可以送份禮物畀我?可唔可以帶我去長江三峽?」他們並非有錢人家,那時基本上只夠返大陸旅行,他感謝媽媽當時亦與帶他遊覽快要消失的長江三峽,因為當年的三峽工程,需要遷移逾120萬居民,大壩的建成將會淹沒多座城鎮。

這是希臘的城市之一Meteora,岩石上的修道院有「天空之城」之稱。他們旅遊時剛巧那裏有些雲海,在下方望上去修道院有如浮在半空中。

袁智仁自小住在新市鎮,他說:「那裏基本上咩都無,所以覺得身邊無咩歷史,但我又喜歡睇歷史。我細個嘅夢想係做一個歷史學家。對快要消失嘅事會覺得可惜,又感興趣。」我說,你明知也改變不了什麼,他回答:「但我也想知道,去了解,親看睇一眼也好。我起碼知道果一刻發生過。」

自始,他開啟了人生的旅程,每年去大約2至3次旅程,窮遊五大洲。他感謝媽媽,當時即使家庭並不富裕,卻給予他認識世界的機會。現時媽媽62歲,他希望媽媽在行得走得的時候,與她去多些地方,認識世界。不過,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囝囝工作繁忙,媽媽在平日晚上亦要教瑜伽,相處的時間比較少,因此二人亦珍惜一年一次的悠長假期。

上圖為2000年時,他們在長江三峽留下的倩影。

你哋有冇炒大鑊?

他們都是以窮遊方式進行,袁智仁負責出二人的機票錢,其餘的費用則二人分擔。從上述也得知他的旅行風格是不受控,「唔跟大隊」,有些行程也會比較隨心而行。原來這次東歐之行,在上機前一刻也沒想過要去德國、馬其頓及塞爾維亞,但因來到行程的第15日,發現還有時間,倒不如加多3個地方,作出這樣的變動,媽媽沒有一絲怨言。而他亦不喜歡預先訂酒店,「行到邊搵到邊」,有一好處,就是租房錢相對比較平宜。那你們有沒有吵架的時候?

他說:「有,搵路。有次的意大利之行,為咗慳錢,訂咗好早嘅火車,早上7點鐘,好早起身出發去搵個車站,其他人亂指,仲要Miss咗班車,最後先發現離住宿只係半小時嘅路程。」行程改動不是問題,而是雙方也擔心對方太累,而找不了目的地的煩躁心情,自然多了埋怨,如「好辛苦呀,點解都未到……」但不要忘記,囝囝有時也是初到貴境,不是明燈指路的Google Map。

其實二人在這幾年已很少吵架,他回憶說:「可能以前我行得太快,現在學會減低速度,亦嘗試了解對方感受及體力的消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