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肺病維權】逾300風鑽工人再赴深圳索償 警方施催淚氣體驅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逾300名過去在深圳工作多年、並因此患上塵肺病的湖南風鑽工人,近日再次南下維權,向深圳市政府索償。

他們昨日(7日)並從深圳市社保局遊行至深圳市政府大樓,要求與市長對話。惟晚上與警方爆發衝突,警方更出動辣椒水及催淚氣體驅散工人,多名工人需要送院。知情人士向《香港01》透露,部份工人更一度情緒激動,爬上附近天橋企圖跳樓。

工人一度在深圳市社保局人才園的辦公大廳留宿。(受訪者提供)

不少工人已陸續因病離世

據悉,這批南下維權的湖南風鑽工人及家屬分別來自耒陽、桑植、汨羅等地,這亦是他們第7次南下深圳維權。對於這次再南下維權的原因,有工人表示主要是因為對社保賠償方案不滿意,同時社保局不給他們作出合理的工傷認定,以及此前維權時曾獲官方承諾支付的2000元(人民幣.下同)車費亦沒有兌現。

據早前報道,這批風鑽工人自1990年代初便離鄉別井,來到正在大興土木的深圳打工。由於風鑽爆破的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粉塵,因此風鑽工人每次從井裡爬出時總會全身布滿灰塵。他們往往只得口罩作為惟一防護措施,甚至未必管用,致使在長年累月的工作中,仍會吸入大量致病粉塵。部份老闆更為了節省成本,不會為工人按時更換口罩。

而在這個本身已十分高危的工種下,這批來自湖南的工友還遭到層層外判剝削,令他們與僱主的勞僱關係無法確定。他們當初只想一心為家人賺錢,直到發現自己患上塵肺病時,病情已極難根治,加上大部份患者欠缺勞動合同以證明工人身份,因此無法得到應有賠償,更有不少工友已等不到維權成功,近年已陸續病逝。

+2

指被列入黑名單求職無門

有論者質疑:「工人有空追討賠償,為甚麼不去再找工作養活自己。」對此現場工人表示,自確診患上塵肺病後,已經被列入政府的黑名單,在求職時一般公司已經知道這些工人不能用了,加上健康惡化,也令他們無法再承受體力勞動。

在對上一次今年9月的工人南下維權行動中,工人指官方當時曾承諾,會對擁有就業紀錄的227名工人,加快處理他們的賠償要求,同時亦承諾安排工人往在湖南的醫院就醫,更指深圳市領導會前往探望,至於其他沒有工作證明的工人亦可獲酌情處理。然而官方的承諾始終未有兌現,遂激發起工人這次再大批南下維權。

+2

示威工人:我們要吃飯!我們要看病!

大批工人及家屬自前晚(6日)起便在深圳市社保局人才園的辦公大廳維權,當晚在人才園內打地鋪過夜。人才園的領導及保安翌日(7日)來到現場要求工人離開,該領導更揚言如工人在限定時間內不離開「就要抓他們」。當時,多位已故工友的女家屬及被激怒的工人紛紛表示:「你抓就抓吧。」更有已故工人的家屬表示:「從年初穿棉襖的時候我們就下來維權了,現在又要穿上棉襖了,問題還沒有解決。那些話,我聽的耳朵都起繭了。」

逾300名工人及家屬當日下午並從深圳市社保局人才園,遊行至深圳市政府靜坐,他們在路上一直高喊:「我們要吃飯!我們要看病!深圳不作為!」的口號。工人靜坐等待官員接見期間,他們遭重重特警擋在門外,周邊亦有大批警員及警車巡邏。

不少工人被噴辣椒水後紛紛倒地。(截圖)

部份工人激動企跳

雙方最終於昨晚爆發衝突,警方出動辣椒水及催淚氣體對付工人,不少工人,甚至女性家屬被噴後紛紛倒地,並感到眼睛灼熱、氣管和胸腔特別刺激不適,亦有部份工人被警員以警棍打傷,十幾位工人和家屬需緊急送院治療。

據消息人士向《香港01》記者透露,有部份工人在衝突過後情緒仍然十分激動,甚至爬上了附近天橋企圖跳樓自殺。他們表示不太能夠接受政府遲遲不去解決問題,並對他們使用暴力,覺得「這條命留著都沒意思了」,警方最終派人成功控制這班企圖跳樓的工人。目前,維權的工人與家屬改到深圳市社保局的人才園繼續靜坐。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