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坊間調侃「愛國病毒」 地方有否「瞞報」疫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確診個案及地區近日大幅增加,確認有限度人傳人。其實早在1月17日,倫敦帝國學院MRC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已發表報告,估計武漢的受感染人數遠超1000人。內文指出截至1月12日,武漢市估計「合共有1723病例」。

當時官方公布的確診病例為45宗,但在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日就防疫事宜作批示之後,病例忽然「大爆發」,截至21日凌晨零時達到近300宗。

習近平批示成轉捩點?

在習近平批示之前,坊間調侃說新型冠狀病毒實屬「愛國病毒」,國內確診或疑似個案都集中在武漢和香港,其他省市卻安然無恙。另一邊廂,泰國分別於13日和17日發現兩宗個案,患者均是中國籍女性,而日本則於16日發現一宗個案,患者為30歲中國籍男性。

在習近平批示前後,先是武漢的案例「暴增」136宗,其後廣東、北京、上海、貴陽等地亦隨即公布案例。有見及此,有論者就質疑,地方政府是否瞞報疫情,怕要背上一個「引發恐慌」的罪名,所以等到領導人「開綠燈」,要求幹部「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才一窩蜂去披露。

【武漢肺炎】中央電視台播放鍾南山訪問,他提及肯定病毒可人傳人。(央視影片截圖)

對於「愛國病毒」一說,鳳凰網於19日引述北京大學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的講法:「無論是去香港還是國外,出境都會有檢疫的要求,尤其是來自武漢的話。但國內無論是醫院還是其他場所都沒有收到要求,關注來自武漢的發熱病人,而一般的感冒,患者本人也不會去檢測冠狀病毒。」

實則早在7日,內地專家組已取得新型冠狀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並最遲於12日已呈交世界衛生組織,之後移交海內外醫療機構以作檢測之用。至於香港和海外所紀錄病例,其中有邊防檢疫所得,也有病人發病求醫所得,那按照王月丹的講法,內地各省市不是疏於防範跨地域疫情,就是從未想過主動檢測病因。

粵官:複檢行政手續需時

可是從20日後案例湧現所見,與其說地方政府疏於防範,疏於公布資訊仍是較為可靠的推測。據《南華早報》21日引述廣東衛生機關官員講法,指當地醫療機構可迅速獲得檢測結果,問題是疑似病例須再上交予北京,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二度檢測,最後還要由專家組作判斷,才可以被列為確診案例。

▼按圖看世衛組織對冠狀病毒預防措施的指引

+3
+2

按地方官的講法,公布遲緩源於檢測驗證要過兩關,行政手續需時。《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也於20日一度建議:「疫情通報完全由各地疾控中心(CDC)負責,增強CDC掌握全域的能力,政府完全退出通報的過程。」他又自言體諒官員「好心」,出發點是「避免引起公眾驚慌」,只是事與願違。

其時胡錫進稱:「從目前情況來看,武漢肺炎的人傳人機率和它的致死率確實都比SARS弱。尤其時目前沒有發現有一個染病,周圍多名密切接觸者紛紛感染的強傳染情況。」不過就在當晚,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SARS專家鍾南山就現身說法,擢破了「目前情況」。

官媒炮轟「擠牙膏式」披露

鍾南山透露在其中一個病例,正是1名病人感染14名醫護人員,又指廣東有兩名患者未去過武漢,但有家人前往武漢後染病,因此病毒「肯定有人傳人」。胡錫進隨即於21日炮轟官員「擠牙膏式」披露:「如鍾南山昨晚不說14名醫務人員被感染,是不是武漢市衛健委會繼續隱去這個訊息?」

▼衛生部門教你正確洗手7大步驟

+3
+2

胡錫進於20日認為,當年SARS的情況是官方能拖就拖,不承認有疫情,而是次肺炎爆發則是「處於確認、判斷的過程中」,不可一概而論。事隔一天,他批評瞞報「嚴重程度」之餘,仍然「更願意相信他們這樣做是出於善意」,只是官僚的心態已與民眾脫節,社會要求知情權和行使獨立判斷能力。

就事論事,自從確診病例「大爆發」,官方大刀闊斧地管控疫情。武漢市衛健委消息稱,武漢市的旅行團將不會組團外出,公安交管部門亦會對進出武漢的私家車進行抽檢,檢查後備箱是否攜帶活禽、野生動物等;中共中央政法委發文稱,唯有訊息公開,方可以盡力挽救生命,「誰刻意遲報瞞報誰就是千古罪人」。

其實「刻意」不「刻意」都好,「遲報瞞報」都會阻礙防疫效率。21日,世衛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創立總監梁卓偉公布,按港大最新流行病學數學模型估算,截至1月17日,武漢可能有1300多名確診個案。同日官方公布,截至21日凌晨零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291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