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記】疫情中國湧動的思潮:極左派與自由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4月8日,傳出方方日記的英文與德文版將分別由美國哈珀克林斯出版社(Harper Collins)和德國霍夫曼坎普出版社( Hoffmann und Campe)在近期發行的消息,網民此後發現,英文版已在亞馬遜網站上開始預售。此事在中國網上激起了巨大爭議和輿論分裂,大批方方曾經的支持者亦開始反對方方,甚至有不少人指責她「背叛者」、「抹黑國家形象」。

為何方方日記在前後期遭遇如此巨大的反轉?方方究竟該不該在國外出版這部在人們看來記錄了中國地方政府在疫情初期「罪證」的作品?言論自由究竟和國家利益是否衝突,知識分子在個人與國家之間是否存在張力?圍繞方方日記及其出版,在中國社會掀起了許久未曾有過的爭議,體制內的開明知識分子、極左派、傳統自由派、新時代國家主義者、小粉紅、網絡民粹……幾乎所有思想傾向的觀點都隨之噴湧而出,一時間綻放出中國社會的複雜思潮。

極左派和民粹民族主義

對方方日記反對聲音最大的可謂是極左派和民粹民族主義派。極左在這裏的用法不是就其主張內涵意義上的左派,而是就其行事風格來說。這個派別的人往往自認為站在維護政府、黨和國家利益一邊,對批評政府的人進行圍攻,其方式相當粗暴,頗有文革時期的政治批鬥的作風。

他們不僅從方方開始記錄武漢疫情開始,便極力地反對方方,污衊她在日記中陳述的內容絕大多數來源於道聽途說,於抗疫無益;不符合抗擊疫情時的主旋律,沒有傳播正能量。對「方方日記」中揭露的疫情苦難,對政府的質疑,以及對一些政策的抨擊,他們認為,這是「給國家形象抹黑,給政府抗疫添亂,給敵對勢力送刀」,認為她「以偏概全、誤導大眾,居心不良」。

作家方方。(網絡圖片)

而各種謾罵詛咒、喊打喊殺更是比比皆是,充滿了文革時的極左味道。比如網絡上充斥着類似這樣的文字,「方方是黑暗反動勢力的發言人,是中國人民的敵人,她的言論,既有巫婆的猙獰,也散發着法西斯氣息,表現出了暴力鎮壓批評者的強烈企圖,應該引起所有善良的、熱愛自由的人們的高度警惕」。

更有甚者,4月14日,武漢街頭甚至出現討伐批鬥方方的「大字報」,內容寫道,「吃人血饅頭方方,吃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享受着種種國家體制內優好的福利和待遇,卻幹着嚴重傷害構陷國家的事情。」大字報最後寫道,「我強烈的要求方方把自己的全部財產,毫無保留地拿出來還給國家,然後削髮為尼或者以死的方式向國人悔錯謝罪,否則,我個人將會以『中華民族那種古樸的俠義方式』,對方方你進行文攻武伐。」

莫衷一是的傳統自由派

中國傳統的自由派也分温和派和激進派。他們對方方總體上是報以支持態度。比如,很多自由者認為方方在此期間大膽地頂住壓力,發表言論,扮演了一個難得的監督者和批判者角色,揭開了地方治理能力低下以及在防疫思路、措施等方面存在的諸多問題,具有積極意義,如果沒有方方和當時很多人的吶喊、質疑,官僚與形式主義可能還會在歌頌中繼續氾濫和危害社會。

4月14日,武漢街頭出現討伐批鬥方方的「大字報」。(資料圖片)

但在方方因在海外出版日記而引起的巨大爭議之後,不少自由派也開始不解方方這一舉動,他們開始在言論自由和國家利益之間感覺到一種緊張,尤其是在當時的中美緊張對峙的形勢下,有些自由派也開始批評方方此時出版不合時宜,甚至有的開始因前期支持方方而感到尷尬。

當然,也有激進的自由派,雖然支持方方,但更認為方方做的還不夠,批評方方還在體制允許的範圍內隔靴搔癢,未能更進一步倡導憲政和自由民主。比如,自由派的張雪忠在《對方方受到輿論圍剿一事的看法》一文中就表示,他不但支持方方女士,而且還很敬佩她,卻不太認同她以及她的一些支持者,以她的言論「已經很温和」,或她的書「跟國家之間沒有張力」,作為辯解的理由。

因為在他看來,這樣的辯解實質上是對言論自由原則的放棄。「在我看來,此次輿論風潮中,真正的問題只有一個:政府有什麼資格來審查一位作家的言論和作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