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經濟股光環褪色 太古失藍籌地位 曾淵滄︰長線仍會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老牌英資「太古」在 大中華區歷史悠久,享譽逾150年,自恒生指數1969年11月面世以來,太古﹙0019﹚一直是成份股,在港股的地位可見一斑。

然而,時代巨輪不斷在轉,新經濟股抬頭,再來一場世紀疫情,舊經濟股全年處於捱打狀態,業務集中於地產收租、航空及海洋能源的太古難免「冇運行」,總市值﹙太古A加太古B﹚縮至約600億元,與之相比騰訊﹙0700﹚上半年已賺620億元人民幣。

由去年社會運動開始至今年疫情,太古一直處於風眼位,先是零售商場生意受影響,其後航空及酒店業務亦不能倖免。種種負面因素,投資者「耳熟能詳」,太古被剔出恒指成份股,也一如市場不少人所預料。資深財經評論員曾淵滄則認為,舊經濟股利淡因素逐漸消退,開始浮現投值價值,而長線來看,太古基本面無大問題,股價仍會上升。

國泰為了節省成本,大刀闊斧裁員。(余俊亮攝)

受累疫情爆發,太古今年上半年收入按年減少9%至390.56億元,並轉蝕77.37億元,去年同期則賺79.39億元。

太古屬綜合企業集團,以控股為主,本身較少直接收益,全靠旗下五大業務﹙地產、航空、可口可樂、海洋開發、貿易及實業﹚支持,上半年轉蝕主要來自應佔國泰(0293)虧損(包括一項重大減值支出)及太古海洋開發集團的減值支出,如果撇除這兩項非經常性項目後,集團上半年錄得經常性基本虧損1.23億元,去年同期盈利42.26億元。

五大業務 航空及海洋部門「重創」

太古A及太古B市值合共約600億元,手持82%太地﹙1972﹚,持股市值已達1,166億元,為集團「吸金主力」。太地上半年照舊對太古的地產部門作出利潤貢獻,股東應佔溢利為8.57億元,撇除投資物業公平值變化的基本溢利則為31.09億元。另一仍有進賬的部門則為飲料,期內貢獻9.46億元利潤,按年更上升26%。

不過,上述利潤也抵銷不了疫情對航空及海洋服務部門的衝擊。國泰上半年勁蝕99億元,在公司供股前,太古持有國泰約45%股權,以聯營公司方式入賬,雖然負責飛機維修的港機工程上半年賺5.34億元,但太古航空部門整體仍要蝕39.25億元。至於海洋服務部門,上半年應佔虧損49.67億元,如撇除太古海洋開發集團一項減值支出,該部年上半年經常性虧損為6.31億元。

至於貿易及實業部門,上半年蝕3,200萬元,對太古影響極少。

早前政府提供78億元貸款予國泰。(羅國輝攝)

國泰重組「救亡」 成效難測

顯而易見,國泰是太古業績見紅的「重災區」,為了節省成本,國泰已啟動390億元資本重組,兼大刀闊斧裁員,救亡之心十分明確。先說資本重組,除了向政府貸款,還向股東「伸手要錢」,每11股供7股供股,每股作價4.68元,太古按持股比例已向國泰資本重組計劃注資約53億元,當時指運用內部資源撥付支付。

另外,國泰上月宣佈裁減5,300名駐香港員工,停止營運國泰港龍,留任員工則須簽署新合約同意減薪。國泰每月現金淨流出15億至20億元,公司管理層預計,重組計劃涉22億元成本,可令國泰每月現金淨流出減5億元。

「救亡」措施能否奏效,很大程度取決全球疫情何時受控,交銀國際交通運輸及基建行業分析師尤璐雅早前分析認為,國泰裁員行動,僅令現金流由支撐集團營運8至9個月,延長至1年或以上,假如疫情未有如國泰最樂觀展望所料,令明年運力回升至不足正常一半水平,國泰仍需推出新一輪裁員方案。換言之,國泰對太古業績的影響,仍有待觀察。

業績同樣見紅的海洋服務部門,也有行動。太古海洋開發旗下的風力發電業務Cadeler A/S(前稱Swire Blue Ocean A/S),亦會分拆在挪威奧斯陸證券交易所上市。現正待交易所和金融監管局批准,預期Cadeler本季內可在當地交易買賣。

太地近日出售太古城中心1座及太古城車位。(張浩維攝)

太地賣產套逾百億

至於一直穩陣的太地,也動作多多。上周一(9日)公布出售太古城中心1座,以98.45億元易手,成交呎價約15,609元,帳面賺45億元。兩年前太古城中心第三座及第四座物業成交呎價約1.9萬元,今次成交低約17.8%,反映近兩年寫字樓市場的租售價回落。花旗指,太古城中心1座估值約53.6億元,呎價約8,530元,料可提升每股資產淨值0.77元,現時太地每股資產淨值46.55元。太古表示所得資金將會發展香港的辦公樓物業組合,如太古坊二座等。

9月太地亦罕有拆售太古城車位,40年來從未出售車位,當時以「指引價」300萬推出32個招標試水溫。上周四(12日)再公布新安排,由原本拆售32個車位上調至227個,同時由招標形式改以價單拆售,定價介乎190萬至270萬元,價格卻低了10%至37%,市場料可套現約5億元。

曾淵滄認為太古系具投資價值。(彭毅詩攝)

曾淵滄︰舊經濟股利淡因素逐漸消退

資深財經評論員曾淵滄表示,現時無論股市或樓市都不太明朗,故太古地產在這個時候賣資產不會有好價錢。不過,對於股價長期有折讓的地產股來說,賣資產卻可以釋放價值,對股價有一定的刺激作用。同時,賣資產增加現金水平,對維持穩定派息有正面作用。談到太古旗下賣商廈、賣車位,以至分拆海洋業務上市,曾淵滄指︰「全部都是想套現,要變現才證明其價值,佢﹙太古﹚P/B(市帳率)長期只有0.2倍,有很大折讓,係時候推一推股價」。

他又指現時憧憬疫情受控,加上旅遊氣泡即將展開,舊經濟股利淡因素逐漸消退,浮現投值價值。近日資金「棄新要舊」,舊經濟股出現一輸炒風,太古A也由35.1元的低位,炒上至周五﹙13日﹚43.25元收市,飆約23%。曾淵滄認為即使現價近日急升,但長線來看,太古基本面無大問題,長線仍會上升,「短期的急升從未來看並不是大升。」

花旗也認為國泰重組對太古有正面影響,該行上調太古2022年至2022年的盈利預測,由原本虧損22.14億元調整至賺5.39億元。太古市帳率低至0.2倍,而淨資產總值達2,910億元,估值低到不合理。花旗認為以每股資產淨值99.04元來計,太古現價折讓六成,現價十分低殘。花旗給予目標價64元,距離現價有5成上升空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