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手接龍二・75】于晏跑手・跑步是我的根 比賽從不止追求完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手接龍」用接龍方式連結跑手,先是連結受訪者,繼而組隊參賽、成立跑步群組,再辦跑步活動。

每名「跑手接龍」受訪者,都要推介一名跑友作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記者整理訪問資料後,以受訪者第一身的角度撰文。

上期「消防跑手」陳凱榮(波榮)留給「于晏跑手」黃家輝的話是:「等你回歸再拍住上」!

跑步是我的根,我之所以參加三項鐵人,都是為了改進跑步成績。大約3年前,我每周只跑3次,但有游泳和單車協助,有幸在馬拉松跑出Sub 3。當年我考取了三項鐵人和游泳教練牌照,而且得到運動品牌贊助,打算全職投身運動,成為一名運動員和教練。可是,生命不止運動,我當時決定組織家庭,人生從此踏入第二個階段。

黃家輝(右三)是吹水會一員,自然會不穿衣衝圈。(受訪者提供)

娶了太太、有小朋友之後,我的焦點放在讓家庭安穩。我嘗過做兼職三項鐵人教練,旨在增加收入,但孩子成長的時刻一閃即逝,三天不見,樣子已經不同。錢可以將來再賺,但兒子成長不能錯過,決定辭去兼職,停止運動,一停就是一年多。

不過,當生活只剩工作與家庭,人會變得乏味。每天朝9晚6,周末睡到中午,把玩手機,餵小朋友吃飯,不知不覺又一天。堅毅不屈、積極和精益求精這些運動員精神,漸漸消失,我餘下人生都會這樣嗎?不,我要尋回精神食糧,只因我有「跑手魂」。

黃家輝對單車零件都很有研究。(受訪者提供)

對於比賽,我從不止求完成。訓練的汗水要在比賽中完全反映,才對得住自己。為了達到這效果,我以前會盡量嘗試各種情況和環境:例如當別人說馬拉松長課練到30公里就可以,我會跑更長距離,觀察身體變化;長跑可塗「花士令」或「運動專用防磨擦膏」,我兩樣都試,原來「花士令」較易被雨水和汗水沖走;能量啫喱有聲稱不用喝水的,我觀察到它們的碳水化合物成分較少。每項的影響不大,但積少成多,要發揮最佳表現往往依靠各項小事。

盡力,是他對自己的要求。(受訪者提供)

若要試不同景況,當然要付出大量時間。可是有妻有兒後,輕鬆跑(easy run)已屬奢侈。我的新座右銘是「train smart,race hard」,用數月準備一場比賽,安排基礎期、訓練期和高峰期是常事。現在周末5時起床訓練,練跑又練單車。中午就回到家陪伴妻兒,疲倦嗎?哈哈,再倦都要扮精神。說實在身體很倦,但受安多芬影響,精神和情緒比之前好。

現在我重投運動,在台灣參加Full Ironman時,聽到吹水會隊友叫我花名「于晏」,而且熱烈打氣,我雖無暇回應,但內心的跑步魂早已被燃得灼熱。

他回來了。(受訪者提供)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運動不影響家庭生活是他對妻子的承諾。(受訪者提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