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走族|渣馬.初全馬】以練跑研究社區 鄺嘉仕「復仇」第一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步走族》結集各方跑友,化腳步為文字,說跑談天。來年渣馬在2月17日舉行,全馬賽道出名難跑。跑三橋三隧,上大橋又要「落海底」,青馬汀九食正凜冽強風,西隧出口位像永無止境,全程不乏急上急。本月找來嘗過全馬艱辛的跑友,回憶他們的第一次。

鄺嘉仕以跑研究社區,首次全馬跑了4公里便退賽,但帶着遺憾下線一刻,誓要翌年捲土重來。嘉仕形容自己的渣馬初全馬,備戰18個月,但日常跑課練跑亦練腦,從不枯燥。他走過不同地區,感受不同社區,想起古今多少事,總圍繞身邊。

《步走族》提醒各位跑友,快快動起來暖身。看見幾天前遍地「又抽唔中」的苦水,幸運的中籤者,要開始備戰了。

2014年的渣打馬拉松,是我的香港初馬。連同2013年澳門、2014年廣州及台北,渣馬讓我在一年內,跑遍兩岸四地的馬拉松。這些地方全跟香港關係密切,讓我完成了一次城市跑遊計劃。

一直從事社會研究的我,在練習跑步的同時,埋首研究香港社會及文化歷史,加上二手資料分析及參與觀察,研究不同社區及其他城市發展。既然愛跑步,就用跑步作媒界,親身了解不同地區的界線與彼此聯繫,從而認識香港。

文、圖:鄺嘉仕

鄺嘉仕第一次參加全馬跑了4公里便退出,翌年再戰「冇失拖」。

跑遊四地後,還是老套的一句,最喜愛的始終是香港。跑過熟悉的社區,穿越親切的街道,踏足代表香港的三橋三隧。平時只可仰望不可踏走的昂船灣大橋,可以一舉攀登,進入南灣隧道時人聲鼎沸。進軍「千呼萬喚」的青馬大橋後,左轉再上汀九橋。至今已跑了5年全馬,但這份興奮,仍然歷久彌新。

嘉仕(右一)的跑遊計劃以兩岸四地的馬拉松為目標,2014年渣馬全馬是第二關,他說是最喜愛的一站。

歷久彌新的,還有我對備戰渣馬的過程,這部分回憶不尋常的長:接近18個月!2012年報名渣馬前,開始了不計速度、只計時間的長課。每星期1次,每次2至3小時不等,覺得掌握了速度,便加長10分鐘。長課主要有兩條路線,其一是青衣運動場出發過北橋,上青山公路來回;其二是大埔運動場出發上大埔公路,經馬場落吐露港來回。

我一直喜歡在青山公路及大埔公路上來回練習,兩路段都有一定的上、落坡,訓練力量。而且,這兩處都是我的舊居所在,練跑時順道緬懷舊居,及一些消失的過去。最主要是路程中有不少聚落及建築,十分合我口味,讓我在練習中「胡思亂想」,左右聯繫。青龍頭及馬灣兩村居民的關係、白屋及紅屋的前世今生、每每望門輕嘆的龍圃及大埔滘瞭望台、松仔園怒水橋的教訓,以及如何輕鬆征服「狗行都嘔吐」的九肚山。

無盡的故事,輪流在每節長課,浮現腦海之中,讓我一人上路,亦從不孤單。

青衣運動場出發,過橋轉彎,在青山公路練習,沿途想起不少社區故事。

第一次參加全馬在2013年,那天早上起牀預備時,感到頭暈身熱,起步前後分別在九龍酒店及柯士甸道花圃嘔吐。起步了,卻越跑越「唔對路」,跑到九龍站更開始冒冷汗,身體虛弱,力不從心。為免繼續惡化,只好在奧海城橋底停步。首戰渣馬全馬,全程只跑了4公里。

雖然心有不甘,但我相信長跑長有。初次全馬未竟全功,沒有打擊信心,決定翌年再戰。我繼續定期長課,加上建立跑遊計劃,2013年秋天開始,訂下訓練目標為時速一公里5分鐘。那年我在澳門完成人生初馬,為渣馬「熱身」。

2014年,我再次「首戰」渣馬,這回可算無驚無險,以3小時27分完成,感覺十分良好。漫長的訓練過程並不沉悶,因為憑自己的努力而完成馬拉松,此時此刻更滿足。

說來特別的是,每年渣馬差不多都做出個人最佳時間,由3個半小時逐漸推前,到達波士頓馬拉松標準,以至近兩年幾三小時內完成,像是每次都比昨天進步。

我還是在不停步的跑,在渣馬這條香港人最熟悉的賽道上,追趕、超越自我。

嘉仕邊跑邊了解社區,跑遍兩岸四地(按圖放大)

【步走族-雲集快慢腳,每月不同題目,蒐集不同感想。無論每公里4分幾、定一次最盡跑幾K,Sub3抑或行住過終點,只要想跑喜歡跑,歡迎在這裏相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