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手接龍二.81】拯救跑手.跨越戈壁沙漠 重新整合人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手接龍」用接龍方式連結跑手,先是連結受訪者,繼而組隊參賽、成立跑步群組,再辦跑步活動。

每名「跑手接龍」受訪者,都要推介一名跑友作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記者整理訪問資料後,以受訪者第一身的角度撰文。

上期「後發跑手」梁嘉善留給「拯救跑手」譚佩儀的話是:「雖然我們一日只得24小時,但都要work hard play hard,只因我們都係『multi tasking之鬼』」。

人生就是要不斷取捨:離開校園等於離開田徑場,結婚育兒等於放棄運動……曾經拎釘鞋回校,比拎課本還多的我都逃不過定律,分別只是我還在醫療輔助隊教授拯溺班。直至兩名孩子漸長,第3名孩子剛出生,才有機會重投跑步懷抱,但再踏跑道,就是250公里的戈壁沙漠極地超級馬拉松(Racing the Planet)。

婚後,她重新鍛煉並完成三項鐵人。(受訪者提供)

我在一所來自丹麥的外資清潔公司任職經理,高層想找同事一起參加戈壁沙漠極地超級馬拉松。儘管我生產不久,聽到消息還是蠢蠢欲動。大概是我在醫療輔助隊服務多年,又運動底子,通過體能測試後經過短短數月訓練,就正式代表公司出發到戈壁沙漠參賽。戈壁沙漠極地超級馬拉松有多艱辛,很多高手都詳述過,我選擇分享一個關於死亡的故事。

她完成毅行者後,正式取得參賽資格。(受訪者提供)

戈壁沙漠日夜溫差很大,日間攝氏50度,入黑跌至零度以下。在烈陽照耀、寒風吹襲的軟綿綿賽道跑,連續數天跑8小時,形容為「危險」,比「艱辛」來得貼切。一連數日的比賽,對手彼此也是朋友,每天賽後在營地帳幕前談天說地和回顧行程。配速相近的選手,早已有所交流。比賽時前前後後是誰,心中有譜。

來到第4日賽程,我一如以往按自己的速度走。中午過後,在火焰山頭遇着參賽者輕微中暑,便留下來協助照顧一下,再繼續前進。遇見其他的跑手,我也會提示一下最好二人一起跑,就算筋疲力盡都有個照應。

跑在沙漠,不能讓皮膚暴露在外。(受訪者提供)

走到尾段,進入落山沙丘彎道時,看到地上有個腰包。我心生奇怪,同時感到不妙,急步往前查看,果然發現有一名參加者倒卧沙上,原來是美國跑手Nicholas Kruse。我即時檢查他的清醒程度及傷勢,初步評估他神智不清,但沒有骨折,以處理中暑的方法處理,嘗試把他拉往前方較陰涼位置。可惜,他體重達200磅,又失去了知覺。我多次嘗試也不能拉動他,只好為他解下頸上的防曬巾,解除束縛之後,拿他的背包墊高他的腳。

Nicholas Kruse隨身的水樽已沒有水,而我身上也只剩不足100毫升的水,所以倒在防曬巾上給他濕口。看到他瞳孔放大,意識模糊,我多次向他叫喚:「Almost there!Dont be scared.」。其間,兩位跑手經過,同樣體力已透支,心有餘而力不足,只好叫他們盡快到營地找醫療隊。

單車意外,傷了鎖骨,須動手術治療。(受訪者提供)

事隔兩天,收到Nicholas 離世的消息。我們曾有互動和傾談,曾談及他的腳掌起水泡,我還教他如何貼水泡膠布處理。我在醫療輔助隊服務多年,雖然懂得急救,但不一定能拯救成功。

參加戈壁沙漠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中經歷生命在身旁消逝,亦讓我重啟運動人生。每人都有一塊24小時的餅,如何分配就是按自己需要和取捨。現在我的餅是分配給家庭、工作、三項鐵人教練工作和自身的三項鐵人訓練。改變除了自身意願,還要家庭配合,沒有丈夫支持和子女互相照顧,我又怎能重投比賽,兼顧教授三項鐵人?我的左、右鎖骨和阿基里士腱都曾因運動創傷做過手術,現在還能跑跑跳跳更讓我珍惜運動人生。

鐵人不是真的用鐵做,受傷是常事。(受訪者提供)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