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手接龍29】傳承跑手.歲月帶不走父親的鬥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步是運動,也是連結。

透過跑步,我們認識到五湖四海的朋友,每人都是一個故事。於是,《香港01》忽發奇想,何不把訪問用接龍的方式,將大家連結起來?逢星期日出現在「跑手接龍」的受訪者,都要推介一名跑友作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每個故事,記者整理訪問資料後,會以受訪者第一身的角度撰文。

在這個充滿未知數的連結裏,你會成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嗎?今天第29期,承接上期的軍醫跑手Horlick,今次是她的同事、同樣身為物理治療師的Ida,但今天她不談物理治療,卻談父親。

「在幻變的生命裏,歲月原來是最大的小偷。」歲月把我成長的地方、也把我的父親帶走,但帶不走他傳承我的事。

這張與母親和哥哥的合照由父親在魔鬼山拍攝。(受訪者提供)

父親海葬時,Ida從海上拍攝昔日住所。(受訪者提供)

小時候我住在鯉魚門寮屋,鐵皮屋背貼魔鬼山,面向維多利亞港。我愛躺在床上往窗外看,穿過門前馬路、垃圾房和維多利亞港,眺看對岸燈塔。夜裏燈塔的光照在海面,船隻在我眼前出現、消失、再出現,但海不是只有平靜。1983年十號風球愛倫來襲,巨浪蓋過垃圾房,㪣打我的窗戶;鐡皮屋頂彷彿快被吹走,《歲月神偷》說:「最緊要保住個頂。」我一次又一次在颱風中體會過。

父親愛運動 自幼跟他行魔鬼山

背靠的魔鬼山和門前的海一樣給我很多回憶,因為父親每星期都帶我行山。父親是畢業於廈門大學的體育老師,在大學是100米、標槍和鉛球的紀錄保持者。熱愛運動的他怕我長胖,逢星期日帶我經魔鬼山走到調景嶺。當時的山只有泥路,山泥傾瀉更會把道路遮蓋。我們習以為常地走,這個約會一直由小學到中學,心肺耐力和肌力也在過程中一點一滴地累積。

Ida的父親(中)在全港老人運動會中奪得標槍冠軍。(受訪者提供)

父親曾奪老人運動會金牌 晚年患癌不言棄

會考那年壓力很大,我便由住所走到油塘四山街球場跑步。從那時開始,跑步成為習慣,但我沒參加比賽,因為找不到箇中趣味。直到2003年——60多歲的父親參加全港長者運動會的標槍和100米,香港沒有地方練習標槍,他竟把一支竹削成標槍,走到山上訓練。慶幸他沒有擲傷人,同時我佩服他認真的處事態度。自此,我開始參加跑步比賽。

父親晩年患上癌症,雙腿無法走動,更要長期在醫院留醫。他這麼熱愛運動,一定很傷心,但積極的他沒有一蹶不振。他努力鍛煉上肢,靠自己由病床轉移到輪椅,並用手轉着輪子四圍走。這時候,我開始參加越野賽,又奪得獎項,賽後最愛跟他分享點滴,例如告訴他在西貢比賽所見的風景。

小時候我們很窮,他只能從住所出發,到附近一帶行山。現在,我用他給我的一雙腿,繼承他走遍山頭的鬥志,並記住他很開心地跟我說的一句話:「如果有得跑,你繼續跑啦!要認真點呢!」

Ida緊記父親的話,笑着跑下去。(受訪者提供)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