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克林半馬】Gin Lee另類踢館 站在半馬起跑線的百米飛人 

Gin Lee將會首次挑戰半馬。(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長跑很普及,馬來西亞華裔歌手Gin Lee(李幸倪)原本不為所動。

「我說過一世不跑長跑,以前看別人跑1500米已覺難以想像,何況是21公里?」

短跑出身的她習慣心無旁騖往前衝,不愛要思前顧後的長跑。怎料年初獲New Balance邀請參加布魯克林半馬拉松(Brooklyn Half Marathon),才發現世界沒什麼不可能。

攝影:陳嘉元

闊別賽道多年,這次Gin Lee跑從前不感興趣的長跑。(陳嘉元攝)

+8
+7
+6

早上7時,Gin Lee站在酒店大堂,我倆說聲早便往展望公園(Prospect Park)跑步。「每次上台演唱前,我堅持先開聲和在腦海演繹一次。以前是短跑運動員,13秒的比賽要用一年凖備,一首歌有4分鐘,現場演唱得一次機會,怎能不以最佳狀態上台?」運動員去到哪裏都是運動員,她自小養成從不偷懶、堅強和不到終點不放鬆的性格,後來當上歌手也沒變。這天她走到紐約,這份堅毅將陪伴她參加人生首個半馬比賽。

延伸閱讀:
【布魯克林半馬】走慢香港12小時 跑在美國最大型的半馬拉松

跨步是短跑手擅長的。(陳嘉元攝)

曾保持校際100米、200米及跳遠紀錄

那些年,13歲,Gin Lee在校際田徑賽打破100米、200米和跳遠大會紀錄,當上全場最佳運動員,更獲邀加入僅次於國家隊的州代表隊。「我一係唔做,一做就要做到好。」一把雙刃劍,令她跑到受傷,傷後仍跑。「最痛一次是衝線後倒地,雙腳不受控地抖顫。往後站得久也覺痛,要經常坐下休息。」練習總是最拼搏的她,傷也特別嚴重。

(陳嘉元攝)

17歲因膝傷退隊

那些年,17歲,Gin Lee的膝蓋與足踝傷痕纍纍,卻從不展露人前。「我是田徑隊隊長,敎練不在時有責任帶領大家。每名運動員都練得很苦,我再倦都要做他們的榜樣。」可惜身體不是鐵鑄。儘管父親經常替她按摩,但始終逃不過退役。比賽後她跟教練說:「今次有傷在身表現不好,下次表現會好些。」敎練卻說:「你還要比賽?不要再比賽,寫信退出州代表隊,好好休息。」負責催谷運動員的敎練都這樣說,Gin Lee還能怎樣?

信紙放在桌上卻久未動筆,躊躇一周才心情沉重地告別田徑場。本該前往練習,現在卻是上課。「為什麼我會坐在這裏?我該屬於運動場。」內心不快,抉擇仍是明智。傷患持續跟隨她,花了兩年時間日常生活才不再疼痛,十年來痛楚仍會間歇出現,例如腳踭踏在電線上便痛得要命。

每次上台演唱前,我堅持先開聲和在腦海演繹一次。以前是短跑運動員,13秒的比賽要用一年凖備。一首歌有4分鐘,現場演唱得一次機會,怎能不以最佳狀態上台?
Gin Lee

傷患讓Gin Lee逛街購物時也會腳痛。(陳嘉元攝)

期望抵達終點時看見Gin Lee展露笑容。(陳嘉元攝)

因緣際遇,Gin Lee年初再踏田徑場,同樣是400米一圈,練的卻是長跑。「好熟悉,但好陌生。」這是她對長跑的看法,從前慣用肌肉爆發力,現在則心肺主導,從前習慣腦袋一片空白往前衝,現在則不斷思考,分散注意力讓時間過得快一點。「有時很緊張,但又會迫自己放鬆,只因放鬆才能跑得遠。」

由跑800米已苦不堪言,進步到完成8公里,Gin Lee只花了一個月。不過過度操練讓累積多年的傷患再次爆發,阿基里士腱發炎和筋膜炎一併出現,她要停跑一個月,西醫、物理治療和綜合療法三管齊下,才能再穿跑鞋繼續跑。

本周日就是Gin Lee首個長跑賽事,沒參加過10公里的她越級挑戰半馬拉松,她帶着緊張的心情迎戰。短跑時矢志入選國家隊,長跑則旨在突破自己。首次參加長跑比賽的她會有什麼體驗?我期待着。

(陳嘉元攝)

(陳嘉元攝)

 

【跑手接龍】每個跑手都是故事 就從01開始

透過跑步,我們認識到五湖四海的朋友,每人都是一個故事,既然如此,何不把訪問用接龍的方式,將大家連結起來?遊戲就從《香港01》開始……(按此觀看所有「跑手接龍」故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