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女生歡迎?易入大學? 港隊小將解體育系迷思 真相其實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體育系會較容易溝女?」眼前的小伙子一臉錯諤,回過神來腼腆笑著道:「嗯,不太認同呢」。體育系學生予人的感覺,都是開朗陽光型,這二十歲出頭的港隊柔道小將李玨穎 (Tony),卻自嘲「佛系兼好摺」。

鏡頭前害羞的神情,與賽場上的他判若兩人。 被問到對將來如何打算,今年大學三年級的小男生,忽然收起笑容堅定的說:「就算將來無朋友、無錢、無成績,但夢想仍是當全職運動員」。

體育系多標籤?
 
常以為大學的體育系學生都是人生勝利組。青春偶像劇不都是這樣演的嗎?體育系的男生,都是高大魁梧、陽光帥氣、身旁總有一大堆女生圍著……但Tony錯諤的神情,彷彿將大家從虛幻的偶像劇中摑醒。
 
但在大學的三個年頭,Tony最常聽到的卻是:「曳?嘈?唔交功課?一定係體育系!」、「 運動員計劃入學的,是霸佔了考DSE學生的學位。」、「咦!你咁高大,一定好蠢啦!」。對於這些經常在耳邊聽到的說話,Tony 都不以為然,淡淡的說:「總是標籤我們體育系不讀書,差一等。但我上學期GPA都過3,其實不至於太差吧」。
 
「有人甚至會跟我說,既然你能用運動員計劃入學,早知當初中學時候,就嚷家人隨便帶我學運動,現在就不用考DSE如此辛苦」,「看我們很是風光,似是容易。說是跑個步、打幾下柔道、摔幾個人就能讀大學,其實真的是想像般容易?」

+9
+8
+7

風光背後 辛酸不足為外人道

頒獎台的風光背後,少年付出的卻不足為外人道。「犧牲嗎?應該是玩樂的時間吧。」Tony自小二學習柔道起,差不多童年時光都與柔道相關,從中三那年入選港隊後,每天的課後日程更是排得更滿的柔道練習。眼見中學其他同學,都是下課後一班聚在一起打波打遊戲機,自己則孤身去港隊訓練,少年心中是萬般說不出的滋味。「記得中學同學齊齊去畢業旅行,唯獨我要去集訓。每逢暑假,我們最該去玩的時候,就會有一堆的集訓湧至。」

大學生活 VS 港隊訓練

上到大學,訓練更無間斷。但預想的大學生活,與運動員的作息訓練,中間隔著一段距離。「別人常說大學生活就是Ocamp,通常大二大三會做組爸組媽,但我是沒有的。問心其實是羨慕的,看別的同學能通宵打機、打麻雀、飲早茶直落......但我大學就沒這些經歷。」但年輕總有貪玩的時間,Tony笑言剛入大學事事新鮮,跟著同學一起通宵玩樂,惟第二天港隊練習時未能集中,影響訓練,捱罵少不免。為了柔道,只好暫別放任自由的大學生活,「我的社交圈子停留在體育相關,入到大學認識的人都圍繞體育系。圈子比較細,因為始終沒有時間參與其他活動,就算住宿舍,同房都是體育系,但我們都很『摺』」。慶幸的是,朋友和隊友的支持,讓Tony在運動路上不至孤單。

伴隨Tony成長的,還有一身傷患。

伴隨Tony成長的,還有一身傷患。他說運動員生涯最怕受傷,「試過兩三次,整個膝蓋脫骹。物理治療師常嘮叨說:又來!又是你嗎?為何不愛惜身體!」Tony不為意的笑著道,「但其實受了傷都會練習,像是教練常說的,傷下肢就練上肢,傷上肢就練下肢。

就算我幾年後沒有成績、無錢、窮到燶都好,但我覺得至少我試過。
Tony

怕成為家人負擔

犧牲與朋友玩樂的輕狂時光,為了成為全職運動員,學習柔道十年以來的傷患和冗長訓練,Tony都咬著牙關一一忍下。要數聽過最難受的一句話,相信大多運動員都聽過。「說做運動員沒前途吧!可能只有我家人很支持,或許我的親戚也會覺得做運動員沒甚前途」。剛大學實習完畢,Tony坦言有點迷惘,「做全職運動員,要考慮的因素實在大多。例如忽然我受傷怎辦?忽然間我沒有成績怎辦?」鏡頭前陽光的大男孩,緩緩的吐出一句,「怕。怕會成為家人的負擔」。

說罷,沉默了良久,「就算我幾年後沒有成績、無錢、窮到燶都好,但我覺得至少我試過。就算我選多次,我的夢想仍是成為全職運動員!」語畢,Tony眼神堅定的望著攝影棚的隊友。

+2

是咁的,【第一屆武術博覽】5月3至5日在九展舉行,3日有成超過100個體驗班,除空手道、太極、MMA等等你講得出武術和格鬥技外,冷門的如薙刀同菲律賓魔杖都有得體驗,收費只是10元至30元,即睇報名詳情!

此外,場內更有武術遊戲攤位、武術表演、世界武術地圖,以及以「武術電影」為主題的專題展覽。無講你是男女老幼,都必定能從中感受到武術的樂趣。
按此立即購票
按此瀏覽武博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