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準時下班》神還原日本病態職場實況!分析6大冇得收工原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吉高由裡子主演的電視連續劇《我要準時下班》,於6月25日迎來了大結局。電視劇以按時下班回家的東山結衣(吉高由裡子 飾)為中心,細緻的刻畫了日本目前的職場現狀,在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網路上也成為了熱門話題。那麼職業HR又是如何解讀這部電視劇——。

一、認為加班是理所當然的“黑心部長”

主人公東山結衣(吉高由里子 飾演)因為工作過度,從臺階上摔下來陷入昏迷,病情嚴重後辭去了自己剛畢業就入職的旅行社的工作。之後,東山結衣想找一家可以按時下班的公司,便重新在一家網站製作公司展開自己新的職場生活。東山結衣這個角色比任何人都高效率地工作,一到點就下班。喜歡在中華料理店喝啤酒,也珍惜和戀人在一起的時間。並不是討厭工作,也很照顧後輩。工作能力強,同時生活也很充實。

這樣的東山結衣,被有着各種各樣工作觀的公司職員們包圍着。

部長福永清次(中山裕介 飾演)為了提高業績,事先打好了招呼,即使是賺不到錢的訂單也會接手去做。這樣一來便提高了業績,這樣的工作的方式就是“福永式”。從年輕人的角度來看的話,是不想扯上關係的上司,但是福永清次自有福永清次的道理。福永清次的年齡設定是48歲,進入公司是在90年代初,認為為了完成工作加班是理所當然的。是在“與其在工作時動腦筋找竅門,不如用長時間的勞動來完成工作”這樣的工作觀中成長起來的一代人。

很多日本人都無法準時下班。(《我要準時下班》劇照)

二、「壓力一代」的工作方式

副部長種田晃太郎(向井理 飾演)有工作能力,責任感強,並不討厭加班。這就是所謂的工作狂。但因為他過度以工作優先,最終與東山結衣解除婚約。種田晃太郎年齡設定為37歲。由於是處於“就業冰河期時代”與“寬鬆時代”之間的時代,因此被稱為“壓力一代”。年齡設定為32歲的東山結衣與後來出場的三谷佳菜子(宍戶佑名 飾演)也屬於這一代。據說,在青春期目睹沫經濟崩潰、大企業倒閉,受到了這樣的驚嚇之後,變得強大、優秀的也大有人在。

根據關於長時間工作者特徵的調查,多是“責任感強”、“被委託工作的話無法拒絕”、“有協調性”的類型 。那正是種田所持有的特性。另外,長時間的工作者有持續長時間工作的傾向。長時間工作也不會感到痛苦,會習慣那個狀態,形成長時間工作的習慣。

向井理於劇中扮演工作狂種田晃太郎。(《我要準時下班》劇照)

三、加班的理由 不加班的理由 不能加班的理由

三谷佳菜子對於每天準時下班回家的東山持否定態度,認為是不能容忍的新人的“鬆懈”性格。不請帶薪假,長時間的工作,因為“一休息的話在公司就沒有立足之地”,未必是因為喜歡才工作的。另外,還有育有雙胞胎還依舊堅持上班的賤嶽八重(內田有紀 飾演),工作效率低下,住在公司的吾妻徹(柄本時生 飾演),逃避責任,想辭職的新人男子來棲泰斗(泉澤祐希 飾演),圍繞着主人公展開職場故事。

根據這幾年新職員的調查,大家比起“相互磨練”更喜歡“相互幫助”的職場,並認為理想化的上司是“會聽取對方的意見,並細心地進行指導。” 這種傾向正是反映在來棲的角色身上,這樣的來棲是東山的「不加班主義」的唯一的支持者。各自有各自的歷史,有各自的道理。這個道理與觀眾的工作方式和工作觀相重合。或者,與在觀眾周圍的人們相重合,電視劇的情節成為生活中近在咫尺的東西。

內田有紀扮演育有雙胞胎還依舊堅持上班的賤嶽八重。(《我要準時下班》劇照)

四、80%至90%的年輕正式職員不能準時下班

電視劇很好的重現職員們明明想準時下班卻不能準時下班的心情。但話說起來,究竟有多少人不能準時下班呢。

日本人平均每年的工作時間正在減少。主要原因是非正式員工的增加。非正式員工中包括很多小時工、兼職等短時間工作的人,由於這個比例的增加,日本人整體的平均工作時間都在減少。另一方面,全職雇傭者的工作時間每週平均50小時左右,僅限於東山這樣的年輕人(20 ~ 30代),約90%的男性和約80%的女性加班已經成為家常便飯,實際情況是有很多年輕人不能準時下班。

日本職場加班已經成為家常便飯。(《我要準時下班》劇照)

五、長時間工作常態化的背景

即使想改正這種長時間工作的風氣,也不是那麼容易進行的事情。因為多是繼承上一代人,並作為職場的文化和習慣根深蒂固了。

如果只是平常那樣去做的話,就只能提高普通的業績。如果想要創造出超過一般水準的業績,就會想要延長相應的工作時間。經過長時間的工作,也有人像福永一樣晉升為管理人員。因此,即便是對部下,如果不能很好地完成工作的話即使工作時間變長也應該取得業績。部下業績不佳,而縮短勞動時間反而讓人有罪惡感,尤其是認真的“壓力一代”,即使增加工作時間也會努力去回應期待。

尤其是以能夠貼近顧客,解決難題為強項,並且以工作時間長為競爭優勢源泉的公司來說,人事評價的標準和組織風氣都很推崇長時間工作。在這樣的公司裡,本質上很難討論是否要縮短勞動時間。說實話,在不影響健康的範圍內努力是最好的。即使如此呼籲改革工作方式,但現實中這樣的職場依然根深蒂固。

由吉高由里子扮演的主人公東山結衣堅持每天準時下班。(《我要準時下班》劇照)

六、我們過度重視有償工作

在這樣的環境下,很難貫徹自己的意願按時下班回家。再一次,將自己代入這部電視劇各個角色的話,就會讓人不自覺開始思考“工作”的意義,“為了什麼而工作呢”“工作多長時間才合適呢”“在生活中工作的比重這樣就可以了嗎?”然而我們過於注重薪資報酬,花費在工作上的時間太多,這樣一來,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參加社區活動和志願者活動的時間,以及享受閒暇的時間也就相應的縮短了。

有趣的是,主人公東山結衣並不否定他人的工作方式和工作觀,並且認可每個人的工作方式和工作觀。在此基礎上,貫徹不給他人添麻煩,按時下班回家的原則。像東山一樣,想要貫徹自己的個性,就必須認可他人。回報性法則中,要想得到別人的理解,首先從理解別人開始才是王道。在這一點上,看起來像福永清次那樣的並不明朗的工作態度本身也是個問題,並且把工作一邊倒的生活方式、價值觀強加於年輕一代,可以說是損害了組織整體的健全性,同時也孕育着更大的問題。

神還原日本病態職場實況!即睇《我要準時下班》精彩場面▼▼▼

+3
+3
+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