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事】男主角深刻第一次:演對了一個角色 我就起雞皮疙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文為記者代入受訪者的第一身書寫)

最近我拍的一套劇集,叫做《回憶備份》。我和女主角Alma,聽過6對腦退化症老人的故事,他們如何相識和戀愛的回憶,由我和Alma演出。換言之,我進入6段他人的人生。當中有辦事能力一流的華人大班、有在街市結識另一半的布販,而我,是個仍在探索的演員。

攝影:龔嘉盛

有趣的是,我家住新界,有天到港島辦事時,路過街市妹邂逅疋頭仔的上環街市。我走在我演過的角色,以前走過的路。我想起拍攝時,Alma穿起木屐,扮演每日運送活雞到街市的女子。她深吸呼,然後挑起擔挑,怔住一會,才可以行走。她後來跟我說,原來是那擔挑太重。

因為演對了一個角色,而渾身起雞皮疙瘩,柯煒林決定要當一個演員。而這次參演回憶備份,更送給了他許多深刻回憶。(龔嘉盛攝)

+8
+7
+6

【折返人間】拍裸戲後遭客戶拒用 反叛的她:我影響了什麼形象?

我讀創意媒體學系的。本來是想認識電影的不同崗位,看看哪個方向適合自己。當過導演和編劇,參加過校外的短片競賽。導演和演員是我平行的發展方向。我的中學年代和不少人一樣,會跟同學打球,會一起組閣參選學生會。較為不同的,可能是我喜歡聽舊廣東歌,看九十年代的港產片。我最喜歡看張國榮、梁朝偉、梁家輝的戲,看了又看。聊天時,才知道Alma也懷舊,她還喜歡穿「古著」,懷舊風的衣著。以前不是沒想過當演員,但是中學時我有點胖,覺得自己不行。

在大學念書,認識許多中學時已經對電影素有研究的同學。相比下,我的中學年代有點懵懂。很想追上同學的進度,那種眼光變得開闊,不斷被新鮮概念啟發的感覺,彷彿經歷第二次發育。第一次當演員,是為同學的短片擔綱演出。我想嘗試一下,可能不會有很多人看到自己的演出,演壞了都不怕。飾演一個中學生,當時還不懂演戲,憑感覺代入。拍一場調戲女教師的戲,拍了十幾個take也不行。導演和副導演走過來,叫我別想太多,放鬆點,投入演就可以。

然後再來一次,從導演喊「Action」到「Cut」,我都不大記得自己怎樣表現。唯有演完後,我渾身起雞皮疙瘩。我和導演對視一眼,她點點頭,給我一個肯定的眼神。原來這是演對一個角色以後,我的身體反應,我很記得那一刻。之後,我決定當一個演員。演戲帶給我的成功感是如此的大。

儘管當演員很辛苦,生活與作息不穩定。可能是拍戲拍到夜深,拍攝不是朝九晚五就可以完成,可能是角色入戲與抽離之間,帶給我很大的情緒波動,有時高漲,有時沮喪。

Alma聽我這樣說,就補上一句:當演員有時會頗耗損心神。她覺得能夠當上演員的人,本身性格會比較敏感、知性,但同時要把這份敏感貼近角色,毫不造作地呈現給觀眾看。難度是1億啊!而我對自己演技的看法仍有點模糊,掌握角色的靈光偶然顯現,有時不。尤其是遇上生活經驗與自己有差距的角色,頗花時間準備。如何可以令自己做得更好?我最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記憶則來得確實和直接。拍這部劇時,很記得到台南拍外景,遇上颱風,3天行程濃縮到1天半。那種勞累……還好我之前拍《點五步》時已經體驗過。習慣《點五步》時充滿限制的拍攝環境,不自覺變得主動執拾手尾,怕麻煩到別人;替別人着想到忘記自己,勉強自己,為人額外『死頂』一些事。直到Alma觀察到,着我多想想自己。她覺得,我這個特質是出於本性溫柔。我很意外,對於她敏銳的觀察力和自覺,也許是演員路上一筆深刻的回憶。

柯煒林 25歲 演員

他們進入老人家的前半生故事,為老人家的回憶備份之餘,同時他們各自也有拍戲時的回憶。(龔嘉盛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