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照顧孕婦露宿者 彌補妻離子散的遺憾:我也曾是吸毒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祥叔一次經過通洲街公園,重遇30年前在感化院認識的兄弟「剛果」。30年後的剛果叔頭髮斑白,坐在輪椅上,偶爾碰到他在深水埗行乞。祥叔說,剛果替契女的前男友做了擔保人,那男人逃去了,剛果每天行乞還債。

剛果的契女,正是我們早前報道孕婦露宿者---阿美。「他父親交託我照顧她。」祥叔說。為了讓阿美好好休息,他讓阿美暫住自己的家中,早上又推着阿美的輪椅到通洲街公園。有時候祥叔與無家者談得興起,累了便席地而睡。他甚至半夜不敢熟睡,看顧着阿美,「佢隨時生㗎,我驚佢有事。」祥叔明明跌傷了,社工極力勸其入急症室,他堅稱自己沒有事,他細細聲說:「我怕要留醫,看不到阿美的寶寶出生。」

祥叔說,他從前在感化院,對付欺負他的人絕不手軟。感化院的床由三片木板組成,他靜俏俏地偷去中間一片木板,趁別人熟睡時,拿起木板大力揮擊仇家的鼻樑上,濺滿一地血。他行走江湖,失去家人,沒有戾氣,69歲的他餘下柔情......

祥叔:「我成功戒毒,阿美都可以。」當監護人一事,或許只能是一個美夢。他盼能有一天,享受天倫之樂。

懷胎十月露宿公園 準媽媽憂孩子被領養難相認:我一定不能再吸毒

露宿孕婦失撫養權沉淪毒海 美國為濫藥父母提供親子宿舍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