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杜汶澤專訪】搵失戀鄧麗欣拍《空手道》︰貪負能量夠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起《空手道》,會先想起鄧麗欣(Stephy)的轉型演出,事實上背後的導演都是一次轉型,由演員到監製去到導演,還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新晉導演獎的提名,這位朋友是杜汶澤。

睇過《低俗喜劇》,就知做監製是靠把口,這一點不用懷疑阿澤的能力。那麼導演呢?能否成為新晉導演獎得主未清楚,但這部作品就曾經讓鄧麗欣在數日內連奪3個女演員獎,新晉與否都不再重要了。「做導演找你拍戲,這是我對你的交代。」杜汶澤說。

攝影︰黃國立

要找鄧麗欣拍戲,先要過Paco那一關,當日阿澤就以一頓昂貴的晚飯作開場。(黃國立 攝)

片酬以外的責任

入行20多年的杜汶澤,在電影圈打滾多時,2005年一部《伊莎貝拉》開始參與監製工作,起初本住找喜歡的演員,拍一些不太主流但好玩的題材,直至一部《低俗喜劇》,讓鄭中基贏得金馬及金像最佳男配角,令他意識到獎項某程度是一個責任。「攞獎是開心的,她(鄧麗欣)四日三夜間便拿了3個獎,如果我俾到片酬人,便沒有這個責任。」

又是《低俗喜劇》情節,暴龍哥因為有份投資部戲,於是找來阿嫂騾仔客串。現實中,阿澤都好怕開戲時,有老闆開聲要求捧那個,要你度身訂造一部戲給他。「幸好《空手道》一切都由自己出發,盡量滿足自己所需,找鄧麗欣都是設計好角色才想到由她來演。」阿澤自言當男人滿足了自己,就會去想想有甚麼俾到對方呢?「俾個獎你好嗎?」杜汶澤說。

【金像獎.杜汶澤專訪】不屑行家扼殺新人 為錢那怕拍到嚿屎咁

【金像獎.杜汶澤專訪】從監製到導演 遺憾《雛妓》未令阿Sa奪獎

《低俗喜劇》令鄭中基一嘗最佳男配角滋味,亦讓阿澤體會到有時獎項,都是監製和導演附帶的責任。

$18,000一餐打動Paco

沒有老闆命令,反之是阿澤親自去找演員,當時便跟仍是Stephy經理人的Paco,吃了一餐人生最貴的晚飯,去傾成這張片約回來。「$18,000!我最記得!我是好老派的人,既然他是Stephy的經理人,我便請他吃餐$18,000的飯,請求他讓Stephy接這部戲。」至於當晚吃過甚麼阿澤沒有透露,唯一講得是一定要有炸子雞。「Paco好鍾意當紅炸子雞。」

炸子雞是重要,不過落嘴頭更重要,閒談間得知Paco原來都一心想Stephy試拍打片,於是阿澤活演一次順水推舟。「我由頭到尾,將套戲包裝到好似《殺破狼》咁,由頭打到尾,結果當然唔係啦,係一部文藝片,但Paco都應該冇失望的。」

杜汶澤知道導演是有責任在片場營造一股氣氛,就算是惡劣都是種氣氛。「當鄧麗欣踏入片場,然後說︰『啊!原來你拍呢啲。』我便知做到了。」(黃國立 攝)

失戀女人最好

炸子雞不是Stephy吃的,她仍有權說不,不過阿澤又看準另一點︰失戀。「女人失戀最好,可以乘虛而入。女人失戀都有好處,第一做事夠集中,第二身上的負能量好大,世界上有三種能量,正能量、負能量及冇能量,最衰是冇能量,正能量就要有咁上下低智商才會有,所以負能量是最勁的,我本身都是長期放負的人。所以我喜歡這狀態,有種殺出去的感覺。」

加上當時阿澤推測Stephy本身都應該有份求變的心。「其實我只係估下,一個女演員,長期重複又重複同一位男演員一齊,又長期重複又重複同一位導演合作,於是乎我在想,既然你同得方力申分手,點解唔同埋葉念琛分手呢?橫掂都係啦!全部都唔要,焦土!」從幾方面看,阿澤對事態分析很準確,那麼執導技巧呢?請看「杜汶澤專訪2」。

「既然你同得方力申分手,點解唔同埋葉念琛分手呢?」這是杜汶澤將失戀與事業相提並論的結果。成功了!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