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保德】深無情成金馬最大遺珠!雷光夏道破范家三代男人命運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2018)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最後由《誰先愛上他的》片中那首簡單歡樂,卻隱藏著巨大的悲傷,象徵著一個永遠得不到的夢境的《峇里島》獲得。

雖然我也喜歡,但仍然覺得失落,因為我更喜歡另一首入圍作品,《范保德》的《深無情》。《范保德》描述黃仲崑飾演的中年男子范保德,在得知自己身患絕症之後,決心回頭去追尋父親當年拋家棄子離開的真相。在過程中,他的兒子也意外發現了范保德作為一個父親,以及一個男人之間的矛盾與掙扎。

范保德曾經有機會像父親一樣離開,但他最後選擇留了下來。彷彿是有意識地改寫父親當年中斷的歷史一樣,他選擇了完全不同的另一條路。在黑夜微雨的街頭,他拎著皮箱,看著父親向前大步離去,就像是看到了未來的自己。父親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

那一刻,范保德釋懷了。

這一天他走了,他就是父親;那一天父親留下,父親就是他。

莊凱勛飾演年輕范保德(《范保德》官方Facebook圖片)

《深無情》在片中,如同悲憫的吟遊詩人,吟唱著范家三代男人的命運:一個獨自遠走他鄉,斬斷了所有的過去,卻沒有找到想要的未來,在不同的女人之間漂泊,看似放縱不羈,卻寂寞無依;一個窩在破落小鎮,盡了所有丈夫與父親的責任,但終其一生都在與內心的躁動搏鬥,一次次鼓起翅膀想要飛走,終究還是回到原地。祖父與父親都結束了自己的考驗,年輕的第三代站上了起點,新一輪的拉扯,重新開始...…

當雷光夏冷靜深沈又富含情感的歌聲,在沈鬱而澎湃的旋律中響起,我莫名感到極大的情感衝擊,像是終於看穿了所有遺憾背後的不得已,所有傷害與殘缺之中,那些沒有說出口的對不起。我看著那個離去的背影,就像是范保德看著他的父親。深情與無情,只在一線之隔。轉身或不轉身,已經不再重要了。

整首歌裡,我泣不成聲。(沒說的話,還想聽嗎?所謂解法,只在謎題裡...…)

雷光夏憑《深無情》角逐第55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點擊欣賞雷光夏現場演繹入圍歌曲▼

主唱、作詞作曲者雷光夏,高中時期就開始音樂之路,至今發行過多張創作專輯,早期最有名的作品《逝》,成為她的母校中正高中的地下校歌,至今仍被學弟學妹無限傳唱(為什麼我知道?因為我是學妹之一……)。她也是知名廣播節目《聲音紡織機》主持人,更經常為廣告片配音,號稱是台灣最知性溫暖的女聲。

雷光夏是台灣知名廣播節目《聲音紡織機》主持人(雷光夏Facebook圖片)

另一位配樂製作人侯志堅,早年是搖滾樂團《東方快車合唱團》鍵盤手,外型清秀俊美,一度被捧為青春偶像。《東方快車》解散後他出過多張個人專輯(為什麼我知道?因為我是粉絲之一…),不久後轉進幕後,在華語音樂界佔有一席之地,曾多次入圍金曲獎,知名電影配樂作品包括《藍色大門》、《我的少女時代》等,並以《范保德》獲得2018年台北電影獎最佳配樂。

《范保德》入圍第55屆金馬獎五項大獎,點圖欣賞更多精彩劇照▼ 

+13
+12
+11

【本文獲「家有囍事工作室」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