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珈其專訪】試過被欺凌再恰人感遺憾 望做演員帶出正能量回饋

撰文:沈洛嘉
出版:更新:

上回跟少年版黑仔岑珈其講到不少在拍戲上的感受,自己的期望等等,今次來到他成長地屯門,當然少不了要提提他小時候的趣怪事!在《非同凡響》中,他所飾演的珈豪就是經典的反叛細路,不過他自言在現實中,小時候讀書期間卻是再曳很多!
憶起當時,珈其自言自己年少無知,細個有數不盡的曳事,珈豪的曳只是沒有人生目標、不喜歡聽書、喜歡打機罷了。但他指出自己的曳是聊事鬥非、會跟老師吵架,其中他都忍不住笑說自己「你見我咁多嘢講都知我多口」,真的名副其實是個「多口仔」!

岑珈其自認自己中學時期真係好曳,逃學、欺凌等事都做過。(黃國立 攝)

中學時壞到跟老師打架

年少無知,小時必然會犯過錯,但講到嚴重程度,相信岑珈其兩項事例都會嚇你一跳!中學時期或許不少人都試過跟同學打下爛仔架,但珈其自言在校中最嚴重的一次卻是因為一件小事跟老師打起上來,不過他指出「做過唔怕認」散發出男子漢的味道!

讀書時期,一定有見過同學或是自己因為曳而被老師調位,岑珈其指自己對這張圖印象很深,因為他就如圖中所講一樣「你調我去邊都可以撩到同學傾偈」。(網上圖片)

欺凌人與被欺凌 「做過唔怕認」

其實我以前都做過欺凌者,我自己都很不開心,雖不算好過份,好彩沒有搞到人家要自殺或是退學,但我好肯定令他在那段中學時期幾不開心,這是我幾遺憾和後悔的事。如果可以重新來過,希望在這方面不要再做欺凌者,因為都幾不好受。

問到岑珈其為甚麼會做欺凌者,其實背後都有一段故事,他自爆:「我小學的時候是被欺凌,有一段時間被人玩,去到中學時就有一種自我保護意識,不想再被人欺負,所以我就去蝦人,事後回想知道這是不好,就算現在重遇,即使跟他說對不起也好,已經影響了他,這是中學時期唯一令自己感到遺憾的事。」其後問到現在作為公眾人物,或許會被數落當年的黑歷史,「一定會有人數,不過我不介意,因為自己真的有做過,反而會覺得這是一個警惕,小時候年少無知真的做過不對的事,現在長大了真的後悔,但沒法再去挽回、補救,惟從這段時間開始不要再做任何錯事,甚至希望可以用自身改變的態度,正能量,回饋社會,或者幫忙別人,都不會擔心被人數黑歷史,因為真的有做過,沒有辦法去掩飾。」

岑珈其自然作為PlayTime成員時,已經教人要去「追夢」!(黃國立 攝)

小學夢想《我的志願》 鼓勵別人要去追夢

直至一日見到公仔廂(電視機)入面的人好有趣,這邊廂做消防員、那邊廂又做警察,原來這個職業叫做演員,他們可以演不同的人生,即時感到非常有興趣,好想做,不過只是夢想,沒有想過怎樣去實行,亦不會覺得自己會成功。直至遇上伯樂麥曦恩導演,成為演員。

希望演員是一生的職業

有留意到岑珈其拍完《烈日當空》後,其實靜寂了大約2年,雖然在這段時間他沒有放下當演員的心,但面對現實,他也打過不少散工,「地盤一定係最甘!因為要付出勞力」,此外,他更做過水吧、婚禮剪輯、跟車、地盤、保險、地產等等。他分享到:「當時做地產有想過做一世,一世的意思並不是放棄做演員,我從沒想過要放棄,其實我跟哥哥做地產時,有一個承諾,他曾講過要是我做得好的話,成功簽單就會任由我請假拍戲,當下以為是真,就好俾心機做,到我真的成功簽單,直至有戲拍時,哥哥卻不準我去又鬧我,所以放棄了(做地產),當時的想法其實是地產為兼職,演員才是正職,當然現在就全力做演員。」

岑珈其:「撇開演員的身份,作為一個人見識得多、吸收得多,望向這個世界就會有不同的感受,所以必須要增值自己。」即使零音樂天份,但也有俾心機學結他和鋼琴,早前考了一級攀石牌、接下來會想去學潛水以及考電單車牌。(黃國立 攝)

獎項唔係咁緊耍

岑珈其出道逾10年時間,問到他有沒有想過自己跟獎項的距離時,他表現輕鬆,覺得獎項於他,其實不是這般緊要。他:「要是你問我想不想攞男主角的話,我會答你當然是『想』但我自己不會去想,因為這不是如此緊要,有的話當然是很好的鼓勵、證明、幫助,因為接下來會有好多人找你拍戲,不過攞獎後是不是演技就會變好了呢?其實不是,我的心態在於我拍多點戲,去累積經驗,嘗試不同的角色,過程中要看有幾努力去裝備自己、去學習。」所以現階段的他,無論於自己或是演員的道路上,正在積極裝備自己,學習不同方面的「技能」,由動至靜,十分切合他「努力型」的性格!

+15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