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羅守耀疫市推新片預血本無歸 不願硬拍做港版三池崇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電影市道陷入前所未有的艱難局面,由年初賀歲片撤檔,到近日戲院被迫停業,2020年電影界面臨前所未有的重大考驗。

未上映的電影撤得就撤4,唯獨有部港片《人妖阿發痴人三部曲1/3》上月初低調上映,導演是幾年沒拍戲的羅守耀。

羅導作品素以偏鋒見稱,被網民封為「香港三池崇史」,對電影滿腔熱誠的他,多年來背負著百億計的家族生意,堅持追求電影夢,今次接受《香港01》專訪,跟記者大談港產片前景,還有當年跟杜琪峯的拆夥傳聞。

攝影:陳順禎

攝錄:黎家浩、吳雋

《人妖阿發》籌備了兩年多,三級與人妖只是包裝,更想說的是一個有關贖罪的故事。

只不過是蝕1800萬與蝕1700萬的分別
羅守耀

《人妖阿發痴人三部曲1/3》,單睇戲名就知非大路之選,羅守耀透露電影花了1700至1800萬元,由於沒有內地市場,早已預計會血本無歸,令他堅持拍下去的原因,就是滿腔熱情:「這部戲其實完全預料到會接近Total Loss(輸清光),明知會蝕本為何仍要拍呢?一是自己很想講這個故事,留下一些自己滿意的作品;另一原因是這部戲沒有內地市場,現在香港電影有一個我們要面對的現實,其實已經沒有香港市場很久了。」

羅導認為對普通男人來說,最大侮辱是「賣躉」(做男妓)兼做埋人妖。(電影劇照)

羅守耀在2005年推出首部執導作品《非常青春期》,他形容在華語電影走下坡時入行,沒有知名演員坐鎮的話,近年連東南亞市場都不歡迎香港製作,但起用有名氣的演員加上製作費,動輒就一億幾千萬,如果不考慮內地市場,連本都撈不到:「現在一般所謂的港產片,最多收到二、三百萬港元票房已經很厲害了,很多時候大家沒考慮到戲院拆賬比例很高,這部戲我大概投資了1800萬,分到100萬與否的分別不大,只不過是蝕1800萬與蝕1700萬的分別。」

更多《人妖阿發痴人三部曲1/3》劇照及預告精彩畫面

+18
+18
+18
我很在意觀眾的反應,但我不會將觀眾反應放在首位
羅守耀

連同《人妖阿發》,羅守耀執導過10部戲,《黑拳》與《奪帥》有功夫元素,加上「戰狼」吳京的光環,兩部在內地知名度不低;《戀愛初歌》屬愛情小品、《短暫的生命》講亂倫殺人、還有怪力亂神的《惡胎》,如此多變的畫風,讓羅導被冠以「香港三池崇史」之名。(三池崇史以拍Cult片見稱,混合喜劇、暴力及恐怖等元素,國際上享負盛名)

《短暫的生命》海報綽頭十足。(電影海報)

用不著記者開口,羅導主動提起「香港三池崇史」,他否認自己以怪雞商業取勝:「我看很多三池崇史的電影,覺得他的作品很過癮,我要拍的話都懂得拍,但不會這樣拍,但我不是走這種路線,我懂得拍這一類電影,真的是「硬拍」,多一點官能上的刺激,並非我不敢拍或演員不敢拍。」

羅導說近年體力下降,還望學成回國的兒子能夠接手生意,好讓他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

外間對羅導的作品批評聲音不少,他舉例《臥虎藏龍》奪得奧斯卡前票房仆直,拿獎後就升價十倍,沒有人再敢批評,好與不好都很主觀,又受客觀條件影響:「我覺得電影是一個文學作品,世上沒有哪一個文學作品是所有人都讚好」、「我很肯定自己不是最出色的導演,我緊張有沒有觀眾,但我不緊張去取悅所有觀眾,沒有一部戲能夠取悅所有觀眾」。

當年《黑社會》入選康城影展主競賽部份,羅守耀(左一)隨隊到法國,他透露回程時杜琪峯問他片尾曲《對天歌》要否換個人氣歌手演繹,他堅持原唱者Silver Ko的版本更好,這算是他在《黑社會》唯一能決定的事。(視覺中國)

杜琪峯拍戲一定沒有問題,但他做上市公司主席就一團糟
羅守耀

羅守耀唸傳播出身,對電影充滿熱誠,但畢竟並非只憑一股熱血就能入行,2003年羅導收購了杜琪峯打骰的銀河映像,當上了公司主席,以為他就此在影壇大展拳腳?非也,羅導說從頭到尾都是為了替公司賺錢才加盟,後來成為《黑社會》出品人也非計劃之中。

羅守耀堅稱跟杜琪峯只是商業合作關係,沒有拆夥不拆夥。(視覺中國)

「我當初加入銀河映像,純粹在財政上及商業管理上協助杜琪峯,正如大家明白杜琪峯拍戲用不著我教,他幾乎不准我給予意見。記得當時經歷完「沙士」是很難賺錢的,公司的資金流通一直不算太好,後來跟杜琪峯商量後,決定只有一條路能增加收入,就是自製電影,但公司跟本沒資金,就由我打本給杜琪峯開拍《黑社會》。」

羅導指《黑社會》本來叫《選老坐》,但因涉及黑社會用語而不獲電檢處批准,之後又出現過《選坐館》,當時亦過不了關,輾轉變成《黑社會》。拍完兩集大受歡迎的《黑社會》系列,完成第三部《鐵三角》後,羅導跟杜琪峯「拆夥」,他解釋沙士後市場回復正常,杜琪峯對上市意興闌珊,兩人協議將上市地位出售,杜保留銀河映像繼續拍戲,而羅導早在拆夥前已成立自家電影品牌「影視點」,拍自已的作品。

問導演會否覺得自己理財比拍戲出色,他堅定地說:「我覺得我的電影很好看」。

以今時今日的標準來說,拍一部文藝片沒有大約1000萬預算,倒不如不要拍
羅守耀

羅守耀說《人妖阿發》起用全新人也花了1800萬,單憑香港本土市場,基本上打定輸數,但成本低又怕不出優質電影,看到的是一個惡性循環:「成本越來越低,幕後越來越業餘,拍出來的電影沒有港產片的能力。」他指出近年的所謂本土電影質數參差,韓國與內地劇集已拍得住一般電影水平,港產片卻每況愈下:「由燈光製作以至各樣東西,我覺得好像沒甚要求,看得出是NG。TVB都在追近內地與韓國,想觀眾尊重是不可以輸的。」

羅導說近期最欣賞《JOKER小丑》,認為《上流寄生族》能夠稱霸奧斯卡只因對手太弱。(劇照)

問羅導近年有哪一套印象較深的港產片,他斷言本土的沒一部合格,認為問題在於新一代太心急,上一代電影人浸淫了幾十年還自覺未夠班執導筒,新人拿著政府資助去拍戲就錯了:「為何要支持未拍過戲的人去拍第一部電影?我自己的錢是我的事,我喜歡倒落海亦是我的事,但電影真的是賺錢的工具。」

羅導說計劃年尾開拍一部內地電影,講述一名小女孩與小烏發生一段短暫感情的故事,聽落好似都Cult Cult哋。

舉例說許冠文、成龍與周星馳的年代從不愁資金,羅導指「拔苗助長」根本行不通:「電影資助計劃沒有一部賺錢,香港現在不蓬勃了,拔苗不能助長,近十幾年更走下坡。市場、商家對你有信心,為何要資助?不如去資助電影上畫、做後期,重回那個由需求去決定的年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