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視角|專訪《犯罪現場》美指陳七 為古天樂出場一幕度到最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看完一部電影,大家可能會讚嘆演員發揮得夠淋漓盡致、劇情夠引人入勝,但其實一部戲要拍得讓觀眾有投入感,大至逼真的場景,小至一個有質感的道具也是一個都不能少。

負責這個重任的美術指導,事前到底有甚麼功夫?如何起步將一個場景由構思到實踐、由冇變有?今次找來電影《犯罪現場》的美指陳七接受專訪,他先為美術指導下個定義︰「美指是幫助導演建立電影的世界觀」。

電影美術指導到底是做些甚麼?陳七接受專訪時就分享將一個場景由構思到實踐的過程。(陳順禎 攝)

大家睇戲睇得多,但其實一部電影除了導演、演員,背後還有很多不同的製作部門作支援,才可以成就一套好戲。

陳七2012年首次為《懸紅》擔任美術指導,之後他接連製作過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例如,《大樂師.為愛配樂》的魚排屋、《分手100次》的半露天咖啡店、《29+1》黃天樂的房間,以及《犯罪現場》超逼真的珠寶店等等。

陳七入行做美指前是從事傳媒行業,不過他因為修讀浸會大學電影系,始終也是抱有一顆做電影的心。(陳順禎 攝)

陳七未入行前是做傳媒
原來陳七入行做美指前是從事傳媒工作,但由於當年修讀浸會大學電影系,始終也是抱有一顆做電影的心,「認識了兩位師傅,一位是林海峰,一位是葛民輝,當時覺得他們經營設計公司很帥,有幸與他們在商台共事後,我就自立門戶,開設廣告設計公司,還未跟電影有關。」

後來,因為陳七的大學同學馮志強導演首次執導,陳七與對訪談了很久,分享如果由他自己來做美術指導,我會如何執行,「我當時就膽粗粗向監製提出,不如由我來做美術指導。」之後,陳七製作過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而最新的一部《犯罪現場》,更是最豪的一次。

點撃睇《犯罪現場》珠寶店及天台貓屋花了幾多心機?

+6
+6
+6

【犯罪現場】美指陳七專訪 愛香港景因「複雜、緊張感」無可取代

珠寶店逼真到街坊都誤以為真
《犯罪現場》的珠寶店用了7位數字來製作,「以錢來計算,這是最豪的一次,也是最有挑戰性的一次。」陳七分享時說,電影中有大賊汪新元(古天樂 飾)罪案、冷酷的世界,也有女主角宣萱或張繼聰那些較窩心、溫暖的一面。

一部戲的美術設計,最重要的四點就是「線條、結構、顏色、質感」,陳七表示他一直覺得美術是讓演員和工作人員投入其中的重要元素,也是實景拍攝的魅力,「如果你在彌敦道告佐敦道交界,去搭建一個金行出來,差不多完成搭建時,甚至有遊客入來問何時開張,有人拖著行李箱入來想買珠寶。」逼真到街坊都誤以為真,劇組當然很開心。

+28
+28
+28

珠寶店原型係火鍋店 美指靠一招遮醜
「當你擁有這樣的真實感,演員去到便會知道他是人質抑或是大賊定職員。」但原來這間珠寶店的前身,是一間已結業幾個月的火鍋店,「如果大家有看清楚天花的位置,其實有很多抽氣的裝置,很難看,我的處理的方法就是將一些筒燈,套上消防噴灑裝置,令到這間本來是火鍋店的結構變成金行的其中一部分。」

《犯罪現場》的珠寶店用了7位數字來製作,陳七表示「以錢來計算,這是最豪的一次,也是最有挑戰性的一次。」(陳順禎 攝)

安裝自動門讓大賊汪新元用機關槍掃射
陳七又分享指他們其實改變了很多火鍋店的位置,例如在門口的位置,「我們特別裝了一個自動門,讓大賊汪新元可以用機關槍掃射,射破玻璃。」這一幕相信有看過電影的觀眾,都會非常深刻。

正如上文所提到,除了汪新元冷酷的一面,女主角宣萱與一班老友記的家,也是一個很有質感和故事的場景。

宣萱在戲中的家,就當作懷緬昔日好日子的地方,「好像現今外面的世界很殘酷,這個家可以感到和暖一些,重拾從前的感覺。」(受訪者提供)

將兩個單位打通 小至一盞燈都係用心挑選過
而陳七正正就是想將這個家當作懷緬昔日好日子的地方,「好像現今外面的世界很殘酷,這個家可以感到和暖一些,重拾從前的感覺。」

擔任美指的陳七,實際執行時就特別加了一些彩色玻璃,如果大家有去過日本小樽,那裡就是用了很多類似的玻璃,在採光上可以帶出一點暖和的顏色。這個場景另一特別之處就是將一棟兩個單位打通,形成一條很長的長巷。其次是陳七偏好用燈具,他在這個景加入了大量的燈飾,在走廊上有很多光源,每一盞燈具也是專誠搜購回來,所以陳七都話美術設計要做得好,絕對要感謝一班美術組與道具組手足全部人的努力。

+4
+4
+4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