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于晏井柏然引來粉絲狂追 杜緻朗:這行沒有紅錯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時籌備《黃飛鴻之英雄有夢》,我們找了一個練功房專門給動作指導和彭于晏特訓。導演周顯揚總是掛在嘴邊一句話:「半年時間有限,腿是重點。」記得第一天,一向有健身做肌肉訓練的彭于晏鬥志高昂來到練功房,元奎為首的武術組先為他初步「熱身」:拉筋,和打開雙腿。本以為是一般的「熱身」,怎料這一回熱身已令彭于晏掉出眼淚來。

撰文︰杜緻朗

《淺談我的傳奇男主角-黃飛鴻之英雄有夢下回》

杜緻朗接受專訪時分享拍攝《黃飛鴻之英雄有夢》的點滴。(陳順幀 攝)

簡單來說,在武術的世界,我們這些一般人是成世人都未曾「打開」過雙腿,並不是張開腿就叫「打開」。他們練武之人所謂「打開」的意思是把下盤的筋骨盡量伸展至極限,反覆把腿筋壓鬆,腿的核心力量亦要從長時間站樁來增強,以至能做出無數個有力度的踢腿動作,以及腰馬合一。第一天的拉筋開腿已令彭于晏非常痛楚,他堅持做到多少,指導就再為他拉多一些。

+4
+3
+2

周顯揚導演在組裡常稱呼彭于晏「阿飛」,他希望演員能忘掉自己以及過去黃飛鴻的經典長輩形象,全身投入在新世界。因為90年代的師父黃飛鴻太成功了,他希望2014年在江湖行走的黃飛鴻可以多些阿飛的不羈,多一分真實黃飛鴻該有的江湖兒女的味道,看似正邪難分。

(受訪者提供)

接下來,彭于晏的每一天訓練都非常艱苦,幸好他是一位很有毅力和意志的人,飲食上他不用任何人的提醒已做到非常自我約束,因為肌肉線條的造型有七成是來自紀律的飲食,在他訓練的6個月和拍攝的100天裡,我天天都見到他吃無油無調味的高蛋白、高纖維的健康餐。最難得的是他鬥志不減,因為沒有糖和澱粉質的飲食通常容易導致情緒問題,例如抑鬱暴躁。但在彭于晏身上,他的情緒卻神奇地沒有半點問題,他在整個在劇組時期天天都是陽光燦爛、談笑風生。而更難得的是組裡的女同事亦因為天天看著彭于晏的肌肉而士氣大增,大家都一起朝著導演堅持的目標前進。

在制片組擔當Associate producer及編劇的我,見證著導演拍這部《黃飛鴻之英雄有夢》的過程一直面對很多非常大的挑戰,每一天都在解決難題,是導演的淚水和心血與大家的汗水和鬥志交織出來的一部電影。雖然成本非常低,但大家都很拚,希望不論成本如何也要拍出一部具視覺質量價值的電影。

杜緻朗笑指拍攝《黃飛鴻之英雄有夢》時發生很多趣事,其中一樣就是因為有型男彭于晏在現場,當時吸引了很多女粉絲混入劇組。(陳順幀 攝)

趣事也不時發生,我記得沒過三天兩日就會有女粉絲混入來劇組想一睹男演員的風采,我們嚴格執行一切保密措施。後來甚至竟然有國內工作人員把自己的工作證賣給女粉絲讓她們混進來,原因是她們收到風彭于晏有一幕脫上衣刺青的戲,希望近距離「看肌」。當時這部戲男演員打到汗花四濺之時,也令到女同事們更加喜歡自己的工作。

為了看彭于晏拍裸體紋身戲,引來不少粉絲到現場。(網上圖片)

當時還有一位很出色的年輕男演員井柏然,他主演一個非常難忘的角色「赤火」。周顯揚導演看他的電視劇時已非常喜歡他,第一次與井柏然見面後,更說非要用他不可,說這小子必成大器,覺得他本人是有股能感動人的力量。井柏然當時也願意為了演出效果提早入劇組練棍,之後他亦有獨當一面的代表作《後來的我們》及《捉妖記》。

井柏然在戲中演出一個非常令人難忘的角色「赤火」,原來周導一早就睇中這位演員。(《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劇照)

記得我們一個主要拍攝的地點是「烏鎮」,是一個大型古村落的特色旅遊景區,景區非常大,保留古建築也有特式民宿和酒店,為了保護區內建築,裡面沒有行車路,不准汽車駕駛。這是個畢生難忘的地方,地方雖然很美,但因為沒有車路,劇組很艱苦,很多時都是走路回景區的酒店。

談到演員的部份,有一天拍攝完畢,走路回程的路上,彭于晏和井柏然在景區一起被粉絲發現了,由於景區沒有車,均要靠雙腳步行回酒店。為免愈多旅客發現,大家都只能快步走回酒店。當時我也住同一酒店,我與兩三名助手在路上保護兩位大俠與他們倆一起同行,眼見跟在後面的女遊客越來越多,我們愈走愈快,像一隊女兵一樣追在後面嘻嘻地笑,大家亦步亦趨地走了一大段路,直至送他們回到酒店後大家才心滿意足地散去了。當時各工作人員都說,看來這片由青春演員擔當,估計會很適合年輕觀眾的口味。

洪金寶在戲中飾演「雷公」,他黑虎幫幫主,收黃飛鴻當義子。後來被黃飛鴻擊敗,跌入火坑而死。(《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劇照)

之後還有王祖藍、Angelababy入組,各有特色,之後王祖藍和Baby參與「跑男」成了國內綜藝皇牌紅人。那時候的祖藍忙於在大台做大量節目,度他的期非常困難,他本是沒有睡覺時間的藝人,但來到組裡他一有空閒竟然不是小睡一會,而是與我交流著創作和演出的心得,而且彼此討論是非常認真的。

這部熱血青春的《黃飛鴻》,證明了當中每一個充滿才華和能量的男女演員,之後他們都憑自己的才華和能力再一次走上另一個事業的高峰。電影就是這樣可愛,每一次都是不同的組合,每一部電影的人與人之間的組合都是新火花,交碰著不同的效果,而《黃飛鴻》這個青春組合可以說得上是可一不可再了。也引證了我這專欄第一章末的一句話,「這行沒有紅錯人,再受爭議的人只要有本事,這世界誰也踢不走你。」

當年的熱血至今依然在心中。

杜緻朗認同周顯揚所說「電影應該是屬於年輕人的」,所以她表示以後每部她監制的戲,都要帶入一位從未沒有過署名的年輕人正式署名編劇,讓更多年輕人參與這工業。(陳順幀 攝)

我是由未畢業開始入行的,至今當了監製,也當了母親,漸漸也會成為年青人眼中的所謂廢中,但我很認同周顯揚所說︰「電影應該是屬於年輕人的。」當年如是,今天亦應如是。所以我自做了監製開始,我對自己許下承諾,以後每部我監製的戲,都要帶入一位從未署名過的年輕人正式署名編劇。因為電影就是該由年輕人參與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