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K紀錄片| 三原因催生中美代孕產業 大部分委託者年入200萬以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內地女星鄭爽近日被爆於美國代孕後隨之棄養,引發全網熱議。而早在2017年,日本NHK電視台就曾經拍攝過記錄片《爆買生命:不斷升溫的中美代孕產業》,揭發代孕不為人知的一面,當時這項產業已經高達逾42億人民幣(約50億港元)。

鄭爽或就此告別演藝圈。(微博@鄭爽微博事務部)

那麼,是什麼催生出了美國為中國夫婦代孕的龐大產業呢?首先,自從2016年1月,內地開放「二胎」政策之後,越來越多家庭籌備第二胎,但很多夫婦已達40歲,或者是有心無力;其次,中國有5000萬人不孕不育,每年至少有兩萬對夫婦赴美為此就醫,龐大的需求令治療不孕的醫院供不應求;再者,通過體外受精,父母可以對BB的性格進行篩選,有80%至90%的中國夫婦都會選擇這項服務,希望二胎與第一胎的性別不同。

紀錄片透露,在美國代孕,路費、醫療費與代理孕母報酬的總和大約在127萬港元至172萬港元,而代母的報酬則在30萬港元至45萬之間不等。通常委託代孕服務的,大部分都是年收入在200百萬以上的富裕階層。

據悉,美國全境共200多間代孕機構,半數都集中在California。在一間名為「Omega family global」的代孕機構中,中國顧客佔有九成,且委託數一年增加了3倍,每個月接100單,但最多只能處理20例。為了更好地溝通,該機構會讓有代孕經驗的工作人員擔任中間人,與委託人、代母、翻譯進行視頻會面,委託人會就代母的飲食、生活等習慣進行提問以及要求,在人種選擇方面,首選大多是白人或拉美移民,因為擔心非洲女性會將深膚色遺傳給BB。更令人驚訝的是,為提高受孕概率,有的中國夫婦會提出一次性移植兩粒受精卵,但這樣做對於代母來講相當危險,據中介工作人員透露,移入雙胞胎會增加流產與早產的風險,如果雙方都願意承擔,那麼協議成功,不過,這樣的問題也有失敗的案例。

由於代母的報酬不低,因此很多人為了養家糊口,都紛紛申請做代孕媽媽,而成為代母,除了身體健康之外,還要滿足其他條件:工作人員會調查申請者的病例,從中挑選出有生育經驗的女性,然後僱傭私家偵探調查她們的犯罪記錄,有案底,或者在懷孕期間出過問題的女性都會被淘汰。

在這些機構中,也有中國人創立的企業,一間不孕不育的治療機構僅成立三年,便成為了一個年銷售額45億日圓的企業(約3.4億港元),創立者李應如居住在3億日圓(約2242萬港元)的豪宅,名下擁有多套房產,她自己的女兒也是通過代孕生產,並計劃再代孕兩個BB。李應如表示,自己想要成為業界領軍人物,不止每年會在一線城市開數10次研討會,甚至還出售卵子,對供卵者進行IQ、謊話、身高等測試,卵子越優質,價錢越高,最高價賣過4萬美元(約31萬港元)。

前面講到移入雙胞胎的失敗案例,就曾經發生在代母艾利森身上。她是一位單親媽媽,養育了兩位女兒,同樣也是為生活費而選擇代孕。在中國夫婦的強烈要求下,艾利森接受了同時移植兩粒受精卵,結果雙胞胎在25周時早產,而中國方面認為BB的後遺症可能性較高,拒絕搶救,更令人髮指的是,中國代孕中介表示,可以將夭折的雙胞胎當作醫療廢物處理,但艾利森做不到,反而自費為他們舉辦喪禮。然而,中國中介在收取委託方佣金後便人間蒸發,艾利森多出的生育費用要自己承擔,可謂雪上加霜。

據長期處理代孕合約事宜的律師Andrew透露,很多中國人不願意接受孕28周之前出生的早產兒,而美方只能尋求願意收養早產兒的美國家庭,在這個問題上,中美的價值觀存有差異。之所以中國夫婦拒絕接收早產兒,是因為在代孕BB早產的情況下,所需費用通常較高,這不禁令人覺得,聲明不過是一場冷冰冰的買賣。面對這樣的情況,Andrew向議會提交了相關法案,要求嚴格審查代孕中介資質,就如他所言:「沒有限制,罪惡就會滋長蔓延。」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