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神奇小子》影評|就算動情逼淚 記得拭乾眼淚堅壯無懼

撰文:許育民
出版:更新:

蘇樺偉,一個香港人定必聽過的名字,因為出世受黃疸病影響,導致全身痙攣影響走路及聽力,以為一世都行得比人慢,殊不知他是擅長跑步,跑得比人快,還以殘障運動員身份多次為香港出戰,個人紀錄奪得6面金牌。一個輸在起跑線的故事,可想像拍成電影,就是衝著你淚腺而來。

戲中的小童星,是位真正有殘障的小朋友。(《媽媽的神奇小子》劇照)

近年來,香港人流的淚絕不少,有人擔心再上一部催淚作會否太沉重?但看清楚,流淚只是這部戲的過程,要你向蘇媽學習,拭乾了淚再向前行才是它的宗旨。大家試將自己投進蘇媽一角,初生兒子因病,往後就要跟痙攣症終老,連走路都有困難時,作為媽媽總會有一刻想問個天,點解要咁對我?君如就以此為基調,演出初期不時加插望天的小動靜,是無力感?是怨天尤人?其實都是一個舒緩的出口,讓自己好受一點,應付往後艱辛的路。

除了起初的愁眉不展,其實君如飾演的蘇媽都相當堅強。(《媽媽的神奇小子》劇照)

每個進程都在衝擊你淚腺

全片可謂不乏淚點,但值得一讚是情節安排上沒有過份煽情,由起初的一片愁雲慘霧,到中段望到曙光的激動,然後兩母子的拉鋸糾纏,到最後步向運動員黃昏的哀傷,每個進程都在衝擊你淚腺。

母愛的無私奉獻,是戲中重點,吳君如沒有預期般終日愁眉苦臉擠出喊樣,反而如實地還原蘇媽真人的堅毅,除了起初的徬徨,打後都是一份堅定的眼神迎來每個挑戰,以樂觀性格安慰自己,安慰身邊人,這亦是沒有令全片過份煽情的關鍵。

兩位最佳新演員的誕生

最叫人淚腺失控反而是兩位扮演蘇樺偉的演員,少年版的馮皓揚以及成年版的梁仲恆,二人在說話模式都參考了當事人,並作出修飾令觀眾較易聽得到,而那種像要花乾力氣才吐出的每一粒字,都成為特強的催淚劑,縱使只是簡單說句︰「我會贏更多金牌返嚟畀你!」還是會擊中要害令你內心泛起一記酸。更莫說講到︰「同我條命一樣,我就係要從後面追上嚟」、「如果我返去跑步的話,每個月政府津貼得3000蚊」這些設計好的淚腺陷阱,遇上偉仔說話模式就成了催化劑,那份傷感實在無法抵禦。

梁仲恆每講一句對白,再平淡都是有股暗暗的傷感。(《媽媽的神奇小子》劇照)

還記得當日看完《黃金花》的凌文龍飾演自閉角色,已經令人心服口服,但去到梁仲恆與馮皓揚的演出,你會看到二人合力製造了另一座高山,那種演出勝在令人看不出演的軌跡,似是與身俱來,尤其演少年版的馮皓揚,以14歲的青澀駕馭這角色,單純得更見無痕,兩位絕對有能力挑戰來年金像獎的最佳新演員,男配角甚至男主角獎項。

更值得一提,有個要你哭得措手不及的安排。故事鋪排了蘇樺偉弟弟一角,由林家熙(Locker)飾演,他的出現源於蘇媽的一份私心,擔心自己年長後冇能力照顧偉仔,於是決定多生一個細佬,希望將來接力照顧哥哥。這種一出生就排次位的感覺,非常難受,而做母親凡事都以哥哥行先的心態,令做弟弟的長期處於哥哥影子下,這種難受你又可曾意會?現實版的弟弟有否同樣感受就不得而知,縱使是虛構,做弟弟的都要有萬噸的定力才可承受這另類的痛。

Locker飾演總被母親忽視的蘇樺偉弟弟。(《媽媽的神奇小子》劇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