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有片】法庭文件揭張健華2014年性侵案多達3人投訴受害

最後更新日期:

葵涌「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涉嫌性侵犯智障女院友,惟最終案件尚未開審,律政司便已經撤控,事件引起公眾關注。記者翻查康橋股東一份禁制令,明確顯示張健華曾涉及另外2名不公開姓名受害者的案件。換言之,再加上案件已獲撤控的智障女受害者人,至今累計已揭出3人懷疑受害。另外,張在訪問中又透露女院友愛互稱「妃嬪」,有社工直言大感詫異。

張健華獲撤控,引起外界爭議。(資料圖片)

警曾問香煙、零食作為性交報酬

早前獲律政司撤控的涉嫌性侵犯智障女院友案件中,案情只提及一名受害人X。張健華接受《香港01》訪問時承認,警方曾質問他與另一名智障女子Z懷疑性交的經過,並提及他曾以香煙及零食作為性交報酬。據了解,當時張未有回答警方查問。張向記者解釋自己屬無辜:「(院友)Y舉報咗好多女仔,警方仲有問我,至少多一個人,有無親密關係。」他相信Y小姐曾向警方舉報他侵犯多名女院友,因此警方才作出相關質問。

他反指Y小姐用手機私自拍攝X步入他的房間,並向X的母親舉報他曾性侵X,令X母最終報警。他批評Y小姐「不停散播謠言」,更指Y對性很有興趣,平日經常於院舍內觀賞色情片段,並將音量開大,令其他院友受滋擾。

記者翻查康橋之家股東智友集團有限公司於2014年狀告張建華的一份強制令文件,文件提及被告張建華除了涉及X的性侵案外,另外亦因兩名不知名受害人(two more unnamed victims)而曾被還柙拘禁。而涉性侵X的案件中,據知相關化驗報告亦有提及案件有「第一受害人」及「第二受害人」。換言之,至今已累計有3人被揭懷疑受害。

(院友)Y舉報咗好多女仔,警方仲有問我,至少多一個人,有無親密關係。
「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

記者翻查康橋之家股東智友集團有限公司於2014年狀告張建華的一份強制令文件,文件提及被告張建華除了涉及X的性侵案外,另外亦因兩名不知名受害人(two more unnamed victims)而曾被還柙拘禁。

X透露不止一次被性侵

另外據錄影會見的紀錄,原來X向警方透露不止一次被張性侵,當中包括摸胸、性交,但警方最終落案時只控告張一條非法性交罪。就此,張健華質疑X的口供並不一致,例如X曾提及性交次數為一個月一次,之後又指二人只性交過一次,因此並不可信。他又強調二人若曾性交,則醫療報告不可能指X仍有完整處女膜,他又強調X有被害妄想症:「事後有職員問X,佢話,7月摸左波,8月摸右波⋯⋯佢好輕佻。」

「呢個係法官嘅問題,佢用佢嘅身份,話我幸運(不用被檢控),又話社會不幸。但案件根本未經審判。」他批評案件未經正式審判,法官現時只單方面聽了控方的證據,便指他「自招嫌疑」,對他十分不公平。「呢件案無審過,係佢(法官)主觀意思。」

「我們(女院友)好鍾意玩,好溫馨,係妃嬪!」
「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

張:女院友會自稱「妃嬪」 團體:極不恰當

另外,張又提到康橋之家的氣氛融洽,形容院友「通常叫我爸爸」,女院友又形容自己是妃嬪。張說:「我們好鍾意玩,好溫馨,係妃嬪!」記者聞言即追問相關稱呼是否合適,張澄清指女院友看電視劇後受影響,開玩笑才互稱「妃嬪」,他又強調女院友是「康橋之家的妃嬪」。  記者問張有沒有反思過為何多次涉及風化案,張道:「我真係唔知點解,人地中六合彩,我中呢啲,屋企都問我。」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直言,對張健華的講法感到非常詫異,批評身為註冊社工的張,放任智障院友以「妃嬪」相稱,做法極不恰當,「你係一個心智健全的照顧者,應該同院友指出那是虛構劇情,帶他們分辨現實生活,怎可能還嬉皮笑臉繼續這些稱謂?」李芝融指出,的確不同智障程度的病人,都會隨著生理發育而對性好奇,但他強調照顧者的責任,應是嚴肅、明確向其指出,不可擅自觸碰異性身體,而非有意無意放任不理,「其實智障也好、正常小朋友也好,最重要都是旁人要去教導,問題是這個張先生有否盡到他的責任?」

至於張健華曾提及有院友對異性好奇,甚至喜歡看成人影片,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解釋:「正如一般人的差異好大,有人經常講性,但大部份不會常常談性。至於中度智障人士是否不懂性事?都未必。」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