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有片】張健華專訪 強辯一時夢遺一時自瀆 疑點未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葵涌私營殘疾人士護理中心「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涉嫌與年輕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因女事主患創傷後壓力症及智障,不宜出庭作供,律政司終撤銷起訴。張健華日前接受《香港01》訪問時,解釋警方檢有他精液的紙巾是清潔下體,今日在接受《香港01》獨家專訪,又解釋紙巾是擦拭夢遺精液。不過在一份他寫給律師的文件中,卻寫明「紙巾是我打飛機後先放在垃圾桶」,證明他的前後說法不一。他辯稱是律師教路改口供,若指夢遺會需要花錢找醫生化驗。

張健華多次強調自己並無性侵女院友,自己被傳媒公審,但在專訪中他多次指「重點係無性交,佢仲係處女」、「除非我短、係『牙籤』,否則佢處女膜無可能唔穿」,「若佢講唔係性交、喺『門口』掠過,點解又告我性交」、「佢成份口供都冇講我非禮過佢」。

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接受《香港01》專訪,多次指自己並無與女事主性交,認為公眾對他未審先判。(鄭劍峰攝)

張健華被控與21歲智障女院友X非法性交,警方當時在其辦公室內找到染有其精液的紙巾,精液內有張和事主DNA脗合的混合物。張健華日前對《香港01》指,有精液的紙巾曾清理下體,之後接受《明報》和香港電台訪問,指有精液紙巾因夢遺。他今日(18號)接受《香港01》訪問時進一步指,他一向在夢遺後會把紙巾「攝」入內褲中,繼續睡覺。他指自己在三樓男生宿舍的空床位睡覺,第二日把紙巾帶到二樓辦公室中丟棄,垃圾隔幾天才清理,因此警方在事發後撿走的紙巾,未必是前一晚夢遺時使用的。

對於有醫生認為,50多歲人仍夢遺是不正常,張健華指自己每月夢遺兩三次夢遺不算多,無想過要求醫。案情指,警方撿走的6張紙巾中,只有2張檢測到有事主X的微量DNA,張健華稱,不知道為何會有女事主的DNA,可能是女事主翻垃圾桶時,把口水、手汗沾到紙巾中。他指控方並無說明DNA來自事主身體哪個部位,「舉證是控方的責任,我都想知道。」

張健華今年3月撰寫給律師文件指,紙巾精液因自瀆,其後改口為夢遺。(香港01記者翻攝)

張健華在錄影訪問後,向記者提供多份文件,包括一份他在今年3月15日自己向辯護律師撰寫、列出整理案中疑點的《張健華的證供》。文中指「6張紙巾是我打飛機後先放在垃圾筒」,與他早前接受《香港01》及其他傳媒訪問,指紙巾上的精液是夢遺所得有出入。

記者再追問張健華為何前言不對後語,他說辯護律師教唆他把自瀆改為夢遺,「如果寫夢遺,我要請法醫驗身,我無錢請法醫,先寫打飛機。」記者追問一旦案件開審,他若在庭上稱自己自瀆,但實情是夢遺,是涉作假證供,他辯稱「打飛機又好,夢遺又好,唔係差好遠。」

「重點是有無性交」

案發在2014年8月,張健華被控告後,因女事主X患上創傷後壓力症,一直未能康復,專家認為若迫她出庭,可能令她更難以復元,控方最後於今年5月無奈撤控。張健華獲撤罪後要求取回訟費時,區域法院法官陳廣池指,案件在事主未能作供而撤銷控告是無奈,亦是受害人和社會的不幸,令案情曝光。張健華認為案件從未開審,法官的判詞只聽了控方的證據,並無機會讓辯方申訴,就發表了「張很幸運」的言論,是對他不公平,自己才是受害者。

張健華在接受《香港01》訪問多次強調,案件的癥結是「有無性交」,「重點係無性交,佢仲係處女」,又說「除非我(的陰莖)短、是『牙籤』,否則處女膜無可能唔穿」。他指事主X的口供前言不對後語,包括指事發的地方有床、有男廁,以及「女上男下」性交,而事實上辦公室中並無床。

張健華引述女事主的口供,「女事主口供說,『篤落去囉(指住自己陰部),之後有啲白色分泌,人哋啲分泌係白色,佢嗰啲係黃黃地色,同啲白色溝埋咗。」他反問甚麼是白色,甚麼是黃色,又說「要法醫去驗我的長度、顏色。」

法醫報告指「不排除(女事主)曾遭手指插入私處或陰莖摩擦外生殖器,因此類性侵犯之動作可令私處沒有留下任何可見的傷痕。」張健華指事主的口供和控方的指控,只控告他非法性交,「若佢講唔係性交、喺『門口』掠過,點解又告我性交」,記者追問他,那到底有沒有非禮女事主?「這(非禮)是另一個課題,佢成份口供都冇講我非禮過佢」,但他其後又強調並無非禮過任何院友。

「如果寫夢遺,我要請法醫驗身,我無錢請法醫,先寫打飛機。」 「重點係無性交,佢仲係處女。」 「除非我短、是牙籤,否則處女膜無可能唔穿。」 「若佢講唔係性交、喺『門口』掠過,點解又告我性交。」 「非禮是另一個課題,佢成份口供都冇講我非禮過佢。」
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10月18日接受《香港01》訪問

警方在張健華辦公室的垃圾桶中,發現沾有他精液和事主DNA的紙巾。(香港01記者翻攝)

與女院友在辦公室獨處

控方另一呈堂的證據,是閉路電視影片以及由院友Y拍攝的手機片段,《香港01》獲得閉路電視影片和手機影片截圖。張健華指從閉路電視片段中,看不到Y在哪裡拍攝,而Y拍攝的手機片段中,亦指看到他與X入房,他站在磨砂玻璃門後,影片中看不到有不當行為。

今年58歲的張健華,自小患有黃斑點病變,視力只有正常人一成,1984年曾代表港隊參加殘奧,獲50米蛙泳銅牌。他說自己對傷殘人士有認同感,因此攻讀社工,之後加入志願機構,1997年與朋友合辦康橋之家。

張健華曾被控在2003年非禮兩名女院友,但獲判無罪。他十年前風化案後為避嫌,已為院舍安裝閉路電視,「但無在自己辦公室安裝。」他亦坦言曾與女院友獨處在辦公室,但強調辦公室是磨砂玻璃門,有足夠透明度,不會亦無機會做出不當行為。他直言案件令他失去工作,要靠家人支持才能維持生活,經濟壓力沉重才申請追回訟費,未來只能見步行步。

對於張健華承認曾與女院友獨處於辦公室內,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直言不正常,「那一層是女性宿舍,如果他作為男士在辦公室獨自一人,他應該有措施作防範。一般院舍應同時有兩人在場去處理異性之間的相處。在他的情況,男女獨處,又收埋在辦公室,我覺得不正常。」

【01專訪】康橋前院長張健華否認性侵:擬控警疏忽 社福界炮轟
康橋性侵案完整重組:前院長十年兩涉性罪行 哪幾個細節令他脫罪
【康橋性侵案】消息:警方盼能再提起訴 研究證人作供方式

【康橋性侵案】十萬人聯署促召紀律聆訊 拖延逾年註冊局束手無策
曾涉與智障女非法性交 康橋之家:兩年前已撤涉事院長職務 
涉與智障女性交 張健華曾被信義會以三罪狀即日解僱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