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篙灣隔離營有檢疫人士逃走 保安人手一度僅餘1/4 衞生署警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竹篙灣檢疫中心本月23日發生檢疫人士逃走事件,爆出保安漏洞。《香港01》綜合多個消息來源,發現在事件發生前,負責檢疫中心第三期保安工作的其中一間公司,5月中一度無法提供足夠人手,其中一日早更只能提供衞生署要求的四分一人手當值,管理出現混亂。

衞生署回覆時確認,保安公司當日提供的當值人數未達合約要求,已向涉事保安公司發出書面警告。署方又指,曾於大量檢疫人士入住時,要求保安公司緊急額外增加人手,惟公司未能及時配合。

聯邦保安現時負責竹篙灣檢疫中心第3A期的保安工作。《香港01》取得衞生署為第三期保安工作招標的文件,署方招標時要求3A的兩個區域,各要有35名恆常工作的保安員,以及分別18及17名後備保安員,兩個區域日間合共需40名保安員當值。

5月中一度只有合約規定四分一人手當值

有消息稱,聯邦保安5月11日突然下調保安員人工,引起不滿安排,保安員繼而發起工業行動。據了解,當日檢疫中心第3A期早更,合共只有11名保安上班,人手只有合約訂明的四分之一,保安公司需臨時抽調其他區域的保安員填補空缺。

《香港01》取得衞生署為第三期保安工作招標的文件,要求該處的3A的兩個區域,日間分別需20名保安員,即合共40人當值。(受訪者提供)

不過,一名聯邦保安的前線員工透露,公司確有減薪,但缺人手的原因非減薪引致的工業行動,而是當日新到任的早更主管遲到,本應上班的員工疑因天氣太熱「甩底」,以致早更沒有人上班。該職員指,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缺人」,當日有10名夜更保安留守至公司調派人手接更,涉事的早更主管後來亦被解僱。

《香港01》綜合多個消息來源,發現負責竹篙灣檢疫中心第3A期保安工作的聯邦保安,5月11日曾無法提供足夠人手,當日早更只能提供衞生署要求的四分一人手當值。(資料圖片/廖匯雄攝)

衞生署:已發出書面警告

衞生署回覆《香港01》指,保安公司於5月11日早更,提供的當值人數未達到合約要求,檢疫中心指揮站隨即向該公司負責人查證,保安公司及後補回所欠人力。署方指收到民安隊報告後,已向涉事保安公司發出書面警告。

衞生署亦指,檢疫中心曾經在大量檢疫人士入住時,要求保安公司緊急額外增加人手,以協助運送由住客家人送入的物資,惟保安公司未能及時作出相應人手調配。

據了解,現時檢疫中心每份保安合約為期33天,即衞生署每個月都需為下一份合約,邀請保安公司投標。衞生署指,遴選保安服務合約承辦商時會進行資格審查,包括考慮承辦商過往履行政府合約時,有否缺失紀錄。署方表示,因應竹篙灣檢疫中心全面落成,已就相關保安合約進行公開招標工作,在招標結果公布前,會就合約作出彈性安排以切合檢疫中心日常運營需求。

大規模欠缺人手事件發生後,聯邦保安5月12日於Facebook專頁發文,以日薪650元招聘竹篙灣檢疫中心保安員。(聯邦保安Facebook圖片)

事後發文招聘 職員:現時空缺不多

涉事的聯邦保安同時負責鯉魚門檢疫中心的保安工作,大規模欠缺人手事件發生後,該公司5月12日於Facebook專頁發文,以日薪650元招聘竹篙灣檢疫中心保安員,標明「天天出糧」。

記者曾佯裝應徵,向聯邦保安查詢,職員指「現在沒有很多空缺,之前可能會多一些」,又承認早前一度以1,000元招聘保安,但表示當時希望聘請退休公務員、紀律部隊,才出如此高價。

職員表示,以日薪聘請的不是長工,而是替工,保安人工高低,亦視乎有關人士的年資、有否在檢疫中心工作的經驗:「有生手和熟手,用700元請的話,當然是請熟手技工。」他又指,公司有為竹篙灣檢疫中心第一、三、四期提供保安工作,獲聘人士會被安排到哪個崗位工作「要見咗先知」。

《香港01》正就事件向聯邦保安查詢,暫未收到回覆。

▼竹篙灣檢疫中心早前爆發食物中毒風波▼

+11
+11
+11

曾有檢疫人士逃離 衞生署:與人手無直接關係

聯邦負責的保安工作的竹篙灣檢疫中心第三期,本月23日晚曾有一名34歲的檢疫人士突破保安防線,逃出檢疫中心並登上私家車離去,至翌日下午才被警方於將軍澳尋回。衞生署回覆指,事發當晚有足夠保安當值,事後檢疫中心管理人員隨即進行調查,認為事件與檢疫中心人手並無直接關係。

聯邦保安於2016年成立,過往曾投得多份政府部門的保安合約。根據該公司的網頁,公司董事及管理層都是資深及從事保安專業人員,大部份管理階層更曾為紀律部隊。該公司唯一董事馮光漢擁有15間公司,當中不少涉的士及地產業務。

▼林健鋒早前試食國泰竹篙灣「隔離餐」▼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