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斬樹黨橫行無忌 政府種樹賊人享

撰文:香港01
出版:更新:

《香港01》去年曾發現,內地淘寶網售賣大量疑似非法於香港砍伐的野生沉香木,事隔9個月,情況不但未有改善,甚至變本加厲,標榜「香港沉香」的貨品數量上升六成。沉香是香港的原生植物,港府多年來都有主動栽種,但現實卻是政府不斷植樹、盜匪不斷斬樹,事情背後反映政府部門各自為政,任由斬樹黨無視法紀,此問題必須予以正視。

淘寶網有各式各樣的香港沉香產品出售。(淘寶網截圖)

法律不足懼 斬樹黨接踵而至

基於內地市場龐大需求,土沉香向來有價有市,優質沉香木的每克售價可逾3,000元人民幣,而內地沉香正因為造大肆非法砍伐,數量大幅下降,斬樹黨因而轉戰香港,相信社會亦時有所聞,間或人贓俱獲,更多的情況是人去樹空。

而不法份子近年的斬樹惡行愈趨猖獗,如今年6月颱風「苗柏」吹襲期間,賊人趁著風雨交加、人煙稀少之際,潛入中文大學砍掉一棵靠近火車站、樹齡約60年,且被圍上圍板保護的土沉香,行逕令人髮指。斬樹黨肆無忌憚地來港斬樹,除了因為利潤吸引,與香港法律的缺失實有極大關係,此至少包括兩方面的問題。

年份

個案宗數

被捕人數

檢控宗數

定罪個案宗數

刑罰(監禁)

(遭砍伐的 )木材
重量/樹木株數

2011

72

65

28

28

3至 35個 月

91公斤/ 210

2012

67

64

29

27

9至 45個 月

70公斤/ 99

2013

96

41

21

18

24至 45個 月

133公斤/ 168

2014

134

65

26

26

3至 55個 月

283公斤/ 240

2015

120

16

5

3

30至 35個 月

106公斤/ 249

*資料來源: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加強保護香港的土沉香〉

其一,是執法力度不足的問題。從2011年到2015年間,非法砍伐案件上升近1倍,被捕人數、檢控及定罪個案卻大幅下跌至個位數,這情況大不尋常。對斬樹黨來說,到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作案,本來就風險甚低,即使不幸給逮個正著,亦大有機會脫身。對此,執法與檢控部門有必要檢討現行做法,加強執法力度,否則斬樹黨將繼續有恃無恐地來港犯案。

其二,現有法例的阻嚇力不足。現時非法砍伐或摧毀任何品種的沉香,可依《林區及郊區條例》判處罰款25,000元及監禁1年;若案情嚴重,可根據《盜竊罪條例》作出檢控,最高刑罰為監禁10年。但實際上,判處較重刑罰的案例並不常見,即使有斬樹黨被重判數年監禁,被判入獄3個月也大有人在。惟盜伐沉香已是一門「暴利」的勾當,如例如淘寶網上一條「香港包頭沉香吊墜」,重3.59克,作價人民幣10,710元,現時的罰則顯得過輕。對上一次修訂《林區及郊區條例》中規定的罰則已是1993年,24年過去,港府應該按照盜伐沉香的猖獗程度,大幅提高罰則,以提升法律阻嚇力。

內地不法之徒會先來港斬傷沉香樹,等待其傷口結香,再於一年後來回來「採香」收割。(資料圖片)

政府不斷植樹 斬樹黨坐享其成

綜觀沉香樹被盜伐的情況,法律的缺失只是屬乎技術層面,政府當局要加強規管、執法相信不難成事,但造成這個問題日益惡化,癥結所在是政府部門各自為政、敷衍塞責,若此態度不改,問題難有根治之日。

就如去年8月,上水一棵百年沉香被發現有採香痕跡,有市民報警及通知漁農自然護理署,但實際負責管轄該處的為地政總署,相關官員曾表示會於12月處理,結果這棵老樹熬不到年底,在11月已被賊人整棵鋸走,在在反映部門互相推莊,是造成斬樹黨橫行無忌、盜伐日益嚴重的底因。

香博會內不少沉香貨品,均明確標示來自香港,但其實在港砍伐土沉香屬於違法,售賣這些貨品就等於變賣「賊贓」。(香港01記者攝)

各政府部門有清楚的分工本是好事,現實卻淪為部門之間互不統屬,事權割裂,造就賊人從中上下其手的空間。從上述案件可見,盜伐沉香牽連多個政府部門,包括警務署、漁護署(屬食物及衛生局)、地政總署(屬發展局);而過往立法會議員就盜伐情況作出提問,現身說法的則為環境局官員。未知各部門是否本著官場「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文化,紛紛置身事外,互相推搪,例如有保育團體向相關政府部門報告案件,提議加設團欄,半年後地政署回覆此舉有礙觀瞻,有部門更表明不會有所行動,甚至索性「已讀不回」。

最諷刺的是,一方面有政府部門在推卸責任,另一方面又有其他部門在默默耕耘。為幫助土沉香在本地繁衍,漁護署每年會培植樹苗,在不同郊野公園種植,每年平均約有一萬棵,但按照現今情況,政府廣植土沉香,最大得益的並非香港市民,而是一眾斬樹黨,在他們眼中,在香港犯案成本低、沉香更是長斬長有,香港政府、香港納稅人淪為冤大頭。有說香港的「香」字因沉香而得名,如果政府不下定決心打擊盜伐沉香問題,這個「香」字之於香港,只會是一個笑柄。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