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供應.觀點】粉嶺高球場改建公屋 不容借暫緩續約迴避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將於本月繼續討論各個土地供應選項,其中包括私人遊樂場契約用地等,並將與其他選項如填海、發展郊野公園邊陲、棕土等一併放入今年3月的公眾諮詢,無獨有偶政府亦同時將會今年內檢討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

粉嶺高爾夫場佔地170公頃,坊間一直有聲音要求收回土地,用作建屋。(資料圖片)

負責相關政策的民政事務局指,將檢討全港私人遊樂場地現時的租金水平、開放時數等相關政策,並於今年內向立法會提交報告和作公眾諮詢。檢視現時67幅的契約,當中4份將於4年內到期,包括將於2020年中到期、佔地170公頃的粉嶺哥爾夫球場。

據悉,政府擬於2020年球場約滿後,暫緩安排續租三年至2023年,聲稱以便配合該用地的檢討。然而,此舉即時惹起公眾關注,認為政府續約時間比過去同類個案7至12個月為長,並與將進行的土地供應公眾諮詢背道而馳,明顯政府以「拖字訣」方式迴避問題至本屆政府任期完結,根本無意開發佔地170公頃(相等於九個維園)的哥爾夫球場作大型建屋用途。

《香港01》曾建議可將球場搬往其他新填海用地繼續打球,待一切土地沉降完成才搬走,以空間換取時間。(資料圖片)

2013年10月,當時政府發展新界東北與當地居民關係非常緊張,遭質疑為何不先開發鄰近的粉嶺哥爾夫球場,時任發展局長陳茂波回應指會盡快展開該用地的檢討,但一拖已過五年,今次再用同樣手法迴避問題,相信將面對更大的公眾壓力,政府不得不正視。

去年底,民政事務局回覆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質詢時,交代私人遊樂場地契約到期日、地租及差餉情況。當中發現67份契約中,52份(即77%)年期為15年,更有8份為21年或多於21年。議員質疑契約時間過長,建議政府應研究以「生死約」方式批地,如以十年生約、十年死約,到期前因應用地的使用效率、整體土地需要等因素,決定是否續約,避免浪費珍貴的土地資源。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右)表示,按政府規劃標準,高球場可興建13萬個公營單位。(民主黨提供圖片)

此外,根據資料顯示,粉嶺哥爾夫球場在2016/17年度的應繳地租及差餉分別為239萬元和399萬元,總數為600多萬元。若以每公頃地租和差餉計算,該場每年只需繳交每公頃1.4萬元地租和2.3萬元差餉,但相比佔地只有9公頃、位於黃泥涌道的香港賽馬會,則要繳交112萬元的地租和193萬元的差餉,雖則位處港島區的賽馬會地價可能較粉嶺為高,但也不會相距百倍以上吧?加上粉嶺哥爾夫球場的會員人數只有2610人,若以人均面積計算,每人佔逾650平方米,與香港現時根據政府《規劃標準與準則》所訂的人均2平方米可享的休憩用地相比,相差逾300多倍。

粉嶺高球場建於1889年,綜合各個會籍資訊網頁,其公司會籍市價高達16,000,000港元 - 17,500,000港元。其設有三個18洞球場,與上水鐵路站距離只有550米,全面發展為大型資助房屋項目,預計可興建十多萬個單位,若保留一半球場,也可興建最少六萬個單位,已可即時追回短缺的房屋單位供應。現時已有不少意見指,球場其實可搬往留作迪士尼樂園興建第二個主題樂園的第二期土地,面積相當於三分一個粉嶺高球場,相信可供重置一個18洞球場,甚或如本欄早前建議可將球場搬往其他新填海用地繼續打球,待一切土地沉降完成才搬走,以空間換取時間。

林鄭月娥擔心坊間有人以有色眼鏡、陰謀論看待公私營合作模式。(張浩維攝)

正如《香港01》過去再三強調,現時香港所面對的房屋供應問題,並不是因為缺地所致,而是特區政府在覓地時根本無決心向既得利益者開刀,尤其是在新界各地大量囤積農地的地產商、預留在興建丁屋的「鄉村式發展」用地等,卻極可能以所謂「公私營合作」的運作方式,大幅度開發囤地,並以不透明的補地價仲裁制度,讓發展商最終「穩賺不賠」,不但讓政府庫房蒙受損失,更甚者變相放棄了香港的發展主導權,令「官商勾結」的印象揮之不去。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