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魁北克醫生反對加薪 其情可敬 值得香港「精英」學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逾740名魁北克醫生、醫科生發表聯署請願信,反對當地政府的專科醫生加薪方案,原因不是加薪幅度不夠,而是加薪未能解決醫療制度的根本問題,他們寧願政府將資源投放於病人身上,又或是改善護士、文職人員的待遇。這些醫生認識到醫療體系背後的結構性問題,為弱勢員工爭取權益,其情可敬,值得香港的一眾「精英」學習。

加拿大魁北克一群醫生在上月25日發起網上聯署,要求取消加人工的決定,將資源重新分配給其他醫護人員。(資料圖片)

事實上,魁北克專科醫生的薪金本已比其他省分高,觀乎數據,魁北克專科醫生的年薪比起安大略省高近一成。隨着政府與專科醫生聯盟達成協議,當地專科醫生的年薪總開支將進一步增加,由現時的47億美元,增加至2023年的54億美元。

以高薪留住人才本無不可,但是若然資源分配失衡,過分集中在某一職系,只會降低醫療質素。魁北克近年就出現護士人手短缺的問題,當地護士聯盟會長Nancy Bédard曾質問局方,為什麼經常只提供資源予醫生,但是對於其他照顧病人者,卻少有保障。她上月初與衛生部門官員會面時,曾表達護士人手不足的問題,要求政府增聘護士,調查當地的護士病人比例。

在這次會面之前,曾有當地護士在社交平台大吐苦水,當中提及她曾一人照顧整層病房的七十個病人,情實堪憂。須知世界的護士病人標準比例為1:6,一個護士照顧七十個病人,在先進國家實在鮮有聽聞,該帖文及後廣為流傳,得到逾五萬個分享,迴響甚巨。

醫生反對加薪,固然是本乎公義、出於同情,不忍同事受到不公平對待。與此同時,他們也明白到,改善同事的待遇,也是自利的舉措,正如該醫生組織領袖Dr. Isabelle Leblanc指出,如果能夠讓同事更快樂、得到更好的照顧,我們都是勝利者,這非增加醫生薪酬所能達致的結果。

事後,衛生部部長Gaétan Barrette回應醫生訴求,指如果他們覺得局方支薪過多,他們可以將金錢留在桌上,他保證可以善用之,但是仍需視乎整體醫生意願。Gaétan Barrette出身專科醫生,他在2007年曾代表專科醫生聯盟與當時政府討論醫生薪酬問題,有利益衝突之嫌。

固然爭取減薪的醫生團體並不能代表整體醫生,但是他們沒有當局者迷,甚至能夠放棄當前利益,為他人爭取權益,其情操實在可敬。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夠綜觀全局,洞悉到社會的結構性問題,更加付諸行動,要求相關部門治理問題根本。

林志釉形容公營醫療體系已超過臨界點。(資料圖片)

反觀香港的醫生界別,往往為求保障自身利益,不惜犧牲醫療體系質素,在殖民地時代,香港英聯邦醫生可以免試來港執業,但是回歸過後,就算社會建議在不影響本地醫生就業的前提下,免試引入頂尖院校的醫生,也會招徠群起反對。但另一邊廂,醫生卻經常埋怨工作壓力巨大,要求政府「根治」問題。對於恢復引入海外醫生制度,他們尚且反對,就更遑論自願減薪,保障其他醫護人員的權益。

香港並不乏自詡精英者,他們樂於月旦天下,對社會問題提出意見。但是這些所謂精英,少有放棄自身的既得利益,反而利用制度的漏洞刮取民脂民膏。能夠洞識全局、認清香港的結構性問題者,更是寥寥可數。今次魁北克醫生反對加薪,在在為香港的「精英」上了寶貴的一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