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會面】朝鮮迎改革開放 經濟發展仍存隱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幾個月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隔空對罵,又比較「核按鈕」大小,看似將朝鮮半島局勢推到戰爭邊緣。未幾,一場平昌冬奧外交,金正恩皇妹金與正御駕親征,向韓國總統文在寅轉交一封書信,表示有意與美國修補關係,為如箭在弦的局面急速降溫,而金正恩亦將於不久之後與特朗普會面,超越先輩,與美國總統「平起平坐」。

毫無疑問,金正恩善用「邊緣政策」制造危機,成功誘使急功近利的特朗普坐下面談,換取更大的談判空間和籌碼,在未來數年專注發展經濟。雖然金正恩是今輪朝鮮核問題的最大贏家,其政策轉向或會迎來朝鮮版「改革開放」。不過和平發展經濟之路,仍存在隱憂。

朝鮮官媒朝中社報道,金正恩周五(20日)在勞動黨中央委員全體會議上,高調宣布停止核試驗,並將重點着眼於發展國家經濟,但華府不少官員認為這是個陷阱。(VCG)

外交大豐收 和平已到手 專注拼經濟

自上世紀80年代,美國向國際宣稱朝鮮正秘密發展核武,談判進程就一直陰晴不定。在剛舉行的朝鮮勞動黨三中全會上,金正恩順應「革命發展到更高階段要求」,宣布朝鮮自4月21日起中止核彈試爆及試射洲際彈道導彈,為即將舉行的「金特會」伸出和平之手。會上另一焦點會是金正恩同時宣布,「經濟建設與核力量建設並舉的戰略路線」已任務完成,未來將集中一切力量進行經濟建設,令不少人認為金正恩有意仿效中國改革開放,逐步打開經濟大門。

自金正日以「先軍政治」作指導思想,以保國家不受外敵入侵,朝鮮與國際社會的互動一直就以拖延時間為政策主軸,在「堅決發展核武」和「有意談判」兩極立場左右搖擺,寄望他日朝鮮可手執核武,以換取國際政治的自主權。2005年,朝鮮官方電視台首次宣布國家擁核,同年外務省向美國開出談判條件,指朝鮮重新加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前(即變相要美國承認擁核國地位,難度極高),美國應該向朝鮮提供輕水反應堆。而美方則堅持放棄核武器為大前提,令談判破裂。

+15
+14
+13

2008年朝鮮向六方會談代表團,提交國內核子專案及設施清單,希望換取美國首肯將朝鮮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中除名,並解除貿易制裁。局勢看似緩和之際,朝鮮再度試射長程火箭,惹來國際社會連番譴責,朝鮮其後再以重新啟動反應爐作回應。這種來來回回的博弈,直至金正恩於上年成功試射際洲彈道導彈(射程可達美國阿拉斯加)和第六次核試後,才急速降溫。朝鮮以「拖字訣」成功發展核武和導彈技術,正正標誌美國過去千方百計逼使朝鮮棄核的政策,已宣告失敗。

在國家安全的考量上,朝鮮所掌握的核武和導彈技術,正正是「先軍政治」隱含的外交自主和談判籌碼。首先,自主研發的核武保護傘,大大提升美國以「先發制人」的托辭,出兵推翻政權的成本;其次,即使朝鮮有意於國際接軌,亦不必緊跟隨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故此,是次金正恩的講話中,只提及停止核試和試射導彈和專心發展經濟,而隻字不提「裁減」核武一詞。不過此舉已足夠讓外交門外漢特朗普放下戒心,向國民邀功。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2018年外交出關,先後安排與韓國和美國總統會面,成為國際舞台焦點所在。(美聯社)

核武保護下 經濟發展仍存變數

雖然金正恩在這輪博弈中,已取得階段性勝利,但未來朝鮮的經濟發展能否達到中國改革開放的高度,仍需要仔細觀察美國的政策走向。須知道,穩定的宏觀政治環境是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特別是「先軍政治」取得成功後,美國的談判空間愈縮愈少。而美國歷代政府對朝手段並不連貫,為未來東亞和平進程增添了不少變數。 

如今朝鮮擁核已是米已成炊,令即將舉行的「金特會」增加不少談判難度。在平壤眼中,由於核武是唯一能夠保護政權安然無恙的工具,要金正恩在毫無保證下棄核,可說是天方夜譚。而在白宮方面,如接受(或默認)朝鮮擁武,基本上等同向其他有意發展核武的國家(如伊朗和沙特阿拉伯)開綠燈,令世界添煩添亂。

金正恩最近曾坐火車到中國訪問,蒙古一旦落實舉行「金特會」,類似場面不難出現。(VCG)

在此兩極立場下,「金特會」很難可以產生具體而又有約束力的協議。可以預料,美朝兩國在「棄核」的立場相左下(或避而不談),只會就美國人質問題和國際制裁等議題談判,並產生「兩國將積極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這類空泛的政治辭令作結。再者,真正的和平協議亦只能在「美國承諾永不入侵」和「朝鮮承諾棄核」的對等保證下產生,多年敵視關係非可透過一次會面即可化解。

不過,觀乎美國過去多年的對朝政策,儘管其目標同樣是逼使朝鮮棄核,但在手段上的分歧,同是另一個令地區局勢不穩定的原因。在克林頓主政時,雖然《美朝框架協議》未能全部落實,但兩國總算逐步開展外交對話;但到新保守主義者小布殊上任初期,美國隨即一改前朝外交方針,指《協議》僅有利金正日維持政權穩定,無助迫使朝鮮棄核。更甚是,小布殊年代徹底關閉了談判窗口,更將朝鮮貼上「邪惡軸心國」的標籤,並威脅對朝鮮動武,令兩國關係再度陷入冰點(兩年後小布殊又再一改路線)。即使美朝關係在特朗普主政時能夠和暖,到下屆政府上任時又可能是另一光景。

對於金正恩而言,目前最好的策略仍是「拖字訣」,就像印度和巴基斯坦在不顧國際反對,於上世紀爭相發展核武,以多年時間淡化國際目光,漸漸成為一個默不作聲的擁核國。可幸的是,金正恩面對的不是以新保守主義自居的美國政府,反是面對特朗普這種政治投機者,令金正恩可於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仍可專心發展經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