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法國鬧僵又再陷經濟衰退 意民粹政府點搞?

最後更新日期:

「遊戲時間已經結束!」法國外交部訓斥意大利政府的行為如同小孩一樣。法國在上周四(7日)宣布召回駐意大利大使,並重覆總統馬克龍去年的講話,我們要「打擊民族主義麻瘋病、民粹主義、歐洲各國的互不信任」,矛頭直指由兩個民粹政黨組成的意大利政府。意大利、法國為歐盟創始國及友鄰,關係卻如此僵持,實為二戰後罕見。

與此同時,意大利在十年內正式第三度陷入經濟衰退,去年第三及第四季度GDP分別較上季下跌了0.1%及0.2%,經濟預期更是歐元區中最差。有論者認為經濟衰退很大程度源於布魯塞爾與羅馬的紛爭。民粹政黨五星運動黨及聯盟黨自去年大選後組織聯合政府,為落實增加福利開支、為失業人士設基本收入、降低工人的退休年齡、減稅的競選承諾,在預算案中把赤字目標大幅提升至GDP的2.4%,被布魯塞爾指違反歐盟成員國的財政原則,更威脅制裁羅馬政府。羅馬在一輪劍拔弩張後最終讓步,但已打撃投資者信心。

意大利兩名分掌副總理民粹政黨領袖迪馬約與薩爾維尼,為推行民粹政策不惜與歐盟以及德法兩大傳統盟友決裂。(路透社)

在債台高築、經濟衰退的困局下,莫財的意大利政府力求經濟增長同時增加開支的目標顯然成了鏡花水月。而為挽救疲弱的歐元區經濟,布魯塞爾勢將再加緊鞭策成員國的削赤目標,與羅馬就財政預算的拉鋸戰很可能重演。五星運動黨及聯盟黨也正處於兩難——如果不能兌現其基本收入及退休金改革等競選承諾,將不利民望;但如果不顧歐盟反對,強推多項開支甚巨的改革,其經濟可能承受更大震盪。

事實上,意大利經濟不振早已不是新聞,政府頻繁更迭,令其長年面對政治波動,經濟表現長期落後於其他歐洲主要國家。意大利政府似乎傾向將問題歸咎外在因素,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先將國內問題歸因於中美貿易戰,又斥責德國「拖後腿」。領導五星運動黨的副總理兼經濟發展部長迪馬約(Luigi Di Maio)直指上屆的民主黨政府說謊,根本沒有把國家帶出危機。

歐盟厚此薄彼,破例容許親歐的馬克龍將預算赤字突升至GDP的3.4%至3.5%,超出歐盟規定的3%上限(理由是法國債務比例低,而且正推動經濟改革,需要喘息空間),對本來緊張的意法關係更無異於火上加油。迪馬約早前會見了法國「黃背心」示威者,支持他們出選5月歐洲議會選舉,被巴黎直斥為挑釁,觸發了今次召回大使風波。

法國黃背心運動令總統馬克龍民望插水,意大利政府更乘機抽水,支持示威領袖出選歐洲議會選舉,令意法關係變僵。(VCG)

意法不和早植根於移民問題,擔任副總理兼內政部長的聯盟黨領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去年6月堅拒國際社會要求收容一艘非洲難民船,被馬克龍斥指民粹主義像麻瘋一樣蔓延歐洲。而薩爾維尼正正便是打着反移民牌而上台,曾以納粹式口吻稱要「逐條街道、逐個廣場、逐區鄰里地大規模清洗」移民人口,又頻頻與歐盟、德國、法國等就移民問題爆罵戰。去年大選前夕一名聯盟黨黨員槍傷六名非洲移民,薩爾維尼便被指要為煽動仇恨而負上責任。

不過羅馬與巴黎間的裂縫,除了「黃背心」和移民問題外,深層次原因是馬克龍政府與羅馬政府南轅北轍的思維。走親歐中間路線的馬克龍自視為歐洲一體化的旗手,相反疑歐的五星運動黨及聯盟黨分別走左右兩極的民粹反建制路線,對布魯塞爾的外來干預尤其不滿,薩爾維尼更加高舉「意大利優先」的口號,鼓動國內民族情緒,與要建構歐洲共同身份的歐盟完全相反。臨近歐洲議會選舉,雙方更加緊為爭奪兩種對歐洲未來截然不同的話語權交鋒。

意大利內政部長薩爾維尼去年6月拒絕一艘載有200人的難民船泊岸,成為了意法關係惡化的導火線。(視覺中國)

然而,羅馬好勇鬥狠的民粹作風除了刺激國內種族矛盾和仇恨外,也令其與睦鄰的關係跌入谷底。現在意大利與法國僵持不下,更爆發了召回大使的外交風波,為二戰以來所未見。以意大利本身的獨特政制及貪污盛行導致的長年經濟疲弱,現時兩個激進政黨組織聯合政府又存在着內部矛盾,為爭取兌現其民粹競選承諾不惜與布魯塞爾鬥法,皆令當地經濟雪上加霜。此時四處辣起火頭,尤其是向代表大歐洲的頭目馬克龍挑機,正符合其民粹作風。

對歐盟來說,親歐的馬克龍經歷了多周的「黃背心」示威而民望插水;疑歐的羅馬政府治下,意大利又再度陷入衰退。無論是親歐還是疑歐路線,不約而同地受挫,處於一體化或民族主義的十字路口上,歐洲似乎還需摸索很久。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