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應鼓勵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被尊重,甚至是被羡慕的現代城市,但近期的社會衝突顯然已經改變其性質。《香港01》不斷倡議「是時候改變了」,然而目前的變化是多種變化路徑中最為艱苦的,我們尊重香港人做出的選擇——或許正因為香港的問題是如此嚴重,當要對症下藥時,卻發現已病入膏肓。

任何一個時代都有其獲益者,亦有其犧牲者,我們不願意認為這是簡單的宿命論,更不相信這就是「俄羅斯輪盤」,但卻無法不從這個方向想像。今天香港所面對的挑戰,正是預告一個舊的香港已經一去不復返,問題是,我們想要一個什麼樣的「新香港」,這一點香港人還沒有表態。

目前的混亂不會是任何一位或幾位政治人物可以講清楚的,它需要香港市民更強勢表達自己的集體願望。其實,市民最初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時,可能就是要尋找一個階段性的解決方案,不希望大家都是如此混沌地被社會形勢牽着鼻子走,但發展到今天,這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已經成為香港人集體反思的手段,人們希望用一種社會普遍認同的機制來講解自己的要求,而不是被其他人喧賓奪主,越俎代庖,包括傲慢無能自認為擁有一切權力的香港政府,或者自認為擁有一切真理、正義和市民會無條件支持的激進示威者。

大部分人心裏都有一把秤,大家都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無法接受某一小群人的說法,更何況是幾個政府高官。若不通過一種大家都接受的機制,社會無法達成共識,形成「集體」的意見。然而,為什麼政府會如此固執?特別是特首和主要公務員大都曾經在港英殖民地時期工作過,一定知道「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成效。可以說,以往委員會的成績大都不錯,市民普遍接受。當然,對於中央政府,這種「獨立調查委員會」是陌生的,但只要大家都保持開放態度,用心聆聽,我們深信中央政府亦會同意並支持成立這種臨時專責組織。

中央巡視組2016年對國務院港澳辦公室黨組開展近兩個月的巡查後,炮轟港澳辦紀律作風,時任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表示誠懇受教。(中紀委官網)

我們的信心來自於中央政府在過去多年就是通過類似形式推動改革。由於中國地緣廣闊,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發生官員集體瞞天過海的事情,中央政府經常委派「異地」的公安或司法人員,甚至包括官員,或者直接委派完全與該地方無關的中央大臣處理某個地方的突發或群體性事件,避免由於地域利益,出賣公平正義、欺壓市民的事情被制度漏洞所遮蔽。近年中央建立的「巡視」制度,就是中央政府通過籌組多個「巡視組」,由各種官員(含中央和地方,在職或退休的)組成,他們之間有時候根本不相識,之前沒有合作關係,與被巡視對象亦不會有任何利益聯繫,目的就是要進行「獨立調查」。

事實上,這些「巡視組」與香港習慣稱呼的「委員會」,在本質上沒有分別,就是「獨立調查巡視組」和「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差異。「巡視組」和「委員會」都不是司法機構,沒有司法權力,可以說,他們各自必須通過司法體系或其他中共自己的黨內紀律檢查機制,才能對其調查結果就相關官員或事件進行裁決和獎懲。這種「獨立」只是相對於受調查對象,它依然是行政體系中解決特殊問題的手段,隸屬於體制之內。

既然如此,為什麼香港政府或中央政府在思考這項工作時會如此猶豫?對於香港政府,這次事件顯然來得突然,而且很快就轉變為前線警員與激進示威者之間的勇武衝突,如果成立調查委員會並將矛頭只針對警隊,其結論不會全面,甚至可以是極為誤導的。這種安排《香港01》亦不認同。

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目的應該是找出這個「頭」和「主」,它不是一次獵巫行動,更不應該是復仇計劃。警隊是在衝突發生之後介入事件,不可能是衝突的始作俑者;更何況如果警員只是在執行職務,或許在個別事件上犯錯,甚至是嚴重的,「獨立調查」既可以對個別人員的不專業行為予以懲治,更可以也應該還警隊整體一個清白。我們認為警隊在這一場混亂中更多是被形勢擺了上枱,而不是讓情況如此惡化的始作俑者。

當然,從某些內地官員的視角,任何離開行政主導的「獨立」組織,可能都會是其政治治理經驗中所不習慣的。但或許中央政府應該借此機會,更好參與到這一次的「獨立調查」中,既是更好認識香港社會的政治生態,亦從中思考是否有任何內地可以借鑒之所在。我們一直倡議「一國兩制」必須從消極的過去轉變為積極的未來,從以往的區隔式轉變為今天的融合式,從被動掌握香港形勢變化轉變為主動參與這種變化。這一次反修例衝突的解決方法就應該用這種態度,更好銜接中央和香港之間的認知落差,而不是被某些官員的狹隘經驗所左右。

7月21日 的遊行裏,示威者促請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盧翊銘攝))

《香港01》一直認為,逃犯條例修訂只是將香港深層次結構挑戰「幸運地」、「赤裸裸地」呈現在大家面前,將香港一直穿着繁榮穩定的「皇帝新衣」戳破了。我們從來就強調,如果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不直面香港的問題本質,在深層次結構中尋找問題的根源,只是在表象層面高談闊論,香港的矛盾無法化解,只會將香港帶進深淵。這種事情的代價是巨大的,它不只是毀了香港一代人的前途,更可能斷送極具創想的「一國兩制」,甚至會延誤中國正在高速推動的「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我們認為,適當時候盡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解決香港當前困局的關鍵手段,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應該即時承諾這樣做,並用較短時間籌組。中央政府可以「鼓勵」及「指令」特區政府認真專業推動這項工作,並「督促」香港政府釐清「調查範圍」,必須是全方位和直接尋找深層次結構根源,千萬不能夠「就事論事」,而是要「探本溯源」;不能夠只求解決當下困局,繼續拖延問題,而是要從結構底層質問香港的既得利益格局,提出具體與深刻的解決建議,爭取絕大多數人滿足於其調查結果。

對於市民,應該以解決衝突和撕裂作為一切要求的標準,這是我們的家,沒有人比自己更想管理好它,大家更不應因為「條氣唔順」而錯過了理性解決問題的機會。這次衝突已經讓全社會失去相互信任,不同的人都想「騎劫」事件,每日都有新爭議,不論這是因為狹隘的政治利益,或者是一些人自認為掌握了最佳解決方案。出路只有市民團結,將焦點集中在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監察其成立,並且要求衝突各方完全放下所有激進行動,讓社會將討論集中在設立委員會上,然後在委員會階段,根據調查進度,繼續重申自己的要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