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無聊 為什麼要舉起英美國旗?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反修例運動發展到今天,直接原因是政府的錯誤政策,但關鍵還是隱藏在香港社會深層次結構中的怨氣實在太大,這就好像洩露了的煤氣,未必看得見,但一點即着。為什麼這麼多市民及輿論諒解示威者,甚至認為可以容忍一下衝突引起的不便?就是因為,相對於示威者,大家都認為政府該罵。當然,如果示威衝突演變成「城市游擊戰」就另當別話,最近的發展看似已經臨近邊緣,甚至已經超越市民可承受的底線。激進示威者和市民都應該開始反思。對於政府,如果懂得審時度勢,就應該釋放更多善意,適當處理這些深層次怨氣,讓大家看得見政府將會改弦易轍,可能會較好地收拾殘局。

政府原本是社會議題的主導者,遊行人數大幅增加之後,主導權去了「和理非」那裏,當衝突升級,激進示威者取得權柄,成為社會運動的主導者,「和理非」只有跟隨的份。然而,有部分激進示威者莽撞地讓衝突無限升級,更自以為真理在握,可以為所欲為,但事實並非如此,以致出現各種荒謬場景。如此下去,最終只會斷送「和理非」曾經給予的信任。

什麼是荒謬場景?其中一個最滑稽的,就是在示威現場,不時可見英國國旗、美國國旗與龍獅旗飄揚,夾雜一些港獨標語。試問,「港獨」在今天的香港真的有市場嗎?當「黑衣人」、港獨標語、英美國旗擺在一起,佔香港社會主體的「和理非」承受得起嗎?之前的任何社會運動,每當「獨立」兩個字出現,不僅市民,就連泛民主派或其他激進自由派政治人物都退避三舍。「港獨」本來連喘氣的機會都不會有,現在還加上「勇武」與英美國旗,那些滑稽的示威者究竟想達到什麼目的?其實,香港示威者中或許有不少是反共的,但大多數都不至於支持「港獨」。在現場,甚至不少人都怪責這些「扮嘢」的示威者在抽水,根本知道這種政治姿態毫無作用。

《香港01》在2016年初港獨聲音看似嘹亮的時候就指出,這是絕對的玩笑。回歸之前,一些「社會精英」私下曾經在英國人面前爭取過「獨立」,當時就被英國人一口拒絕,那時的英國政客確實有些良心。到了今天,回歸已經二十多年,竟還有人這麼幼稚。

原本在維園集會的人士,往銅鑼灣地鐵站方向進發。(吳倬安攝)

這種荒謬的形成,除了是對今天的中國國情嚴重缺乏認識,更忽略了香港市民的根本政治立場,可以說是完全離地。有人甚至把「獨立運動」與「民主自由」扣連起來,實在是混淆視聽——已故民主黨元老和支聯會領軍人物司徒華是公認的自由民主鬥士,但他同時強烈愛國,雖然他反共,但有誰曾經聽過他支持「港獨」?

當然,曾經爭取「獨立」的所謂「社會精英」,他們的基因仍然存在於香港社會,這就是「港獨」的文化源頭。將「獨立」、民主自由、現代人、中產階級蠻橫地扭作一團,只是癡人說夢,甚至是學術欺詐。值得細想的是,既然大家都知道「港獨」是荒唐的倡議,許多人又認定中央政府專制,這項主張為何就成為社會探討的議題?一些人分析這是網上虛擬世界惹的禍,這確實有些道理,也更加強了這種現象的危險性。

年輕人當然該有理想、具創意,但將理想錯誤等同幻想,將創意等同胡亂作為,顯然是無聊的。年輕人在某個階段積極回應社會爭議,是一種人生鍛煉,但一意孤行地將爭議定格於超出社會底線的事物,只會白白虛耗光陰。

8月3日示威者除下尖沙咀五支旗杆的國旗,並拋到海中。(資料圖片)

中國的強勢崛起引起全球注目,也考驗着整個世界如何應對。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期不斷強調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西方國家雖然沒有如此論述,卻在行動中更積極應對這樣的局面,中美貿易戰就是其中一例。在此背景下,美國政客,特別是鷹派政客,強勢介入香港事務,就顯得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部分激進示威者對此趨之若鶩,以為可以擴大同溫層,往好的一面看是體現了香港這個多元社會的包容,但與此同時,卻也體現在這個所謂「國際都會」裏生活的人,視野並不開闊。

有些示威者認為,爭取全世界關注乃至「干預」,有助於他們實現訴求。香港的社會衝突中無端出現英美國旗,背後也許正是這種「主觀意願」在支撐。然而,口號是廉價的,更何況是出自口惠而實不至的政客。頭腦清醒的人其實都知道,當博爾頓(John Bolton)、蓬佩奧(Mike Pompeo)、佩洛西(Nancy Pelosi) 這些在內外事務上各有不同立場的美國政客異口同聲指責香港政府,他們說的話不是給香港人聽的,而是對着北京宣洩。

誰是朋友?誰在抽水?誰在幸災樂禍?誰自私自利不考慮香港的整體利益?誰在破壞香港的發展?誰會以香港人的利益作為依歸思考前路?——香港人應該心裏有數。新加坡內政部長尚穆根(K Shanmugam)近日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說,香港的不穩定並不會讓新加坡得益,相反,他認為香港的衝突破壞了穩定,政府應該採取行動應對,但他亦深信這些衝突源自於香港的深層次矛盾。這種中肯的評論來自一直與香港競爭的經濟體,實屬難得。

香港人極為珍惜「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個制度安排的前提是香港人不要自亂陣腳,也不要授人以柄,更不要讓中央政府以為香港身處無法管治的亂局。這就需要我們自己用腦,真心實意為香港出謀獻策,推動自己的改革,方法就是用全世界接受的手段,以強勢但和平的方式要求政府推動社會改革。將香港的前途假手於人,不論是美國或英國,甚至是台灣,實在難以想像,更是自暴自棄。激進示威者如果是真心要守護自己生活的土地,就應該回歸正路,與市民大眾一起,收拾心情,用更有智慧的方式激發全港對社會深層次結構問題的討論,而不是只懂得「打游擊」,甚至亢奮於身處世界輿論中心,這樣只會白白斷送前程,被社會捨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